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所谓恐怖 > 第三十六章 气运浓郁时 一

第三十六章 气运浓郁时 一

    (ps:哈喽,断更男又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刚刚看到小伙伴们的留言真的是感动得不要不要的,虽然看我书的人不多,不过能坚持到现在的都是真爱粉啊,今年我会争取写完的,有些朋友连高中都读完了我还没完本,实在有愧大家的支持。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这几天应该会连更,看我表现吧。)神,究竟是什么呢,要达到什么样的程度才能算是神呢,多年以后,苏天道依然找不到这答案,至少他生命中第一个碰到的神,和在现实世界里看到的影视作品中的神完全的不同。至于贝亚娜算不算是神,苏天道觉得她和人类也没有什么区别,也许神只是一个称谓吧,就像人类之中也会自封皇帝一样,仅仅是一个代号罢了……不过这斗神的脾气着实火爆,在看到苏天道手中的照片之后,贝亚娜恨不得把苏天道撕碎,这股浓厚的杀意可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又是一通地动山摇,苏天道望着这被关在笼子里的猛兽,实在不知如何是好了,只得等她消停下来,又是费了好大的功夫安抚贝亚娜的情绪,待她彻底安静下来之时,苏天道觉得自己像是真的打了一仗一样,哄女孩子,也是个体力活啊。“你放心,一会我就去找那个姓楚的王八蛋给你报仇,怎么这么不尊重女孩子呢,都没选45度角拍摄,也没ps处理,这照片能看?……我是说,他,他太不尊重美女了。”好说歹说,苏天道凭借着自己仅有的泡妹方法结束了贝亚娜的暴怒,一来一去又耽搁了不少时间。此时离那罗应龙离开也很久了,不知道他现在是否已经和戒灵展开了战斗,更不清楚谁强谁弱,所以保险起见,苏天道还真的需要上去看看,反正这贝亚娜也没法逃出去,又不答应教他东西,还是把能做的事先做了的好。想罢,苏天道说出了自己的意图,贝亚娜见他要走,连忙叫道:“等一下……你说外面有只戒灵吗?还是九戒合一,唔,你实力那么差,出去只可能是送死,还不如把它引到我这来,正好我也无聊,打发下时间也好。”苏天道听罢一愣,心里想了想,觉得事情不对,看样子这贝亚娜还是没死心啊,依然想要逃出去,而且她认定了自己就是帮她出去的关键。“真打不过再说吧,我的伙伴还在上面,再耽搁下去我怕发生危险,就这样吧,其他事等我下来后再谈好了。”“哟,你到是蛮小心的嘛,放心吧,我不会再杀你,作为交换条件,你要帮我出去。”“我尽量吧,也许楚轩会有什么办法,不过……”“不过什么?”“我想说,如果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你打算如何?”苏天道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如果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就帮我带来一些外面的食物吧,一想到临死都吃不到外面那些好吃的食物,我就不甘心。”(……我靠,原来是个吃货啊。)苏天道翻了翻白眼,真没想到贝亚娜会来这么一句,也没回答,转身便走。“喂,你叫苏什么来着?”楼梯下贝亚娜忽然喊道。“天道,我的名字是苏天道。”“苏天道……真是奇怪的名字。”贝亚娜小声呢喃了一句,见他的背影已经快要消失了,忽然想到了什么,大喊道:“我要**灵国的奶昔香莓果,白莲汤,霍比特人烧的青菜,矮人族的根茎乱炖,人类的臭豆腐,记得带给我啊……”(真的,没谁了……)真没想到这贝亚娜想吃的东西如此古怪,那臭豆腐是什么鬼?中土大陆还有这玩意吗?简直匪夷所思,苏天道简直是满脸黑线的上了楼,也没注意自己究竟是走进了哪个山洞,渐渐的消失在了黑暗中……房间里,只剩下贝亚娜一个人了,环顾四周,贝亚娜开始回忆着自己当初是如何被封印起来的,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些细节,只是隐约记得几句尼乌对她说的话,都是只言片语,也不清楚那些话背后的意思了。这房间着实坚固得很,一点也没有被贝亚娜毁掉什么。坐回自己苏醒的地方,贝亚娜觉得自己已经厌倦了,厌倦曾经过着的生活,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她又离开不了这个房间,目前唯一的办法却是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看过太多炼化的悲惨结局,贝亚娜一点也不对此抱有希望。“可是,天道这个名字,为什么觉得好熟悉呢,还是在哪里,听到过这个词语,天道……”画面转到苏天道这边,自回到那处黑暗的山洞后,苏天道一路奔跑着,他记得这处山洞并不算很长,只是太过黑暗,容易让人分不清方向而已,然而……苏天道已经跑了快半个小时了!!起初他还怀疑这山洞里是不是有什么暗道之类的,或者是迷宫,自己跑错了地方,遂唤出一枚炫纹用来照明,然而接下来的事实却让他心里的不安越发明显,十分钟过去后,他根本是连一条岔路都没发现,自己的的确确是在朝着一个方向奔跑。这山洞有古怪!苏天道只能得出这么一个结论,他被困住了,被这个神秘的山洞困在了一处空间之中,他可不相信这山洞有那么庞大。稍微思考了一下,苏天道觉得:要么是自己的感官出现了错误,虽然他一直在奔跑,其实可能是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在前进;要么是这山洞有着空间转换的能力,自己不过是在曲面上兜圈……究竟是何原因现在到也不算重要,重要的是,为何他们来的时候没有出现这个问题,而是在回去的时候遭遇了这个?罗应龙和楚轩他们也是如此吗?如果是这样,那只戒灵还不已经杀下来了?一想到这个,苏天道不禁惊出一身冷汗,如果这个困住他的山洞同样也让楚轩和罗应龙着了道,那戒灵很可能已经到了这里,人家可不管这是什么地方,万一他们被困在同一处空间,很可能从前后跳出来把他们杀了,那戒灵本就动作刁钻,如果楚轩碰到了它只可能是秒杀!“不管了,一条路跑到黑吧。全集下载”反正也只有前后两个方向,苏天道甩开两条腿大步跑着,这一次他却是小心再小心,他也怕突然撞到戒灵啊,九只戒灵合体的战斗力他可是记忆犹新。太过黑暗的环境令苏天道的感官出现了一些异常,跑起来脚下并不稳,而且自己脑海中想象的一些画面,一眼花就能从那黑暗中投射出来,这种压抑的环境待久了着实让人抓狂。跑着跑着,苏天道终于看到了一丝曙光,眼前的黑暗中终于有了一点点光亮。那一定是出口了!苏天道三步并为两步跑去,那光亮也并不遥远,个把分钟的功夫,眼前豁然开朗,苏天道眯起了眼睛适应着光线的变化,然而等他看清了眼前的景象时,吓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这,这是……”出了山洞,苏天道本以为会到达上一层的空间,却不想自己却是站在一处悬崖边上,外面广阔的天地根本不是他所能想到的。那天,高不可测,那地,遥不可及,那人,数以万记,那兽,不知其名。怎样才能形容眼前所看到的画面呢,苏天道已经彻底呆了,他从未见过如此的世界,即使来到了轮回世界,那些个恐怖片里的天地也和地球上差不多啊,可眼前这怎么看也不像是地球上的景象,除了有着同样的天空,大地,山川,河流,一切都像是放大了无数倍一样,到是那些人类和自己同样大小,服装上也在电影中见过类似的款式……但是那些妖怪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谁见过比星河战队里的母舰还大的鸟?谁见过盘在一根巨大无比的木头上的龙?那个浑身冒着火焰的四不像就是麒麟吗?还有地面上不停喊着‘为了部落’的绿巨人们,这……“这tm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老子难道穿越了吗?”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苏天道不知所以,赶紧回头去找出来的山洞,这一回头不要紧,一排排身披金色战甲,连长相都相差无已,手握长枪的武士就距离他不到半米的距离站着,直把苏天道吓了个半死,翻身就跳出数……百米远的距离!一下子翻到了悬崖外去,这一变故根本没来得及反应,苏天道也没想到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跳跃,一看下方的地面简直就是万丈深渊,本能的想要召唤浮游炮定住身形,却不想心念随起,并不半点回应,整个人直接自由落体了。“不!”从这里摔下去绝对是死!苏天道吓得不清,但他还没有放弃,急忙四处张望,希望自己也是命不该绝,像那武侠小说里的主角一样看到一颗藤蔓什么的挽救自己。可惜他跳得太远了,数百米的距离啊,那悬崖就是能长出一颗大树来也根本够不到。怎么办?难道自己的结局就是摔成小饼饼?这么高也不会是一块完整的饼饼了吧?苏天道叫喊着,却一点也没有减缓下落的速度,恍惚间,苏天道好像看到那天上混乱的战场中有一只猴子和一条狗扭打在一起,也是狗急跳墙的大喊起来:“大师兄救我!!!!”可能是距离太远了,苏天道的声音根本就传不过去,而且如此庞大的战场,到处都是厮杀声,哪里会注意到他这么渺小的一个人呢。那猴子根本没看到苏天道,却不是没有人回应他,只是这声音听起来怎么也不像是来帮他的。“你这逆子,事到如今还不醒悟,今日我就要大义灭亲,废你化身,灭你元神!”“爹!不要啊……”“!!!!爹?”就在刚刚那一刹那,苏天道居然从嘴里蹦出了这么一句,他马上就愣了,这一愣神,眼前的事物便全都不见了,好像之前的都是幻觉一样,向下一看,那万丈深渊也没了,自己正站在一处青石板上,身后的武士没了,头上也变成了发出淡蓝色微光的岩石,正前方有一处被磨得发亮的石板,两旁数米处悬挂着两盏苍白火焰的照明灯,这里又是……哪?事情一环接着一环,苏天道还没搞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马上又到了另一个奇怪的地方。先确定了下周围并没有任何危险,苏天道才开始仔细打量起这处房间来:这里是一个完全封闭的房间,即没有出口,也没看到什么机关,俨然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山洞,唯一一处有人工痕迹的就是面前这个发亮的大石板,看起来还不是普通的石头,应该是什么晶石之类的东西,靠近一些便能从上面投出苏天道的身影,平滑得和镜子一样。因为怕再触发什么,苏天道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站在那里凌乱着。“幻觉吗?不会吧,刚才掉下悬崖那一刻,我是真的觉得自己要摔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那些人看起来就像是古代神话里的神仙和妖怪一样,还有那只猴子是孙悟空不成?还有一个家伙看也没看着,管我叫儿子呢?哪有这么残暴的老爸,连元神都要灭掉,虎毒还不食子呢。”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苏天道干脆放弃了,把心思放在眼前的事物上。相比之前的广阔天地,这里实在是太狭小了,苏天道先在四周走了一圈,用手到处乱摸,可以肯定只要不是他的感官有错,这的确是一处真实存在的封闭空间,到了那石板后方,苏天道才看到,原来石板后方的墙壁上雕刻了一把长有3米多点的黑色双手重剑,数道对称的黑色纹路环绕着剑身,就像是从剑身中散发出来的有质液体一样,栩栩如生。如此高档的作品雕刻在这里,必有蹊跷。然而苏天道却是没找到有什么机关,只得再次回到石板处,苦思冥想。“喂,有人吗,别闹了快出来吧……吱一声也好啊,给点提示啊喂~”毫无头绪,苏天道有些烦躁,石板上反衬出的他也是一脸燥动。不得已,苏天道只好研究起这块石板,他走的近些,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说真的,自打进了主神空间,他都没有好好的看看自己的模样,乱糟糟的头发已经留了很长了,脸上到是很干净,脖子上那条龙晶项链一点也不搭,身上穿着从主神那里兑换来的轻便服装,裤子已经破了好几个洞,鞋子到还好,只是脏了些。苏天道搂了几下头发,冲着石板里的自己笑了笑,发现自己这样还蛮帅的,至少比在现世里多了几分男子气概,胳膊上的肌肉线条配上他20出头的面容,也算得上是‘金刚芭比’了。臭美了一会儿,苏天道便不再胡闹,再帅也得出去有人看得见才行啊。这石板是镶嵌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的,苏天道想要伸手去搬动那石板,也许在石板后面有条暗道呢,这一动手不要紧,他的手直接穿过那石板伸了进去,触感犹如伸入了一团粘稠的液体中,冰冷无比,连忙把手抽了出来,临了时,苏天道感到石板里面有什么东西迅速的向他的手冲了过来,只是晚了些,苏天道已经彻底脱离了石板,那石板的表面被这一激像水面一样产生了波动,连带着倒映着的画面也模糊了起来,渐渐的失去了淡蓝色的光彩,变成了一片黑暗,模糊的显现着一个像是怪物的东西。“谁!”苏天道抽出武器对着石板里的怪物叫道,那石板表面的波纹渐渐停下,映出来的画面也清晰了起来,那黑色的怪物到也有头有脸,头上像是带着个王冠一样尖尖的,肩膀上也像是骨头反刺出来一样,两条胳膊不同于人类,到像是什么野兽,有着短小,却粗壮得很,画面里只有他的上半身,看不出究竟是什么怪物。听到苏天道叫他,阴冷的一笑:“谁?你问我是谁?我不就是你吗。”“你逗我?你也不照照镜子啊。”“照镜子?我不正在照镜子吗,为什么不相信这个事实呢,天道。”“咦~~~滚犊子,别这么叫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嘿嘿嘿嘿……到底还是个孩子啊,心慈手软。”怪物冷笑着看着苏天道说着,说来也怪,这家伙的动作举止和苏天道像极了,说话强调俨然是东北口音,你能想象一个怪物说东北话吗,这太荒唐了!“什么意思啊?还有不要和我开玩笑了,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困在这?”“一来就这么多问题,看样子你和那个郑吒待久了,连智商都会被拉低啊……我已经说了,我就是你啊啊,我和你一起来到了这个轮回世界,一起战斗成长,我……就住在你心里啊。”“听着真……真是有点恶心。”苏天道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心脏呢喃道。“不明白吗?等你解开基因锁四阶后你就会明白了……话说,是我们两个都被困在了这里才对吧,看到这石板和上面画着的剑了吗,那是纹章啊,你只要拿到那纹章就可以出去了。”苏天道抬头看了看,因为石板已经失去了光芒,漆黑的雕刻黑剑也可以从这个角度看清楚了,站在这个位置上,苏天道发现那黑剑居然有如实质般的悬挂在空中,真是出自神之手才能做到啊。再一低头,发现那怪物居然和自己做的同样的动作,难道他真的是自己从石板里映射出来的内心?自己的内心有这么丑吗?“左手!右手!慢动作~”苏天道不甘心,随便动了动肢体,那怪物还真的和自己的动作一模一样,半分不差。那怪物得意的嘿嘿笑着:“不用再试了,接受现实吧,我就是你心中的一切,或者换个说法……我就是你的心魔啊,天道。”“心魔!?”“没错啊,你的小伙伴楚轩,不是这么告诉你的么?”“心魔……不可能!心魔是每个人隐藏在基因里的东西,只有打开四阶基因锁时,基因暴走才会……”说到这里,苏天道忽然想到了什么,愣了一下,那怪物便笑道:“才会什么?终于发现了吧?我就是你暴走后的样子啊,我有你的一切记忆,有和你一样的遭遇和经历,但是我还有着你没有的东西,那就是……你内心那些阴暗的想法!其实你很有私心,你也懊恼自己的无能,越是相要守护,就越是想去破坏,不是吗,天道。”“我说了不要那样叫我!”“生气了?不不不不,我就是你啊,你生气,我也应该生气才对。我现在很生气……但同时,你不觉得这样很自在吗?你已经失去太多东西了,比如我们的父母,很难过吧,无法挽回吧,即使你可以在主神空间再造一个又能怎样呢,那还是他们吗?那不过是你想象出来的他们的样子罢了,所以你才迟迟不肯造出我们的父母对吧,你怕自己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不说话了?这些都是你的心里话吧,说什么要等自己足够强了再去复活他们,那样算是复活吗?不用隐瞒,我就是你啊,还有谁会比我更了解我们?还记得你说过的话么,那时还在现实世界的你说过:同样是人,自己的父母死掉了,伤心无比,看到和自己不相关的人死掉了,却连多看一眼都不会去做,因为有经历才会痛心,失去才会珍惜,这都是你说过的话吧。”苏天道整个人都呆住了,这确实是他曾经说过的话。“所以从那一刻起,就有了我,因为在你心里,你特别的憎恨!憎恨自己要守护的东西全都离你而去,憎恨自己拥有,如果什么都没有了,也就不会再伤心了。看到别人秀恩爱,你恨不得上去**了那个女人,看到别人孝敬父母,恨不得一刀杀了他的双亲,看到许许多多的人说着幸福的事情,恨不得亲手把他们推入深渊……守护不了,就去破坏,什么都没有了,也就毫无悲伤可言,这不就是你内心的真实想法么。”“你tm的……给我闭嘴!”苏天道再也听不下去了,拿出审判之矛对着石板使出浑身的力气打了下去,那石板被打得碎成了无数晶块四处飞散。苏天道大口的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从自己的额头滴落。他再也不想听到这样的话,痛苦的闭上眼睛,可是一这样做,那些话就像着了魔一样在他脑海里回荡着。他确实那样想过,也真的憎恨这个世界,就如那怪物说了,不曾拥有,何言心痛,苏天道多少次想过要自杀了结自己,但是一想到母亲临走时说的话,他就下不去手,谁人父母不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好的活着,就是这句话,让苏天道那几年煎熬的活着,他不去追逐名利,不随主流拼搏,寄居在城市中寻找着连自己也不清楚是什么的东西。渐渐的他已经忘却了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用**丝和逗比性格来逃避,也许真的很傻,却也活得轻松,至少,不会再心痛了。碎裂一地的石板不见了那怪物的踪影,苏天道稳了稳心神,四周看了看,有些怕自己刚才的对话被别人听到一样,这才真的冷静下来,尽量想着如何离开的事,然而他已经清楚了,如果……如果这个怪物真的是自己的心魔,怕是自己解开四阶基因锁时,真的很难过那一关了。“不管了,现在哪有心思想四阶之后的事情,先离开这里再说吧……纹章吗,那个黑色的剑是纹章。”纹章这种东西,说得现实一点就是古代时的一种特定族徽,在西方便如此称呼,那些身穿盔甲的骑士,如果不在盾牌盔甲上刻上独特的纹章,一上战场上哪分清谁是谁。渐渐的,这种作法广为流传,也使得一些地位较高的家族有了自己特定的纹章突然,类似中国古代一个部落有着本族的图腾一样。纹章也好,图腾也好,本来只是一种标识,logo之类的东西,渐渐的也成为了一族的荣耀,出现了各种朝拜纹章的仪式,也开始将其神化,有了魔法的力量。苏天道尽量让自己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他注视着那黑剑纹章,如果可以的话,自己把这纹章拿走也好,可以增加不少实力,也或许这是离开这里的办法。“但是如何吸收纹章呢……”苏天道没有头绪,他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黑色印记,那是他使用亡灵圣经时留下的,这看起来也应该算是纹章的一种吧,他也只有这么一个类似的经历。他试着伸出手去靠近那黑色的剑,什么也没发生,换了只手,也是静悄悄的。“难道要念什么咒语吗,真是的,一点提示都没有,唯一一块看起来有蹊跷的石板还让我给打碎了。”一个使用魔力来战斗的人,却屡屡被魔法的问题给难住,苏天道觉得自己真是愧对魔法祖宗。也不知外面的现在是什么情况了,他可不想突然听到主神提示他们小队被扣一分的声音。“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吗……纹章的话,我记得以前玩游戏时,那些主角就是用手一伸,纹章师就帮他寄宿上了啊。”此时苏天道上哪去找什么纹章师,而且这只是一个刻上墙壁上的画而已,也没有纹章封印球,有纹章师也是枉然。苏天道想了想,走回到原本石板的对面,从这里看到的黑剑非常有立体感,如果是在这里的话……想罢,苏天道再次缓缓的举起了左手,眼睛盯着那把黑色双手重剑,这次真的出现变化了,四周的画面一下子变得混沌起来,不时有黑色的流线划过,那柄剑也仿佛活了过来,从那墙壁上缓缓的靠近着苏天道,越近越小,向着他的手掌飞去。“成功了!”苏天道大喜。“年轻的人类啊,能来到这里,注定就是天意,27真·纹章已选定了它的主人,这是黑刃·纹章,寄宿了真·纹章的人,也要背负纹章的宿命,希望你能够明白纹章的真义,而不是仅仅使用在战斗上……”(啥?有个老头在和我说话?)听起来确实有个老者在说着什么,苏天道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仅仅听到了一部分话,大意是告诫他这纹章也有副作用,别一天只想着打打杀杀的,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左手忽然一沉,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在了掌心中,拉近一瞧,那黑色剑刃的纹章已经显现在自己的手中了。“这就……完事了?怎么用啊,哎~刚才说话的人你还在吗?喂~~~”简直就像是幻觉一样,苏天道没有收到任何回音,到是眼前的事物不知何时变回了之前的山洞,漆黑一片,苏天道晃了晃脑袋,赶紧先离开这山洞才是,便急急的向前跑去,没多大一会儿就看到了山洞的尽头,正要一脚迈出去,突然一个人急急的向里边过来,两人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一起,那人的力气到是不小,直把苏天道撞了个跟头,定睛一看,这不是罗应龙嘛!“你看着点啊,这么个大活人大看不见,眼瞎吗?”罗应龙没防备,捂着胸口骂道。“你tm才瞎啊,赶紧把这破飞剑拿开,我裤裆都被划破了啊!”

    ;

    ...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