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皇后沉沦记 > 第12章 巨变之际子奸母

第12章 巨变之际子奸母

    *********************************************

    上次的红心破百还差一,超过了我以前发的任何一篇文,也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和动力。

    这一章是到今最长的一章,因为这一章是非常重要的的一个转折,固字数较多。

    再次感谢给我鼓励的朋友!

    *********************************************

    又一道霹雳破空,章慧之这才发觉,天,已黑了,在极其明亮的闪电下,每个人的脸是那么的白,白得让人不敢直视,一股狂风吹来,夹着雨水,好冰凉!

    她缓缓站起,拉紧被破长袍裹着的赤裸身子,脸上的欣喜和激动无可抑制,她一步一步走上去,「小青,小青,真的是你。」泪水如小溪般流过脸庞。

    可站在不远的小青却没有那么热情,在昏暗的油灯下,她的脸是如此冷漠,如此怨毒,如此陌生,这,这还是曾经的那个小青吗?章慧之停住了前行,呆呆的看着她。

    「娘娘还认得奴婢啊,」小青自己迎了上来。

    她,她受了很多苦,章慧之心如刀绞,曾经那个活泼调皮的小女孩变了,「小青,你受苦了!」她伸出手,想要触摸曾经熟悉的脸。

    小青柳眉紧缩,冷淡的挡住她的手,紧绷的脸好似洗过头的白布,「受苦,我只是受苦吗!哈哈哈,皇后娘娘说得倒轻巧。」

    「对不起,小青,」章慧之眼光暗淡,「我也没想到这个结局,但老天还是有眼,让我们重新见面了,小青,我们只要再好好忍耐一段时间,就会有人救我们出去的。」

    「出去?」小青大笑着,「娘娘知道这是在哪吗?这是皇宫的西苑,哦,我知道,娘娘的千金之躯可是从来没到过这里的,被关在这里的人只有一种情况能够出去,那就是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发了疯的人,才会被太监们拉出去喂狗,哈哈,是喂狗知道吗,我如何知道的,因为每次那些狗的嚎叫和人的惨叫,是那么的刺耳,那声音总是在我耳边回响,连续几天睡觉时都在响。」

    章慧之听得毛骨耸然,「不,不会的,小青,我保证,我保证过不了多久,我会安全的带你离开这个地方。」

    小青斜眼冷视着她,「保证,你现在凭什么保证,你现在是什么地位以为我不知道吗?你都经历了些什么,小茹,哦,如今的茹贵妃都告诉了我。」

    「啊,」章慧之惊讶得合不拢嘴。

    「我伺侯了你这么多年,为你办了这么多事,而我被岭南王关起来后,你在哪?你有来救我吗?」

    「对,对不起,」章慧之不住的摇头,「我,我一直想救你的,可,可我没办法。」

    「是啊,贵为皇后的你也没有办法,」小青冷笑道,「不是没办法,而是不想吧,是你与岭南王私通得快活过了头,不记得也不愿意了吧。」

    听完小青这么一说,章慧之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颗颗掉落,「不,不是的,我没,我是被逼的。」

    「第一次可能是半推半就,」小青的话如冰刀一刀一刀割在身上,割在心头,「后面就完全放开了吧,小茹说你与自己儿子通奸快活得几天都可以不下床,为了自己的欲,连以前最喜欢的大儿子都可以连续几个月不愿意见面,后来在与岭南王通奸时被皇上发现了,你居然杀了皇上,你的夫君!」

    「不-!不是的,真相不是这样的,」章慧之痛哭流泣。

    「皇上死后,你又把太子骗入宫中杀了他,让你的奸夫登基当了皇帝,而你为了保持与他的奸情,自甘假死,做了岭南王的暗中女人,直到岭南王宠幸了别的女人,你气愤不过,便逃出宫,找到自己的旧情人常文君私奔!」

    「谎言,这都是谎言!」章慧之掩面大哭。

    「小青,你同她啰嗦这么多干什么,」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阴暗处传来,「她既然也到了这个地方,说明如今的皇帝已经抛弃了她,小青,你可以对她为所欲为了。」

    章慧之这才发觉屋里居然还有别人,惊恐的问道:「谁?是谁在这里?」

    那人连声冷笑,「嘿嘿,皇后娘娘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了,贫僧广能,娘娘不记得了吗?」

    「啊,」章慧之差点就要晕倒,「你,你也在这?」

    一个消瘦的身影从阴暗处站起,一拐一拐的走来,站在小青旁边,章慧之又忍不住惊叫出来,「你,你的脸!」

    广能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娘娘认不出了?我的脸是不是不同了啊,哈哈!」

    章慧之看得心惊肉跳,这还是当初的那个英俊的小和尚吗?曾经面如白玉的脸庞如今沟壑密布,而以前她最喜欢摸他那高高的鼻梁却塌陷了,更为吓人的是,他左边嘴唇朝上歪着,露出里面稀疏的牙齿。

    「广能,你怎么成这样了,」章慧之又是伤心又是怜悯。

    「哈哈!」广能笑的时候面目更是可怖,「我为什么成为这个样子,还不是你,还不是因为你这个高贵的皇后娘娘造成的。」

    「我,我也不想……」章慧之再也说不下去,小声哭泣着。

    广能一瘸一拐的走来,章慧之这才看清他的左脚卷缩着,明显是残废了,可她却没来得及问,因为她看到了他眼中流露出的凶光,「你,你别过来,」章慧之惊恐的不住后退。

    可此时的她是那么的弱小,那么的无助,没有退几步,便被广能捉住了,「让小僧再来看看你这个荡的皇后娘娘有什么变化!」

    一件薄薄的破裙怎么抵挡得了男人的疯狂,虽然章慧之拼命反抗,但毫无效果,他怎么还有这么大的力气,章慧之绝望的想着。

    「哈哈哈,你果然荡,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小青,快过来,来看看你以前的主子,现在是个什么模样!」

    章慧之羞愧难当,特别是小青鄙夷的眼神更是刺痛了她,「走开,你们走开,」她挥舞着手徒劳的嘶喊着。

    「以前又不是没见过你里面长什么模样,」广能满脸笑,「现在装什么贞妇了啊,快来帮忙啊,小青,按住她。」

    白天经过士凯的摧残,如今又经过这么一折腾,章慧之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她停止了反抗,任由他二人摆布,「就当作向他二人道歉吧。」

    章慧之被扔在污秽的床上,两眼无神,也分不清是谁的手在她身上乱摸,泪水四流。

    「小青,你以前伺侯她时,见没见过她光着身子的样子?」

    「她洗澡时,我帮她搓过背,但全裸的样子当时的我可不敢仔细看。」

    「呵呵,来,今天小僧就让你见识见识。」广能说完用力把章慧之的大腿搬开。

    「啊,好疼,」章慧之惨叫一声。

    「看,这就是你从前的主子最隐避、最贱的地方,」广能狰狞着笑。

    「嗯,这个地方我倒是从来没这么细看过,」小青道:「看来也不过如此啊,天下最高贵的女人同我这样低下的女人这地方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啊,但,为什么同样是一块方寸之地,价值却这么不同呢?」接着,她用手在微微张开的大上重重一捏。

    「啊-,」章慧之又是一声惨叫,但传来的疼痛还不及心里的那么痛,为什么,为什么,曾经两个同她最亲近的人会如此对她。

    「你看,她流水了哦,」广能讥笑道:「我说的没错吧,她是个非常荡的女人。」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章慧之呜咽着,「我以前待你们不薄,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是啊,是待我不薄啊,」广能狞笑着,「让我做你的男宠,让我在佛门圣地做出有辱佛祖之事,让我沦落成现在这副模样,娘娘是对我不薄啊,哈哈!」

    「我,我当时又没强迫你,」章慧之反驳道。

    「是啊,被皇后娘娘看中了是福气啊,」广能用力在章慧之上一拧,恶狠狠的道:「我只是一个小和尚,敢违抗皇后的旨意吗?」

    章慧之又把眼光转向小青,一脸哀怨,「小青,我们相处这么多年,我一直视你为妹妹,你也如此狠心吗?」

    可能是章慧之可怜的模样打动了小青,她回想起以前的日子,沉默不语。

    广能见小青似有不忍之情,连忙道:「小青,你可别被这个贱女人花言巧语打动了,她要真的对你好的话,你会沦落在这个破地方吗?她只是把下人当作一条狗而已,没用时一脚就踢开了,你不是说过,当时小茹只是犯了一点小错,这位娘娘就把她扫地出门了,你可不能再相信她了。」

    「不,不是的,」章慧之抽泣着,「我真的是把你当作妹妹看待的。」

    广能见状,不再说话,伸出手用力她的,不停的扣挖。

    「呀,好疼,轻点,」章慧之哀求道,「哎呀,别这样。」

    「是想要我的吧,」广能笑道:「说,是不是,」手指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

    男人的总不会比手指弄得更疼,章慧之点了点头,「用,用你的吧。」

    广能嘿嘿冷笑着,走到她脸旁,呵斥道:「那你含着,把它吸硬。」

    章慧之扭头一看,见广能的如同一条泥鳅般软绵绵的搭在,她艰难的抬起头,侧着身含住这根肉带子。

    一股浓烈的异味传来,章慧之忍不住连续咳嗽几声。

    「怎么!嫌弃是吧,」广能一巴掌打在她脸上,顿时显现五个鲜红的手指印。

    「不,不是的,」章慧之噙着泪再次把软软的塞入嘴中。

    怎么会这样,这根松软无力,了无生机,章慧之用舌头搅动,轻舔,但口中的却丝毫没有膨胀,她抬起头,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这个男人。

    广能流露出异常痛苦的神色,「还是不行,我不相信,我不甘心!」他狂怒的大叫,抽出,一把抓紧章慧之的长发,耳光象搧扇一般挥去,「都是你,都是你这个贱女人害的,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啊,」章慧之一声声惨叫,却无法阻止广能对她的怒火,「求求你,饶了我吧,啊-!」她哀嚎着在地上翻滚。

    还是小青看不下去了,她走上前挡住广能,「住手,你打得她也够了,若做得太过头了,让小茹知道了我们也不会好过的。」

    广能这才停下来,气呼呼的坐在一旁,心有不甘的道:「太便宜她了,我被她害得男不男,女不女的,我,我真的想杀了她!」

    「别灰心,」小青劝道:「只要慢慢来,我相信你还是有恢复男人雄风的机会的,但是我们还是不能把这位尊贵的娘娘打坏了,你不记得小茹的手段了吗?」

    「啊,」广能眼中流露出害怕之情,「好,今晚她就交给你了,」说罢便走到屋内另一角落躺下。

    「小青,小青,」章慧之躺在地上瑟瑟发抖,轻声呼唤着,见她蹲下来,一把抱住她的脚,哎哎道:「小青,谢谢你。」

    小青轻轻搬开她的手,冷冷的道:「娘娘别同我这么亲热,我只是不想让广能在第一天就把你打坏了,我还想多留你些日子好好的处置你。」

    章慧之不敢相信的望着这个以前最讨自己欢喜的婢女,心如刀绞,她垂下了头,眼光暗淡。

    「你今天辛苦了,好好休息吧,明天还有你很多事要做的。」小青的话冷冰冰的,催毁了章慧之心中仅存的希望。

    太阳直上三竿了,章慧之才悠悠醒来。

    「哼,还真是会睡啊,以前是养尊处优贯了,」小青的脸还是那么冷漠。

    章慧之想爬起,全身却象散了架一般,才看自己还是光溜溜一丝不挂,脸上一热,忙把身边的长袍拉来盖在身上。

    小青一脸不屑,「这里又没有别人,你害什么羞啊,你的身体我与广能哪个没看过。」

    章慧之红着脸不回话,把身子卷缩在长袍里。

    「到广能那边去,再去帮帮他的宝贝。」小青吩咐道,「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他心情一直不好,到时他发起怒来,我也没办法。」

    章慧之只得咬紧牙,拼命的站起来,慢慢的走到房内另一边,蹲在广能面前,解开他的裤头,用手轻轻抚摸着软软的。

    「身上还披什么东西,」广能用力一扯,把章慧之的外袍仍在一旁,双手在她浑圆的上来回揉捏。

    可这样来回了半个多时辰,广能还是没半点反应,最后他烦燥的一脚踢开章慧之,独自坐在一旁,章慧之也不说话,默默的走开。

    当她以为可以休息的时候,小青在一旁喝道:「你,到这边来。」

    章慧之低着头走过,「把这个提出去倒了,」小青指着角落里的马桶道。

    「啊!」章慧之大惊失色,娇柔的身躯颤颤微微,如此下贱之事她可是从未做过。

    「怎么,不愿意啊,在这里还想摆娘娘的架子吗!」小青怒目相视。

    「嗯,我做,」章慧之无奈,只得一手捂着鼻子,提起马桶。

    「在这里,你就得听我们的,别把自己当成什么皇后了!」小青的声音在耳旁划过,如剑如冰。

    一连十几天过去了,章慧之被广能和小青当做奴仆一样喝来喝去,每日在列行的帮广能刺激后,就是帮他们打扫清理房间,有时还要帮小青梳头洗脚,她也只是默默承受,而广能在心情不佳时就会把她拉到一旁,在她丰满的臀部上凌辱抽打,小青虽未打过她,但冷冰冰的神情更是心寒。

    难道皇上和茹妃把我扔在这里就这样不管了吗?难道我真的要在这里终老?还有,外面的战局怎样了?常文君他现在怎样了?可这么久过去了,没一个人过来,章慧之几乎要绝望了。

    这日,章慧之趴在广能身上,舌头在男人的四处游走,自己修长的大腿也被广能拉开,鲜美的蚌肉被他贪婪的吮吸。

    强烈的刺激一波波袭来,她双眉微蹙,拼命抵挡的快感,当广能用舌头在她蚌肉里的那颗小珍珠上连刮几下后,她再也忍不住了,发出一声长长的销魂哀鸣,接着全身抽搐,也跟一阵收紧,源源喷射而出。

    「妈的,真是个妇!」广能把女人的大腿从自己脸上推开,擦了擦湿漉漉的脸,「你到底是高贵的皇后娘娘还是个下贱的啊!」他坐起来,看着自己还是软绵绵的,一股恼怒又涌上心头,「你这个废物!」

    他用力推倒章慧之,在她丰厚柔软的臀部上阵阵拍打,荡起一阵臀波散往身子四处。

    「啊,啊,我已经尽力了,」章慧之哭泣着,「求求你别打了,让我再试试吧。」

    「你流了这么多水了,而我的宝贝还没一点反应,还敢说尽力了。」广能打得更欢了。

    「吱」的一声刺耳的开门声,门口出现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后面跟着几个太监宫女,「你们站门口侯着。」

    「是,」众人低首回应。

    章慧之抬头观之,心中的希望又已燃起,不顾一切的呼喊道:「娘娘,娘娘救我,救奴婢!」

    广能和小青见是茹妃进来了,急忙跑到她面前跪下,齐声道:「见过贵妃娘娘!」

    章慧之赤裸着身子,爬到茹妃脚前,抱住她一只脚,哎哎哭泣:「娘娘,奴婢知错了,求娘娘带奴婢出去吧。」

    茹妃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们三人,一句话也没说。

    章慧之见状,生怕这根救命稻草再次消失,头俯地哀求道:「娘娘,哦,母妃,儿臣知错了,」她感到小青的眼神火辣辣地射向自己,但也顾不了这鄙视至极的眼神了,「求母妃大发慈悲,放儿臣出去吧,儿臣一定好好伺候你,母妃,求求你。」

    茹妃的眼神扫过小青和广能,最后停留在广能身上,广能不由全身发毛,大气也不敢出。

    「她身上的伤是你弄的?」茹妃的声音寒冰似铁。

    「是,是因为……,」广能弱弱的回答。

    「来人!把这个秃驴拉出去!」

    「啊,不,娘娘饶命啊,」广能吓得不住的嗑头,「我不是有意的,贵妃娘娘饶命啊!」

    两个太监如狼似虎的把广能拖了出去,接着狗的撕咬声、嚎叫声阵阵传来,还有广能撕心裂肺的惨呼,过了良久,才慢慢消失。

    小青脸色发白,不住的叩头,前额重重的撞在地上,「娘娘饶命,娘娘饶命,都是广能干的,奴婢没有对皇……哦,对她动过手,不信你问她,」说完又跪走到章慧之面前,「你快跟娘娘说啊,我没有对你动过手,快说啊。」

    章慧之看着惊慌失措的小青,只是凄惨一笑,流泪不语。

    「好了,本宫相信你,」茹妃道。

    「谢谢娘娘,谢谢娘娘,」小青又不住的嗑头。

    「这几天你好好照顾她,待把伤养好了,本宫再来!」茹妃说完转身便走。

    「是,是,」小青连续嗑头,直到不见了人影才停下。

    「来,到床上休息吧,」小青扶起章慧之。

    之后几天,章慧之日子好过了很多,没有了打骂,衣服也每天穿在身了,小青还为她擦洗身上的伤口,但章慧之知道,小青看她的眼神更是不同了,以前还丝丝闪过的敬重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深深的鄙视,她知道,那日在茹妃面前的形态已经让小青彻底的看不起自己。

    时间一晃,又是七八天过去了,果然,茹妃带着人又来了。

    她看着跪在地上的章慧之和小青,面无表情,「也是时候了,我带你两离开这。」

    小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我也可以离开这了吗?」

    「怎么,不想走吗?」

    「不,不是的,谢谢娘娘,」小青喜极而泣。

    「那好,走吧,」茹妃大踏步离去,章慧之和小青急忙跟上。

    「怎么也会让小青离开了?」章慧之心中不由嘀咕,看了一眼在旁喜笑颜开的小青,摇了摇头,「难道是想让我在小青面前受到更大的羞辱?管他的,不想这么多了。」

    一行人来到凤仪宫,茹妃屏退其余人等,只留章慧之与小青在殿内。

    「都坐下吧,」茹妃坐到桌旁,拿起桌上的一把精美小壶,倒了三杯酒,「来,跟本宫饮两杯。」

    章慧之二人怯怯的坐下,都不端杯,疑狐的望着她。

    茹妃独自端面起一杯,一饮而尽,「怎么,怕有毒啊,瞧,本宫都喝了,不要担心了吧。」

    「不,不敢,」章慧之哆哆嗦嗦的举起酒杯饮下,小青接着也饮下。

    「本宫知道你有很多事情想问,但本宫现在什么也不想说,先一起饮个痛快,」茹妃心中似有不尽的忧伤,「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三人,你们不要拘束,放心的痛饮吧。」

    「是,是,我们陪娘娘喝,」小青连忙奉承道。

    「好!」茹妃大笑道:「小青你有很久没来过这了吧,你若是高兴话先连饮三杯。」

    小青连忙遵命,在茹妃的嘻笑中,很快伏在桌上大醉不醒。

    「小……小慧,」茹妃也略有醉意,「你说,人生一世,到底是图个什么?」

    章慧之还较为清醒,小心翼翼回道:「人生百年,转眼即逝,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无论英雄帝王,也无论草民凡夫,最后都只有白骨森森,所谓功名利禄,亲情爱情都会随风而散,所有的一切都会归于了空。」

    「呵呵,」茹妃大笑道:「既然如此,那你我为什么还要存于世上,都早点死了不一了百了。」

    「每个人的人生不同,但每个人的结局相同,」章慧之道,「我们要经历的就是这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有酸甜苦辣,有起伏波折,但这都是上天的安排,我们都无权私自了断自己的生命,上天若是认为你的经历足够了,自然会让你结束的。」

    茹妃侧着头微微沉思,过了好一会才开口道:「确实不愧出生豪门世族,见识与我这样的乡村野人就是不同,小慧,本宫以前还真是小看你了。」

    章慧之微微施礼道:「谢母妃夸奖,儿臣在各方面是万万不及母妃的。」

    茹妃叹了口气道:「哎,人算确实不如天算,想我从一个宫女到如今的地位,自认为是靠我自己的能力得来的,本以为可以荣耀一生,但……。」

    章慧之心中一凛,难道时局真的?

    「我以前知道皇上对你是非常痴迷,」茹妃接着道,「但还是没想到迷得深到这个程度,宁愿江山不保。」

    章慧之吃惊的望着她,一股冷风吹来,不由打了个寒颤。

    「皇上不顾我的苦苦哀求,硬是下令把常家一家老小打入大牢,」茹妃面露忧色,「并把常远业处斩了,还有常家老大老二的几个儿子一起被斩。」

    「啊-,」章慧之手中的酒杯掉在地上,打得粉碎。

    「另外派往宁远城捉拿常文思兄弟的锦衣卫本来已把他兄弟押上囚车了,结果常远业的死讯传到,引发了军队哗变,锦衣卫全部被杀,常文思转而投靠了士胜,如今大军已快到京城了。」

    章慧之沉默不语,心乱如麻。

    茹妃又饮下一杯酒,说道:「而南方李家的军队也已抵达河口,三日内就会兵临京城了。」

    文君,章慧之心跳加速,他,他如今怎样了?

    「你难道没一点反应吗?」茹妃道,「你儿子就要败完了,要是士胜做了皇帝,你以为你会有好日子吗?哦,我知道了,你还想着在李家的常文君吧。」

    「士胜也不一定能当上皇帝,可儿的儿子是旋儿的嫡子,完全可即位称帝。」

    「那样还是你孙子当皇帝吧,」茹妃道,「可他只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能与士胜争夺帝位吗?」

    「事以至此,以后的事不是你我所能左右的了。」

    「确实,」茹妃叹道,「我今日放你们出来,皇上是不知道,我怕再不放你出来,恐怕以后来不及了。」

    「他,他现在怎样了?」章慧之犹豫良久,还是问道。

    「我也有好几天没见过皇上了,」茹妃面露悲色,「我几次求见,他都不愿见我,我真的有点担心。」接着她又长叹口气,说道:「算了,不说了,你二人这几日就呆在我身边吧,以后是什么情况,谁知道呢。」

    次日起,章慧之与小青都换上宫女的装饰,在凤仪宫里一起伺侯茹妃。

    两天过去了,这日下午,茹妃与几个宫女在宫里长叹时局,突然门外有宫女急忙进来传报道:「娘娘,皇,皇上来了。」

    茹妃又惊又喜,连忙走到门口迎接,刚到门边,士凯已摇摇晃晃的进来。

    「皇上,你这是?」茹妃连忙扶住士凯,「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朕,朕高兴,所以多喝了几杯,」士凯打着酒嗝道,「想着好久没到爱妃这来了,今,今日特来看看。」

    茹妃搀扶着他来到床边坐下,小心问道:「陛下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呵,呵,乱,乱贼的兵马来到城下了,朕,朕能不高兴吗?哈!哈!爱妃,你说,是不是大喜事啊。」

    茹妃陪着笑脸道:「是,是喜事,陛下,你醉了,好好休息一会儿。」

    士凯推开她的手,大喝道:「朕没醉,」他朦胧着双眼,指着下面的宫女道:「瞧,你,你这里有五个宫女,是不是。」

    章慧之与小青也伺立于台下,见士凯指向她们,连忙低下头。

    「是,是,陛下数对了,」茹妃又上前扶着士凯,「陛下好点休息,明日好有精力把乱贼全部消灭。」

    「区区几个乱贼算什么,朕乃真命天子,自有上天护佑,」士凯摆摆手,「朕的精力好得很,爱妃,你把凤仪宫的所有宫女都叫进来!」

    茹妃不知其意,疑惑的望着他,士凯斜眼一瞪,怒道:「怎么,敢违抗朕的旨意吗?」

    茹妃一颤,忙命人把宫中二十多个宫女叫进大殿。

    「拜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众宫女伏地拜道。

    士凯呵呵大笑着站起,指着下面的宫女道:「你们都知道朕是谁吧,朕是天子!」

    众宫女面面相觑,却无人敢发声,只听士凯又大笑道:「朕知道你们最想得到的是什么,」他一步一步走下台,拧着最前面的一个宫女的脸道:「你说出来看看。」

    那宫女吓得全身发抖,「是,是……」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

    士凯用力把她推倒在地,大声道:「你们,」他站在宫女人群中,指向四周,「你们都希望得到朕的恩宠,哈哈,是不是啊!」

    众宫女噤若寒蝉,无一人敢回话,士凯见状大怒道:「都哑吧了啊,」说着快步走到台边,取下柱上的宝剑,拨出剑鞘,「都给朕回话!」

    「是,是的!」众宫女颤惊惊的回道。

    「哈哈!」士凯收起鞘,「那好,那朕就给你们一个机会,把衣服全脱了!」

    「陛下,」茹妃大惊,走到士凯身边劝道:「陛下,如今可不是做些事的时候啊。」

    士凯用手摸了摸茹妃的脸,笑道:「爱妃吃醋了?放心,你的地位是不可取代的,朕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凤仪宫的宫女才能有如此恩宠的。」他接着面向众宫女,喝道:「还不谢谢贵妃娘娘!」

    「谢谢娘娘!」众宫女跪拜道,接着有几个大胆的宫女开始脱衣。

    士凯大笑着看着众人,突然脸色一变,提着剑走到一宫女前,一把抓起衣襟,推倒在地,大怒道:「朕的话没听清是吧,敢脱得这么慢!」说毕,抽出剑一剑刺入宫女心窝,宝剑拨出时,鲜血四溅。

    「啊——!」众宫女大声尖叫,各自慌乱的脱下衣裙,有的还怕脱慢了,连撕带扯的把衣丢在一旁,地上撒满了鲜艳的绸缎。

    章慧之与小青混在人群中间,低着头不敢抬视。

    士凯望着二十几个白花花的胴体,放声大笑,指着前面一排道:「你们五个,先过来伺侯。」

    那五个宫女连忙爬到他脚下,亲的亲脚,亲的亲手,有的用在皇帝身上蹭,有的翘起在皇帝眼前摇晃。整个凤仪宫说不出的秽放浪。

    士凯一手抓一个宫女的,大笑着:「这么多好货,可不能便宜了士胜那小子!」

    章慧之听着士凯的声音,寒气从脚直贯脑门。

    这时,士凯又发话了,「你们,都并排着趴在地上,朕有个好花样玩玩。」

    大殿很大,二十几个光溜溜的身体紧挨着排做一排,高低起伏的二十多个如连绵的山峦,士凯看得眼睛一眨不眨,踉踉跄跄的走到最前头的一个身边,「呵呵,看你们哪个先有福气,朕先在这肉床上滚一滚。」再指着茹妃道:「爱妃,过来帮朕更衣。」

    茹妃默不作声的走来,把皇帝的衣服脱光。

    「朕来了,」士凯爬到宫女背上,在肉浪上连续翻滚,大笑不绝,「哈!哈!真是舒服,朕怎么以前没想到这个主意了。」

    皇帝的大笑,宫女的呻吟,滚动的撞击,响彻宫中。

    「好了,就是你了,」士凯翻得累了,爬在一宫女后背上,喘着气道:「你福气最大,第一个得到朕的恩宠。」说罢,对着缝用力一插。

    「啊-,」一声惨呼,鲜血从宫女大腿间渗出,士凯大力的着,不管身下女人的死活。

    插了几十下后,士凯又翻到旁边一宫女身上,如法炮制,如此这般,士凯连续了四五个宫女之中,他边插边大笑着,「让你们沐浴朕的雨露,哈哈!」

    当他翻到一个柔软异常的身体上,连续了几下,心中感到一丝不对劲,他斜歪歪的站在后面,把女人双腿搬开,大怒道:「好大胆,居然不是了,说,是怎么回事?」

    章慧之心中大叫不好,又不敢作声,把脸蒙在地上,手脚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

    士凯见女人胆敢不回自己话,更是大怒,走到一旁,拾起地上的剑,正这时,茹妃急步过来,按住他的手道:「陛下息怒,让臣妾叫她过来。」

    茹妃走到章慧之面前,低声说道:「你一个人到他面前去一下,陛下现在醉得厉害,呆会本宫帮你说话。」

    章慧之没奈何,爬起身,低头走到士凯面前跪下。

    「说,是怎么回事?」士凯眯着眼摇摇晃晃。茹妃急忙扶着他的手,笑道:「陛下,这是臣妾的婢女,绝对不敢做出沾污宫廷之事的,这个婢女是臣妾的一个远房侄女,她是小时候受了伤,受了损,请陛下不要冤枉了她。」

    「哦,这样啊,」士凯似乎有点相信,「这么说既是爱妃的亲威,那肯定长得同爱妃一样漂亮啰,那就让朕仔细瞧瞧她的容貌。」

    茹妃大惊,正想劝阻,可士凯已推开她的手,径自走到章慧之面前,抬起了她的头。

    「糟了,」茹妃心急如焚却无可奈何。

    当章慧之的头被士凯抬起,皇帝手中的剑「哐嘡」掉在地上,清脆的金属声久久回响,他认出了她。

    「陛下,」茹妃连忙上前想解释。

    士凯摆摆手道:「很好,很好,既然来了,这可是件大好事。」

    章慧之心中如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嚅嚅道:「陛下……。」

    「呵呵,」士凯仰面大笑,「今天真可是双喜连门啊,好,好,转过身来。」

    章慧之知士凯之意,转过身,主动把美臀翘起。

    士凯搂着她的腰,粗大的女人的,「还是这个最爽,哈哈!小慧,你呢,你爽不爽?」

    章慧之哼道:「嗯,奴,奴婢爽,陛下插得奴婢爽死了!」

    「好,那就让她们都瞧瞧,」士凯对地上的众女道:「你们都起来跪下,看朕是怎样玩这个女人的。」

    章慧之大羞,惊呼道:「不,陛下,别,别这样。」

    众宫女都爬起,跪在大殿中间,一个个不知把措。

    士凯用力撞击着章慧之的臀部,双手用力拧着她浑圆的,对众女喝道:「你们都要看,谁不仔细看,朕就把她眼珠挑出来。」

    众宫女吓得汗水涟涟,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皇帝的场景。

    「好,好,」士凯大笑着,「小慧,是不是很刺激啊,被这么多人看着,是不是很享受啊。」

    「不,不,」章慧之抽泣着,「不,陛下,放开奴婢吧。」

    「还敢说不是,」士凯大怒道,「你看你这个里流了这么多水,还敢口是心非,那朕让她们来评评看。」

    士凯猛的一下,双手抓住章慧之大腿,把她托着腾空,自己的还在不停的,而章慧之被占满的一览无余的展示在众女眼前。

    「你们都说说,这个是不是很?」

    为了讨好皇帝,下面有几个胆大的宫女终于叽叽喳喳讨论起来。

    「是啊,她真的好啊,好多水啊。」

    「嗯,不过我看啊,主要还是皇上威武,才能使这个这么。」

    「是啊,是啊,这个真的有福,能得到陛下这么多的恩宠。」

    章慧之听着下面的言语,更是羞愤异常,她只得紧闭双眼,任由士凯对她的一次次深入。

    士凯哈哈大笑着,突然对下面的宫女问道:「你们知道她是谁吗?有谁认识她?」

    章慧之与茹妃同时心中一凉,章慧之微微睁开眼,见众女一脸茫然的神色,只有其中的小青面无表情。

    「呵呵,看来你们都不认识她啊,」士凯又笑了几声,「那你自己说说看,你是谁。」

    「陛下,我,我……。」

    士凯用力在她拍了两下,喝道:「吞吞吐吐的干什么,快说。」

    可章慧之怎能说出口,拼命的摇头。

    「好,既然你不说,那朕就来替你说吧,」士凯冲众女一笑,「她叫章慧之!」

    见众女一脸迷惑,士凯又笑道:「很陌生的名字是吧,那朕还是要她自己说说她以前的身份吧。」士凯用力扯着章慧之的,「说,你把你以前的身份说出来!」

    章慧之强忍着疼痛,咬紧牙唇,拼命的摇头。

    士凯大怒道:「好,你再不说,那朕就把你抱出凤仪宫,让更多的人见识见识!」说着边插边推着章慧之往前走。

    「不,不,」章慧之声嘶力竭的叫道:「不,陛下,我说,我说。」

    「好,那你说,」士凯停下来,「大声点。」

    「我,我是……先帝的……皇后!」章慧之说完内心崩溃了,力气象全抽光了一样,垂下头,放声大哭。

    这句话如晴天霹雳,众宫女面面相觑,目瞪口呆,整个大殿安静得只听到士凯还未停下的交股之声。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宫女细微的声音,「那,那不是皇上的……?」

    「好,好象真的是啊,我去年曾过皇后娘娘,真象。」

    「什么象,确实是她,难怪我说有些面熟。」

    士凯大笑着,「你们都说出来,没什么好怕的,朕做都做了,你们说出来有什么要紧。」

    「皇上,那,那不是你的母……,」有一个胆大点的宫女声音大点。

    「朕的母后,是的,」士凯疯狂的笑着,「她就是朕的母后,朕的亲生母亲,怎么样,可以吧,」他用力抓紧章慧之的头发,强迫她抬起头,「怎么,装死啊,现在是不是更爽了啊!」

    章慧之泪流满面,她感到所有的尊严都没了,她感到下面数十道目光中饱含了鄙视、震惊和厌恶,她觉得自己的灵魂被抽出了体内,只剩下一具毫无知觉的空壳。

    「你不要欺骗自己了,」士凯的话在耳边响起,「你就是一个天生的妇,我的母后,放声叫出来吧,把你最贱的一面展示出来,在她们面前完完全全展示出来!」

    章慧之脑子里轰隆一阵空白,所有的一切羞耻都不见了,她歇斯底里不顾一切的大叫起来,「啊——!是的,我是个妇,我是个与儿子通奸的妇,我越下贱就越爽,我喜欢儿子我,征服我,让儿子高贵的大充实我下面那贱的,啊——!来吧,儿子,快用力,用力你这个下贱的母后,啊——用力!」

    章慧之的疯狂震惊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她们不敢相信这就是从前那个不拘言笑,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这分明就是个妓女,哦,比妓女更下贱。

    「好下贱,」有宫女小声骂着。

    「说得好,」士凯大笑着。

    见皇帝没有责备她们,骂声更大了,「无耻,浪货,……。」

    章慧之不再理会下面的声音,用力扭动着,「陛下,陛下,用力,再用力些,啊,对,对,好舒服,奴婢好爽,啊——,爽死了,奴婢的要让你插烂了,啊……!」

    她头脑里现在只有,只有,她象一只发情的,不停的哀嚎、呻吟。

    「啊——,要死了!」章慧之身子猛烈的抽脔,口不断的收缩,口水也控制不住的流下,两眼失神的望着地板,全身象软绵绵的丝带,她达到了从未达到过的。

    「啊,啊,朕也要,「士凯大叫着射出,浓浓的一滴不剩的注入。

    看着母子二人惊心动魄的,众宫女也跟着疯狂起来,唾弃声、辱骂声不绝于耳。士凯哈哈大笑着,「好,好骂得好,再大声点。」

    「皇后是最贱的女人!」其中一个宫女大声道。

    士凯面带微笑的走到她面前,「好,说得好,等会朕重重有赏。」

    「谢谢皇上,」那宫女面带喜色。

    其余宫女见此,都跟着嚷叫起来,甚至有宫女走到瘫软在地上的章慧之前,指着她污言羞辱,而众人都没发觉士凯已悄悄的站到了一旁。

    「贱的!」一个宫女大声说完,突然面色凝固了,皇帝提着剑似笑非笑的走到她面前,她想大叫,但喉咙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她想拨腿跑,但好象让什么东西绊住了,恐惧在头顶回旋。

    「骂得好!」士凯手起剑落,宫女的头象个草球轱辘的掉在地上,项上喷出的血如天女散花,漫天飞舞!

    尖叫声,撞击声响彻大殿,二十多个宫女象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飞乱撞,士凯嘴角挂着笑,宝剑象划过天际的流星,鲜血象抛洒的珍珠,好美,好冷。

    当最后一抹艳丽的红血撒在窗梁上,整个房里笼罩在死一般的寂寞,呛人的腥味浓烈无比,散落的尸体横七竖八。

    剑尖的血还自滴落,士凯仰天长笑,「死了,死得好,士胜,你想得到这里吗,朕就给你个死人堆满的皇宫,哈哈!」

    身旁倒下几个宫女的尸首,赤裸雪白的肌体染上了点点鲜红的血,如雪中傲立的红梅,章慧之呆若木鸡,刚才的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宫女的惨叫,徒劳的求饶,象一幅幅定格的图画,深深印在脑中,特别是看到小青倒地的那一瞬间,眼神中充满了怨毒和惊恐,太震憾了,她脑中一片空白,直到士凯手中的剑断落于地,她才略微清醒。

    「陛下,披上龙袍吧,别受了凉,」茹妃把龙袍披在满身是血的士凯身上。

    「好,好,爱妃这几日就随朕住到甘泉宫吧,」士凯指着伏在地上的章慧之,「还有你!」

    甘泉宫院内,草丛中,不知名的虫子不停的鸣叫,不知是被城外的厮杀惊扰的,还是被宫中阴沉的气氛所憋的。

    大殿中,士凯全身赤裸大大的坐在软塌上,一个身材婀娜相貌极美的妇人跪在他,舌头灵巧的在他处游走。

    自上次在凤仪宫发生的事又过去三天了,在这几天里,士凯什么事都不管,什么事也不问,唯一做的就是把章慧之搂在身旁,使用各种姿式对她进行奸。茹妃前一天还同他说说时局,见他无任何反应,也就不再说了,只是一人进进出出,不知在忙些什么。

    士凯把章慧之翻转过来,压在塌上,凶狠的耕芸着,章慧之轻声哼哼,脸上不知是痛苦还是喜悦。

    「陛下,陛下,」茹妃急冲冲的跑进来。

    士凯朝她摆摆手,加大力气对身下的母亲狠狠的插了几下,然后大叫一声,绷直的身体慢慢松驰下来。

    茹妃见他射完精后,走上来,把龙袍急急的给他穿上,「陛下,不好了,叛军进城了,陛下,快走,不走就来不及了。」

    「来了,好,好,来就来吧,朕乃真命天子,怕什么,朕不走,」士凯口虽这么说却也没阻止茹妃对他的穿戴。

    茹妃见皇帝还没有要走的意向,忙招呼跟随她身后的几个太监道:「你们快扶着皇上先往御花园走,本宫马上就来。」

    几个太监连忙向前架住皇帝便走,士凯仍喃喃着,「朕乃天子,朕不走,」见挡不住这几个太监,便又吼道:「好,朕走也可以,把丽太妃母子和全太妃母子给杀了,马上去!」

    茹妃回道:「陛下放心,臣妾马上就派人去执行,陛下先走吧。」士凯这才摇摇摆摆的随着太监离去。

    「快把衣服穿好,随我们一起走,」茹妃对还躺在地上的章慧之道。

    「走?到哪去,」章慧之木然的回道,「我能到哪去?」

    「你一定得走,」茹妃命令身后的一个宫女上前,伙同自己一起把章慧之的衣服胡乱穿上,抓紧她的手往宫外拉。

    章慧之踉踉跄跄的被二人拉着追赶在士凯等人身后,出了甘泉宫,章慧之抬头见东南边有浓烟滚滚,混杂的杀喊声隐隐传来。

    「不好,叛军快杀进皇宫了,」茹妃心急如焚,「我们要快点追上皇上。」

    当来到离御花园不远的一处回廊,茹妃三人终于看到了士凯等人的背影,茹妃一喜,夹着章慧之加快了速度。

    正这时,前面突然闪出一队兵马,手持钢刀向士凯身边的太监砍去,几个太监虽奋力反抗,但怎是对方的敌手,没几下就被砍翻在地。

    「狗皇帝!」一人大喊着。

    「他在这,快过来,杀了他!」

    「为常老太公报仇!杀!」

    「朕是天子!」士凯大吼道,「有上天护佑,谁也杀不死……朕……。」

    可这个「朕」字还没说话,一记钢刀从头顶劈下,紫冠被劈成两截,头发「哗」的一下散落下来,鲜血顺着脸直流而下,紧接着另外几把明晃晃的刀刺入他的胸、腹各处,当刀抽出来时,白刀变成得血红。

    士凯一口鲜血喷出,眼睛大大的瞪着,身子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不-!」茹妃声嘶力竭的大叫,可没等她叫完已有两个士兵又向她们冲来。

    本能的恐惧吓得三人往侧旁的小路上飞奔,章慧之觉得心脏都已跑到了口里,当她发觉背后的喊声渐渐听不到了,这才停下,扶着侧边的一颗小树,大口的喘气。

    当她定下神时,这才发现茹妃已不见了,她茫然的看着四周,一片混乱。

    士凯死了,凯儿居然就这样死了,我,我现在该怎么办?

    这时,几个宫女提着包裹慌慌张张的跑过,章慧之扯住一人问道:「是谁,是哪方的人马打进城了?」

    「这位姐姐,你还问这么多干吗,我们只知道那些士兵冲进宫了,见人就杀,你还不快逃。」

    「是啊,我听说是然胡人攻进来了。」

    章慧之一惊,手一松,那几个宫女飞也似的逃了。

    文君,文君来了吗?但,但外面兵慌马乱的,出去也难找到他,章慧之突然眼前一亮,做了一个决定。

    她快速的穿过几条巷子,又一次站到了凤仪宫宫门前。

    大门巍峨依旧,可没了往常的喧华,章慧之推开门进入院内,曾经摆放整齐的盆景花卉如今凌乱的散落在地上,青石路上破碎的瓷器、撕裂的丝绸比比皆是,大殿的窗户或开或合,没几天工夫,庄严的凤仪宫就成了这样一副破败的景象。

    章慧之跨过地上的杂物,登上台阶,一步一步走进大殿。

    若大的宫殿现在只有她一人,她的每一个脚步都发出巨大的回响,几天前的血腥味似乎还没有消失,章慧之看着凌乱的宫殿,缓步登上台,她打开一旁的衣柜,一件霞光艳彩的宽大华服跃入眼前,好象在静静的等待着它的主人。

    章慧之轻解罗裳,露出光亮耀眼的肌肤,她舒展娇躯,轻轻解下华服,一层层穿上。

    高高连环髻,左右金步摇,大红彩凤袍,体态庄颜容,章慧之端坐在台上,静静的坐着,静静的看着,虽然外面的杀喊声越来越近,但此时的她却心静如水,因为她在等着一个人来,也是她唯一要等待的人!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