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神奇宝贝之歧途 > 关都卷.第五章 虹梦与冒险 第六十八页乱斗

关都卷.第五章 虹梦与冒险 第六十八页乱斗

    溶洞里很潮湿,脚下都是深浅不一的咸水坑,四周具是湿滑的岩石溶蚀表面,呼吸起来似乎也都带着大海的气味与感觉。

    溶洞里的空气很浑浊,空气之中都是浓度极高的咸味,以及被咸味掩盖在其中的那些生物死去朽败的腐臭味。

    溶洞里很黑,阴森而又阴暗,阴冷而又阴沉。

    走过最开始那段能够感受稀疏阳光照拂的溶洞之后,菊子和梅林一前一后走在了漆黑的洞穴深处,百转千回曲曲折折的洞穴之中,时而狭窄到如同罅隙,仅容一人勉强通过(幸亏不论是干巴瘦小的菊子夫人还是发育不良的梅林都很瘦弱);时而却又宽阔如同广场,行走起来的回声大到吓人。

    可是刨除环境上的压抑与不适,这条深邃、似乎没有尽头的溶洞之中却是格外安静。除了头顶渗出的水滴声响,脚下偶尔喷涌的泉眼咕咚,整条隧道之中剩余的声音全部来自于菊子与梅林。两人的呼吸声,近乎是整条溶洞之中唯一的声响了。

    驾驭着一点点的超能力,梅林得以在崎岖难行的溶洞之中安稳前行。打开着超感的视觉,梅林才能在近乎全黑的隧道之中辨识物体。可即便是这样,他还得打起精神去应对嶙峋怪石对脚下、对身体的阻碍与绊牵。

    反倒是老态龙钟的菊子,在这片黝黑的洞穴之内宛若闲庭信步一般,不知何时收起了拐杖的她背负着双手,淡然而又优雅地穿行其间。要不是为了照顾梅林的速度,估计此刻菊子夫人早就找不见踪迹了。

    “我们快到了。”很是突兀的,原本一直沉默的菊子夫人在即将转过一个拐角的时候对梅林说了句话,“一会儿你不要说话,老实跟着就好了。”

    “知道了。”虽然不太明白菊子这突如其来的叮嘱的具体含义,但梅林还是乖乖表示了遵从。只是心中还是泛起了诸多的疑惑。

    简单的交流之后,就又是漫长的沉默。彼此无声的行进了又一段不短的距离之后,梅林终于在溶洞之中发现了一抹色彩。

    在梅林视线的尽头,在一片深沉的漆黑之中,摇曳着一抹幽暗的蓝色火苗。这抹明暗不定、摇摇摆摆的紫蓝色向外渗透着一抹妖艳与邪魅,似乎充满了某种对灵魂、对意识的莫名吸引力。

    眨了眨眼,梅林感觉自己脖颈后面的寒毛都竖了起来。本能的,他就知道远处那抹火焰不太正常,但除了这点不太正常,以及随着自己联想深入而带来的自我恫吓之外,梅林其实跟本就不受这抹火焰的任何影响。

    正在偷眼观察梅林的菊子很是隐晦的微笑了一下,而后带着梅林向着那抹火焰快速赶了过去。

    而随着越来越接近那抹火焰的所在,溶洞之中也开始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昏厥在地、奄奄一息的神奇宝贝,它们大都是些水陆两栖的壳贝类,或是出没于洞穴之中的蝙蝠之类,而除了那些昏厥倒地的神奇宝贝之外,还有不少双目空洞的神奇宝贝宛若行尸走肉一般踉跄在洞穴之中,漫无目的跌跌撞撞地四处游荡着。被绊倒,就爬起来再继续走。被阻挡,就一直向前前进,哪怕浑身鲜血淋漓……

    几乎是直觉,梅林下意识的觉得眼前那些神奇宝贝的异状都和那抹火焰有着直接的关系。而自己和菊子这一路走来都没有碰到任何一只神奇宝贝,恐怕也和这抹火焰有着密切的关系。

    梅林暗自想到。

    “克兰,你这个混蛋,又在为你的‘小蜡烛’积累燃料么?”菊子突然开口,对着不远处的那抹蓝色火焰说道:“给我收敛一点!这些神奇宝贝可都是无辜的……”

    “夫人,没有谁是真正无辜的……”

    一个充满了笑意的声音在蓝色火焰的左近响起,紧接着一抹凄惨的白色出现在了蓝火的旁边,随着黑暗渐渐破开,一张带着极度虚伪笑容的男子的脸庞展露了出来。

    这个年轻男子的容貌很不好形容,因为他那挂在脸上的虚伪到极致的假笑实在是太让人印象深刻了,以至于在你注意到的之后,只能记住他遮挡着面孔的那抹笑容,而根本记不住那张脸庞的样子。

    这个一头凄惨白发的年轻人的肩头上站着一个同样惨白的小东西,那个小家伙宛若一支大号的蜡烛,只是有着小巧五官。而那根蜡烛的头顶正在猛烈燃烧着一抹晦暗的紫蓝色火焰。

    “它们不被当作燃料的话,就只能死在您和您的同伴手上了。”说着话也能时刻保持着笑容的男子说道:“这些神奇宝贝都是被理想国召唤而来的,它们会为了阻止你们哪怕一秒钟的无用时间,而心甘情愿地献出自己的生命的。”

    “而我,”他张开双臂,在空中舒展开,“只是借走了它们的一部分本该消逝的生命和魂魄而已……”

    菊子并没有继续开口,只是用一双眼眸冷冷打量着那个被她叫做克兰的年轻人。

    “夫人,您可要知道,是我为您的‘影子通路’锚定了终点的坐标,是我为你们指引了最快也是最安全的道路,也是我为你们清除了路上的一切碍手碍脚的小东西……”克兰笑着说着,似乎显得十分骄傲。

    “也是你出卖了我们的情报给理想国和银鸟,更是你的牵线搭桥才让这两个组织凑到了一起!”菊子突然怒喝一声。

    紧接着,一只紫黑色的巨大鬼爪突然自克兰的头顶凭空出现,向着他的身体狠狠抓挠了下去,看那架势,似乎是打算直接把他切成数段。

    可是,就在这只鬼爪即将撕碎克兰的同时,一个巨大的浑身裹满绷带的身影出现在了鬼爪那锋锐的指甲之前,用自己的身体阻挡住了鬼爪的攻击。

    “夫人,您未免有点太天真了吧?”在绷带鬼怪的背后,克兰又继续用笑意满满的声音说道:“我是贩卖情报的商贾。有人出钱,我就出货。我只关心我所掌握的信息能不能换来足够的价钱。在我这里,根本没有‘保密’这样一个词汇或是概念。只要价钱合适,谁都可以从我这里买到想要的任何信息……”

    “废话少说。”菊子蛮横地打断了克兰的长篇大论,继续用双眼怒视着对面的青年,“他们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克兰没有回答,只是抬起右手,冲着菊子夫人做了一个捻钱的手势。

    “你这次的出卖……就一笔勾销!”菊子恶狠狠说道。

    克兰满意地点点头,“唤醒洛奇亚。”他很是干脆的说道。

    “我要他们的真实目的!”菊子更加凶狠的问道,“‘银鸟’自己也很清楚,他们是没有办法唤醒洛奇亚的!”

    “在别的地方或许不行,但在这里未必也不行……”克兰脸上的笑容变得似乎更加夸张了,“毒婆可是下了血本,理想国全员都已经‘决定’为了他们的最终理想而献身了。”

    “言尽于此。”克兰冲着菊子眨了眨眼睛,“您的价钱只值这点情报。”

    听完克兰的发言,菊子似是又要发作怒气。可是眼前的白发青年却突然被一阵浓郁的黑雾所笼罩,而后随着黑雾一卷,白发的克兰、大号的蜡烛和绷带鬼怪全都消失在了菊子和梅林的视线之中。

    “该死的……你们的儿子……”菊子很是小声地嘟囔了一句,梅林只是勉强听出了其中的几个词语。

    “这座岛一定有什么问题。”梅林并没有深究菊子和那个白发男子十分诡异的关系,而是直接开口说道:“我们似乎进入了敌人选择的主场,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菊子点了点头,默认了梅林的发言。

    虽然看不太明白,但是梅林能够感觉得到,菊子对于刚刚那个白发青年与其说是威胁、恐吓,还不如说是恨铁不成钢的责备。而且梅林觉得,那个叫做克兰的家伙恐怕和菊子,甚至是和联盟都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隐秘联系。以至于他能够在联盟这种恐怖的庞然大物的眼皮底下,自得其乐的玩弄一些花招和手段。

    “拜魔兽教派的仪式基本都是围绕着血牲、血食而来,”梅林顿了一顿,继续说道:“这么多的特级训练家和特级神奇宝贝,数量更加庞大的精英以及精英以上……这些简直就是绝佳的祭品。”

    “原来如此……或者说,果然如此。”菊子继续点着头,她似乎是心中已经有所得,“所以我们的任务就更加重要了,必须要在银鸟完成仪式之前就将其破坏掉!那些狂/信/徒可是比那些疯子更加棘手的敌人!”

    “所以,我们必须尽快突破到岛屿中央!接下来恐怕就需要真正的战斗了,小鬼,这种时候就别藏着掖着了。只有抱着拼上性命的信念走上战场的人才有可能活着回来!”

    “了解。”很是轻微的叹了口气,梅林轻缓地吐出了自己的回答。

    ※※※※※※※※※※※※※※※※※※※※※※※※※※※※※※※※※※※※※※※

    苏芳岛外海,火箭军团的巨大战舰四周,惨烈的攻防战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每一秒钟,都有数不清的巨大鸟形神奇宝贝惨叫着跌落在海面。或是在海平面上被拍成碎片,化成一滩滩血浆混入已然浑浊的海水。或是僵直着落入波涛汹涌的深海之中,被大海所径直吞噬。

    一片片的鸟类神奇宝贝,宛若雨点一般坠落。而更多的、数不清的大鸟则在从更远的远方义无返顾地赶往战场。这些大鸟以大嘴雀为主,其中掺杂着不少比比鸟或是比雕。但是这些鸟类却都与它们正常的同类不同,大嘴雀的身上缠绕着丝丝雷霆,双翼间裹挟着片片火焰。而比比鸟或是比雕们,则是在身后拖着一蓬蓬冷气团,羽翼拍打之间飘落着星星点点的冰霜。

    这些奇怪的大鸟,拥有着和它们的同类截然不同的力量甚至是属性、绝招,它们随口喷吐而出的闪电、火焰与寒冰,共同交织着,统治并笼罩着巨大战舰周围的全部空间。

    即便它们的攻势并没有太大的效果,即便它们已经陨落的数不清的数量,但这些巨鸟仍旧怒瞪着双目,极大地睁着自己赤红色的双眼向着巨大战舰攻去,简单的视死如归似乎已经不足以形容它们的癫狂了。

    “这些杀不尽的‘使者’还真是麻烦,”战舰之上,梗正盘膝坐在一个高耸的通气孔顶端,一边注视着周围近乎布满了天空的鸟潮,一边和漂浮在身旁的良说道:“我可没记得我们去捕获那三只‘大鸟’的时候,遇到过这么多的‘使者’,那时候明明只有三两只而已……”

    “这些‘使者’是经由‘银鸟’强行浇灌洛奇亚的‘神力’催生出来的消耗品,制造出来之后本来也没几天可活……”良微闭着双眸,淡漠的回答道:“那三只大鸟身边的可是货真价实的备选‘使者’,它们有朝一日是有可能继承‘神力’,成为‘代行者’的。这两者根本就没什么可比性。”

    “不是说那三只大鸟本身就是海神的从属么?”梗活动了一下脖颈,继续问道:“这么重大的活动,它们怎么不过来凑热闹呢?”

    “它们大概也想来吧……不论位阶、等级,‘诸神’都在长眠。‘三圣鸟’之类的从属神因为权阶太低,不受重视,所以反而能够偶尔清醒一会儿,溢出一丝力量形成‘幻影’,行走世间继续履行权柄。”良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我们之前捕获的那三只正是‘三圣鸟’行走世间代行权柄的最强‘幻影’,甚至可以说是祂们的一缕意识投影……可是它们已经被我们给玩坏了,已经消散于无形了。”

    “我估计,‘银鸟’那里应该也会有‘三圣鸟’的弱等投影,甚至有可能有洛奇亚的一丝残影……那些才是真正可怕的对手,眼前这些不过是杂鱼而已。”

    “良,你似乎是知道很多事情啊。”梗默默感叹了一句,“像我这种背负着旧时代遗物的家伙也没怎么听闻过的秘辛,似乎对你来说只是信手拈来的枕边故事一般。”

    “知道的太多并不一定是件好事。”良微微睁开双眸,一抹深邃的紫色在她眼中一闪而过,“但是,越是知道得更多,我就越会敬佩**的野望和勇气。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勇敢,只不过是鲁莽和愚蠢。而在清醒的认知之下仍然勇敢,这才是一个真正男人该有的胸襟和胆魄……”

    “嘿嘿,”梗突然笑了起来,“我不过是一只飞舞在黑暗之中的飞虫,为了获得光与热甘愿奉献一切,哪怕明知道眼前是会要了性命的篝火,可还是会义无返顾的扑上去……**在我眼里就是照亮了这个无趣又昏暗世界的那唯一一抹跳动着的火焰,为了能让他燃烧的更加炽热,即便是将我当做燃料也是无妨的。我们不都是这样么,为了让这个男人孩子气的夸张野望得以实现,才汇聚到他的身边,为了他的理念而奋斗、厮杀,即便是背离整个世界也毫不在乎。”

    “仔细想想,我们其实和苏芳岛上的那两伙疯子也没什么不同啊……”

    “大概吧。”良看了梗一眼,而后再次阖上了眼眸,“马志士和他的人应该还能再胡闹一段时间,不过,第二波攻势恐怕也要开始了。鸟潮之后,估计就是兽潮以及海潮了。他们估计是撑不过第二波的。”

    “那这里就交给你了,我一会儿会跟着**一起潜入苏芳岛。”梗很是干脆的说道,“你可要小心一点你的人,那个叫做五目的家伙似乎很有问题。”

    “我知道,”良的面孔依然平静,语气也很是淡然,“这也是我一直留着他的目的。空有无边的野望,却缺少将之践行的力量与智慧以及胸襟的蠢货,充其量也不过是个蹩脚的无能小丑而已。”

    ※※※※※※※※※※※※※※※※※※※※※※※※※※※※※※※※※※※※※※※

    苏芳岛外海,火箭军团的巨大战舰之上。

    短暂的失神以及不知所措之后,来自世界总部的特遣队各位早已经恢复了正常,排列起整齐的队列,从甲板之上指挥着自己的神奇宝贝,给火箭军团没有缝隙、停歇的火力宣泄提供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支援。

    特遣队的队伍之中,一位很是年轻的搜查官刚刚收回了自己那根本派不上用场的鸟类神奇宝贝伙伴,向着身旁的同伴抱怨了一句:“真是有够夸张的,这些平民组织掌握着这么强大的火力实在是有点不太正常啊,万一他们……”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身旁那位年长许多的同伴立刻就将之打断了,“紫晶,你可别乱说话。火箭集团现在可是总部的红人,万一要是因为你而影响了大局,光凭你的老师可是保不住你这个最年幼搜查官的。”

    听着同伴嘴里嫉妒、揶揄多于正常语气的发言,年幼的搜查官很是知趣的闭上了嘴巴,但也同时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好好调查一下这个所谓的火箭集团背后究竟还藏着多少的秘密。

    ※※※※※※※※※※※※※※※※※※※※※※※※※※※※※※※※※※※※※※※

    苏芳岛,荡漾着某种神秘又诡异气息的中央山峦顶端。

    大量的银袍人正按照某种古怪的阵势排列在苏芳岛正中央山峦的平坦开阔地之上,这些垂着带着兜帽低垂着脑袋的银袍人嘴里用很是压抑又格外虔诚的声音念叨着一段段佶屈聱牙的隐秘篇章,这些沉闷的声音混合在山顶那原本就诡秘的氛围之中,更显压抑与沉闷。

    而在大量默诵着经典排列阵法的银袍人以外,还有少部分银袍人汇集在一隅。他们沉默地注视着山顶上所发生的一切,同时也眺望着视线所及的远方那正在乱战之中的海面。

    “教长,‘恩选’出来的‘使者’们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火箭军团的火力之强远超过我们的最坏预期。到现在,我们甚至没能突破他们经由热能武器和电磁武器所构筑的第一道防御网……”某个银袍人正低声对正中央的那位存在汇报道:“请您指示下一步的行动吧,是驱动‘兽潮’,还是召唤‘代行者’参战。”

    “理想国那边的反应呢?”被毒婆称呼为“大祭”的老者思忖了半响,却没有回答疑问反而提出了一个问题。

    “他们的动作很快,已经开始有所行动了。根据潜伏起来的弟兄姊妹的回复,沿海的诸多城镇已经开始有大规模的魔兽在有组织的出没或是展开袭击了。”另一个银袍人迅速回答道:“联盟的后续力量应该很快就会调头赶回本/土救火了。”

    “那就好。”老者那沧桑的声音之中泛起了一丝涟漪,语气之中隐隐带有期待和兴奋之感,“立刻驱动‘兽潮’,告诉所有受海神恩惠的魔兽,大神的复苏需要它们的奉献,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和生命让海之主苏醒吧!然后,等待联盟的援军开始回头的同时驱动大海,掀起惊涛骇浪!我要让关城所有的沿海城镇都化为齑粉,我要让关城的海岸线向内/陆推后至少一百公里!我要让那些背弃了大神的愚民们付出所能付出的一切用来向大神赎罪!!”

    “最后,唤醒‘三圣使’,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深潜的白银之羽即将再度腾空,银色的辉光即将再度笼罩大地!”

    “赞美您,海神。赞美您,海之主!”

    老人突然高亢的呐喊着,而他的喊叫也很快就获得了在场所有银袍人的回应,他们异口同声的用低沉的语气附和着,诵念着:“赞美海之主。赞美海神。赞美您,至高的洛奇亚。颂扬您,伟大的洛奇亚……”

    隐隐约约之间,似乎有一阵若有似无的啼啸声正随着银鸟教徒们的赞颂而鸣叫着。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