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名妓黄蓉传 > 第六章 黄蓉惊遇意外客 打狗不成变成犬

第六章 黄蓉惊遇意外客 打狗不成变成犬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黄蓉跟郭芙彷佛生活在淫荡的梦魇当中,她们的全部生

    活就是:不停的做爱。在这里只能套上了一套薄纱的衣服,没有内衣。衣服是半

    透明的,黄蓉这些天来只能任人摆布,然后可怜的阴户和乳房就落入四老的玩弄

    之中。

    面对黄蓉些微的转变,虽然淫荡一些,但还没到东岳认定的程度,因此他心

    内下了一个决定,要让黄蓉变成一个发自内心的妓女。目前的调教已慢慢地将她

    的尊严踩在脚底,但是这样还是不够,这还需要让各种各样的男人来奸淫她,污

    辱她。才能让她变成人尽可夫的淫妇,然后听命于他。但当东岳思考由谁来给黄

    蓉做进一部的调教时,刹那间他想起一个人——很适合刺激黄蓉的人。

    在长春四老经营的大本营。北狂进来见东岳说道︰「大哥,三哥已经带着彭

    长老来了,正在门外等着呢!」

    东岳一听,立刻喜道︰「快请彭长老进来!」

    北狂转身朝门外喊到︰「三哥,大哥有请彭长老进来!」

    大门一开,只见西夺领着一个中年秃头男子走了进来。原来这个男的就是丐

    帮前四大长老之一的彭长老,后来彭长老因为同黄蓉争夺丐帮帮主一位不成叛逃

    金国,等金国被蒙古灭国后,在一次要强奸穆念慈时被郭靖、黄蓉所养的大雕抓

    伤头顶导致从此成为秃头之后就转投蒙古,而因此与长春四老相识,这次特地被

    东岳请来作为调教黄蓉的一个手段。

    东岳邀请彭长老时并未说明何事找他,如今笑呵呵地说道︰「彭老远道而来

    辛苦了!不知彭老在王爷身边可有什么消息?」

    彭长老见东岳如此倒并没在意,微微一笑︰「上次你们四老夸下海口要抓住

    黄蓉那个贱人就不见人影,让王爷众人耻笑一番,说你们四人必是无颜见人,避

    不见面了!」

    东岳微笑不语并转身对北狂道︰「四弟,你去把蓉奴带来!」不一会,北狂

    跟南霸,架着一个一丝不挂、双手被反绑着的黄蓉进了大帐。

    彭长老突然见到黄蓉被押进来,大吃一惊,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黄

    蓉,望着东岳道︰「这,这……」

    东岳见此,走到黄蓉面前,用手在她赤裸的身体上摸着一阵狂笑,道︰「怎

    么?彭长老难道不认得你大宋的丐帮帮主黄蓉吗?」

    彭长老此刻已是一头雾水,张口结舌,道︰「这,她,这是怎么回事?」

    西夺在一旁说︰「她来营救她的宝贝女儿,却被我们捉住了成为我们的性奴

    啦。」

    东岳大笑着肆虐黄蓉乳酪般的胸部嘲讽道︰「黄帮主!这两天招待不周,还

    请黄帮主多多包涵,哈哈哈……」

    黄蓉听到东岳的嘲讽,知道他的用意抬起头含恨道︰「主人,我现在已不是

    黄蓉,我叫蓉奴!」

    东岳在黄蓉面前,用手拍拍黄蓉赤裸的胸膛,奸笑着说︰「喔?你不是黄蓉

    黄帮主,我不懂你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不当帮主反而要当我们的性奴呢?」

    黄蓉看到自己还光着身子,想起这几天受到的凌辱,不禁又羞得低下头满脸

    涨红:「……」

    彭长老这时才定下心,看着黄蓉一丝不挂的美妙身体,黄蓉乳房、屁股和大

    腿上还留着被四老摧残过的痕迹,暗想︰「平时那黄蓉高高在上,何等威风,没

    想到今天能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她。想必这几天她已经被四老操过。这种机会我可

    不能错过,今天我一定得想个办法,好好玩玩她这个小贱人!」他打定主意,也

    走到黄蓉跟前,淫笑着说︰「黄帮主,这两天在这过得可好?不像统领丐帮子弟

    那么辛苦吧?」

    黄蓉抬头仔细一见,终于认出此人,顿时生出在丐帮的威严,厉声对彭长老

    道︰「彭长老,你这个狗东西!你跑到这儿来干什么?你好歹也是前丐帮长老,

    怎么如此投靠蒙古,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

    彭长老丝毫不生气,笑嘻嘻说︰「我是专程来看望黄帮主你的。」他说完,

    对东岳道︰「王爷,黄帮主来这儿一趟一定很不容易,我看黄帮主气色不错,老

    哥你们就先在一旁坐坐,我请你们看一出好戏!」

    东岳心想︰「老彭一定也是见色起意,也想玩玩黄蓉。也好,我本来就是要

    用他这个前丐帮长老身分来刺激黄蓉!」东岳点点头,道︰「好吧,那就麻烦彭

    长老好好替我招待一下黄帮主了!」

    彭长老用眼睛在黄蓉赤裸的身体上扫来扫去,黄蓉被看得浑身发麻。彭长老

    边看边用手摸着黄蓉的乳房和臀部,嘴里还不停地说︰「黄帮主,你的身材可真

    好啊!你看你的胸部还这么坚挺,屁股和大腿也是紧绷绷的。」

    黄蓉被彭长老这么轻薄,气得直骂︰「你这个混蛋!把你的脏手拿开!你快

    滚!别碰我!」

    彭长老脸色一变,恶狠狠地说︰「贱人!你以为这是丐帮吗?你以为你现在

    还是帮主吗?还耍什么威风?我现在就让你知道知道老夫的厉害!」

    彭长老将黄蓉脸朝下像狗的姿势按倒在地,朝着黄蓉的屁股狠狠踢了两脚,

    然后抓着套在黄蓉的脖子上的狗环说:「帮主连狗链都有了!那接下来的东西帮

    主一定也很喜欢!哈……」

    黄蓉虽然不明白彭长老的话,但是她知道彭长老一定会以那些残酷的道具来

    折磨她,这对从小在正常环境中长大的黄蓉来说,是个非常恐怖的梦魇,不禁使

    黄蓉对呆会的羞辱感到悲观。只是她也没预料到,自己的本质已呈现出被虐待狂

    跟暴露狂的倾向,一旦被像彭长老这种老手发现,是根本逃不出他手掌心的,到

    最后只有乖乖当「母狗」的份。

    黄蓉趴在地上看着彭长老手上那像狗尾巴的东西,心里觉得非常奇怪,突然

    间,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这是作什么的?」

    「嘿!嘿!本帮镇山之宝打狗棒向来以打狗闻名,如今你不当帮主却要当性

    奴,老夫只好代替洪老帮主教训你这个不知羞耻的性奴,这是让黄帮主你作母狗

    的道具,让你尝尝打「狗」棒法打你这头下贱的母狗。」

    彭长老一边把玩着手中的刑具,一边详细的介绍着:「看!这细细长长的部

    分,不正像是狗的尾巴吗?」

    当彭长老在介绍的时候,仍然不忘同时挑逗黄蓉的性欲。他的皮鞭游移在黄

    蓉身体的每寸肌肤上,那皮鞭的前缘还特别作成毛绒状,如此一来,每当鞭子轻

    轻拂过,那又酥又痒的感觉,一阵阵刺激着黄蓉的神经。慢慢地,黄蓉的欲望被

    挑起,不自觉从口中发出「嗯……嗯……」的声音。

    「而下面球状的东西,就是要插入你的屁眼里,这样一来,当你在地上爬的

    时候,屁股的尾巴就摇呀摇的!不就像只母狗嘛!哈……」

    原本黄蓉还陶醉在彭长老的抚慰下,一听到他这么说,满腔欲火顿被浇息一

    大半,如此羞辱的行为,以前黄蓉根本连想都没想过,现在居然要发生在她的身

    上!

    「这……这太过分了!我绝对办不到。」

    「喔!是吗?」好像早已知道会有这种回答的东岳,轻描淡写地说着:「可

    是你想想,这几天来哪一次你不是义正词严地拒绝,到最后却裸露着阴户摇摆屁

    股要求被插入?而且你也承认了是我的奴隶了。不要再挣扎了,乖乖地接受当彭

    长老的母狗吧!你本性淫荡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嘿……嘿……」

    这些话像当头棒喝般冲击着黄蓉。「那……那是因为你们使用卑鄙下流的手

    段威胁我,我才会屈服。」

    黄蓉试图替自己的行为辩解,但是心里却隐隐约约响起不同的声音:「是这

    样吗?我真的是因为他的威胁才屈服吗?难道不是因为自己的淫荡的本性吗?」

    这样子的念头使黄蓉觉得恐惧。

    彭长老慢慢地蹲下来,一手拿着「尾巴」,一手抚摸着黄蓉。黄蓉感觉到彭

    长老的企图,不由自主地往旁边闪避,「你……你不要再过来了,我……我不要

    做母狗!」她的声音因为恐惧而显得颤抖。黄蓉努力地想避开彭长老的双手,但

    是受限于没有内力,根本没有办法逃避彭长老的魔掌。

    彭长老带着嘲弄的语气不疾不徐地说︰「再逃啊!你再逃啊!看看你能逃到

    哪里,乖乖地听话吧!哈!哈!」

    黄蓉发现自己一步步走向地狱的深渊,却没有人能救她。彭长老动手抓住黄

    蓉再度按倒在地。

    因为黄蓉是趴在地上像狗一样,胸前的双峰随着黄蓉的身体晃动而左右摆动

    着,圆滑的臀部此时更完全呈现在彭长老的眼前。

    「多漂亮的圆弧,多完美的曲线啊!充满弹性的肌肉、雪白得近乎无瑕的皮

    肤,不管什么时候看都让人血脉贲张,这么好的屁股,如果再加上这条『尾巴』

    的表演,一定会获得满堂彩。」

    黄蓉听到彭长老这样讲,心里又凉了半截。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黄蓉拼命地思考着逃生的方法,事实却完全打击

    着黄蓉的信心。

    彭长老抚摸着黄蓉的屁股,用手指把润滑膏涂抹在黄蓉的屁眼里,黄蓉感觉

    到自己的肛门有异样的感觉:「你……你抹了什么?」

    「没什么,我只不过涂上一种润滑膏,让你上天堂的药罢了,等一下你就会

    需要尾巴了。哈……」

    彭长老的话像一把利剑,刺进了黄蓉的心里。慢慢地,她觉得自己的屁股里

    开始产生又热又痒的感觉,为了要消除这样的感觉,黄蓉不停地摇动屁股,摩擦

    着肛门的内部,可是这种感觉却越来越强烈,黄蓉忍不住地发出「嗯……啊……

    嗯嗯……」的声音。

    「是不是很痒啊?试试用手指吧!」彭长老像催眠一样,在黄蓉耳朵旁说。

    双手还不停地搓揉黄蓉的乳房,刺激着黄蓉。

    在无法获得满足的情况下,黄蓉开始用自己的手指插入屁股里。她先用一只

    手指插在屁股里,不停的摩擦想要止住这种感觉,但是却反而变本加厉地越来越

    热,后来黄蓉就用两只手指,依旧无法改善。此时黄蓉已经全身发热,阴户也流

    出阵阵淫水。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不够啊?屁股里又热又痒的感觉让你很难过吧?」彭

    长老鼓吹说着。

    黄蓉无意识地点点头。

    「我有办法解决你的痛苦,不过你要先说你是自愿的。」

    听到彭长老这样说,黄蓉已经想到彭长老的计划了,虽然黄蓉的理智告诉她

    不可以,可是屁股里的强烈刺激却淹没了理智的声音。

    「不要挣扎、不要再反抗自己的想法了,你现在想让自己舒服,不是吗?」

    再加上彭长老在一旁劝说,黄蓉的理智溃堤了,再次落入彭长老的圈套里。

    她不顾羞耻地说:「啊……给我吧!我好痒啊!」

    「你要什么啊?」彭长老像猫戏弄老鼠一般,故意装作不知道。

    「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我……我要尾巴,我快受不了。」

    「那你是自愿成为母狗的喔?」

    「是的,我是自愿地成为母狗。」

    听到黄蓉的回答,彭长老满意地拿出「尾巴」,在上面抹上润滑膏,走到黄

    蓉摇晃的屁股旁,用双手把原本密合的双丘撑开,因为摩擦而显得红肿的肛门,

    此时随着肌肉的收缩而蠕动着,他慢慢地把前端球状部分插入黄蓉的屁股里。

    「痛啊!」虽然自己的屁股又热又痒,很难受,但是黄蓉从来没有过这样的

    经验,因此屁股的肌肉显得紧绷,再加上粗大的球状部分突然进入,让她痛得大

    叫。彭长老一边把尾巴慢慢塞入黄蓉的屁股,一边用手抚摸着她的身体,让她心

    情舒缓一下,也趁机挑逗她的情欲:「放轻松点,等一下你就会很舒服了!」

    黄蓉在彭长老的抚摸挑逗下,慢慢忘记屁股的疼痛,肛门的肌肉也放松许多

    了。

    「快了,就快进去了!是不是觉得舒服多了?」

    随着尾巴的插入,黄蓉也摇晃臀部,好让它能够顺利进入,嘴巴也不停发出

    「嗯……」的淫声。

    「终于成功了,我终于出了这口怨气,把黄蓉这个贱人变成母狗奴隶了。哈

    哈……」彭长老看着摇晃屁股的黄蓉,心里自豪地想着。

    终于尾巴完全地进入了黄蓉的屁股里,那种充实的感觉让黄蓉的欲火稍微平

    息。

    「怎么样?好色的母狗,舒服多了吧!看看你自己的阴户吧,流出那么多的

    淫水,还要否认你淫荡的事实吗?」

    黄蓉看着自己的下体,从阴户流出的淫水还不停流着。「啊!我真是一个好

    色的女人,被强迫当母狗还会兴奋。」黄蓉自暴自弃的想法,反映了她现在的处

    境。现在的她身上没有任何遮蔽的衣物,脖子上戴着狗环,四肢着地,再加上那

    条尾巴,简直就是一只不折不扣的母狗。

    彭长老蹲下来,对着摇晃屁股的黄蓉说︰「再多动一下吧,这样才会更舒服

    的!」

    那尾巴的球状部分已经完全地进入了黄蓉的屁股里,只要黄蓉每动一下,就

    会在屁股里滑动,进而摩擦着双丘,刺激着黄蓉的神经,挑逗着性欲。此时黄蓉

    的性欲已经燃烧起来,她忘我地摇动着身体,尾巴也随着身体的摆动而有节奏地

    摇晃,黄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因为尾巴的插入跟自愿当狗的羞辱而性感起来。

    现在她不但是屁股搔痒难忍,连阴户也热起来,两片阴唇一开一合地期待着

    大阳具的插入。她不自觉地用手抚摸着阴户,口中忘我地发出浪声,但是手淫却

    无法满足她的性欲,反而更加刺激着。

    「啊……嗯……我……好痒啊……我好想要……」黄蓉不顾羞耻地要求着。

    彭长老早就把身上的衣服脱掉,露出巨大的阳具,站在黄蓉的前方,黄蓉双

    眼充斥欲火注视着彭长老的阳具,双唇早已干燥,她不停用舌尖舔舐嘴唇。

    「是不是很想要我的大阳具啊!如果要的话就慢慢爬过来。」

    彭长老的话像催眠的咒语一样,让黄蓉不自觉地照他说的话做。她慢慢地爬

    到彭长老的面前,坚挺的乳头已然说明了现在的她性欲燃烧到最顶点,全身充满

    了欲火。

    「嗯!很乖,现在用你的舌头替我服务一下吧!」

    黄蓉早已迫不及待地伸出舌头舔舐着彭长老的大阳具,她先从龟头部份轻轻

    地吻起,然后慢慢把整个阳具吞入嘴巴里,让粗大的阴茎在口中有节奏地进出。

    「唔……嗯……唔……」的声音刺激着彭长老:「表现得很好,看来你常替

    人这样服务吧!」

    彭长老心想:「啊!这是武林大消息啊!堂堂丐帮帮主黄蓉像个妓女一样帮

    人口交!」对于彭长老的话,黄蓉完全没有听进去,因为她现在正专心的品尝着

    大阳具。

    「彭长老果然有一套,这个黄蓉果然有成为奴隶的天份,天生被虐待狂,暴

    露狂。」在旁边观看的东岳在心里想着。

    东岳甚至开始计划:「等彭长老调教玩先让她白天在窑子里接客,替我赚上

    大把银子,晚上让我们凌虐,等她完全成为娼妓后就送给霍都王子哈……到时我

    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随着粗大的阴茎在黄蓉口中进出,彭长老终于达到了高潮,满足地射出精液

    在黄蓉的嘴里,黄蓉也毫不排斥地吞下。

    虽然彭长老才刚刚射精,但马上又再雄赳赳地勃起。而黄蓉早已忍不住了,

    红肿的阴唇和充斥着淫水的阴户,已经让她的欲念完全地散发出来。她不断地摇

    摆插着尾巴的屁股,表达着她的欲望。

    「快一点嘛……嗯……」黄蓉不停地挑逗着彭长老,再也没有一丝帮主的威

    严存在。

    「做得不错,值得好好嘉勉!背对着我,下贱的母狗!」彭长老拿出一个竹

    棒,拍打着黄蓉白嫩丰满的乳房。彭长老打得不重,但黄蓉还是能感到痛,彭长

    老一边打着黄蓉,还不停地用言语羞辱她︰「下贱的母狗,你这么美的母狗,就

    应该去卖淫,让男人来干你!」

    黄蓉瞬间从欲望的天堂跌到耻辱的地狱,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被淫贼凌辱不

    算,还要被自己帮里的叛徒这么蹂躏,但敏感的身体早已经彻底地背叛自己的意

    志,黄蓉几乎要疯了。

    彭长老打了一会黄蓉的乳房,又开始用竹棒打黄蓉丰满的大腿。黄蓉只觉得

    乳房和大腿被彭长老打得又涨又痛,说不出的难受。彭长老再将黄蓉像刚才那样

    按着趴在地上。

    他用手拍拍黄蓉雪白丰满的屁股,突然抡起竹板打了下去!「黄帮主,觉得

    老夫的打「狗」棒法如何呢?」他不停地用竹棒打着黄蓉,黄蓉的屁股一会就被

    打得红肿起来。黄蓉觉得自己被打的屁股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痛得她不停地惨

    叫,扭着腰,晃动着丰满的屁股挣扎着。

    彭长老打了一会黄蓉的屁股,灵机一动,停下手,抚摸起黄蓉的双脚来。黄

    蓉本来屁股被打得火辣辣地疼痛,忽然又感到自己的脚被彭长老捧在手里摸来摸

    去,一阵从没有过的麻趐趐的感觉从脚上传来,不禁浑身一抖。彭长老发现黄蓉

    对自己的脚被抚摩很敏感,立刻来了精神,他仔细地在黄蓉的脚心和脚趾上摸了

    起来。

    黄蓉觉得自己被彭长老摸得全身发麻,惨叫也停了下来,她对自己在敌人的

    如此虐待之下竟然还会有舒服的感觉又吃惊又羞耻。彭长老能感觉到黄蓉的身体

    在微微发抖,心里暗想︰「贱人,我还以为你真是什么三贞九烈的女子,原来也

    不过如此!」

    他揉捏着黄蓉的玉足,过了一会,停下来,突然又举起竹棒朝黄蓉的脚心打

    了下来。黄蓉正在极力克制着从脚上传来的快感,忽然觉得脚心被竹板重重地打

    了一下,一种又痛又痒的感觉从脚心传来,立刻尖叫起来。

    彭长老不理会黄蓉的尖叫,不停地打着她的脚心。黄蓉的脚心被打得发红,

    她感到这种又痒又痛的感觉逐渐地传遍全身,就好像无数只小虫子在身上爬来爬

    去,这种滋味比刚才被彭长老用竹板打屁股更加难受。

    黄蓉的身体比刚才扭动得更加厉害,尖叫也逐渐变成了低声的呜咽。在身上

    的火热感觉和被敌人虐待的羞耻竟使黄蓉感到一丝快感,她的身体开始发热,乳

    头也硬了起来。黄蓉无法抗拒自己身体的这种反应,觉得自己的小肉洞里开始湿

    热起来,哀叫逐渐变成了呻吟。

    东岳等人见黄蓉的身体已经有了反应,骂道︰「好一个女英雄,原来你这么

    喜欢被男人虐待!」

    黄蓉只觉得自己浑身彷佛被虫咬一般,禁不住浑身一抖,她大声地呻吟,淫

    水竟然也流了出来!彭长老再也忍不住了,拽出自己粗大的肉棒,对着黄蓉说:

    「我要给你最喜欢的大鸡巴!」

    黄蓉高兴地转过身,高高地把臀部挺起。彭长老看准了目标,用力的插入。

    「啊……嗯……好舒服啊……」黄蓉马上发出满足的声音,身体也随着彭长

    老的抽插而前后摇晃。彭长老更在抽插的同时,握住尾巴摩擦着黄蓉的屁股,让

    她感受到来自肛门跟阴户的双重刺激。

    「嗯……啊……我……我受不了……我……我要丢了……」终于在彭长老的

    卖力抽插再加上尾巴的刺激,黄蓉达到了高潮。

    高潮后的黄蓉无力地趴在地上,彭长老穿上衣服后,又把狗链重新扣在狗环

    上,再拿出一个手铐跟脚链把黄蓉绑住。

    彭长老又开始嘲笑黄蓉:「你可是丐帮帮主啊,你现在已变成一个性奴!母

    狗!还有脸面对丐帮吗?」

    「你……你太过份了!」黄蓉羞愤地几乎哭出来,但这只是彭长老的第一步

    计划而已,自从黄蓉屈辱地接受了尾巴之后,对她而言,她将不在自认是处处受

    人尊重的丐帮帮主及女诸葛,她现在只是奴隶,一个没有自我意识跟自尊的母狗

    奴隶。更让黄蓉害怕的是,她居然慢慢习惯成为这群淫贼奴隶,甚至渴望成为被

    虐待的奴隶。

    这样的转变不禁让黄蓉开始相信自己正如彭长老所说的,是个不折不扣的被

    虐待狂跟暴露狂,深藏于内心的变态欲望正一步步地侵蚀她的道德堤防,摧毁她

    的理智,让她由内心承认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奴隶。

    彭长老跟长春四老坐在大厅上,正在看一幕令武林人士难以相信的场面,竟

    然是那个美丽的丐帮帮主黄蓉,听到彭长老的命令就顺从的开始表演脱衣秀。美

    丽的脸有一点红润,用雪白的手指脱下透明的薄纱。里面是半透明的肚兜,五个

    淫贼好像感到耀眼似的眯缝起眼睛。

    当这个美艳的丐帮帮主黄蓉开始解肚兜的带子,每一个动作都会使她的长发

    在胸前摇动。

    彭长老回想起自己原来是在丐帮长老,当莫名奇妙窜出黄蓉这个贱人后,连

    同傻呼呼偏又武艺高强的郭靖,让彭长老没有办法升任丐帮帮主时,最后沦落到

    异国当汉奸尝尽苦头。

    这让彭长老恨黄蓉入骨,希望有朝一日能对黄蓉进行报复「我要干她,把我

    丐帮帮主地位抢走的女人,我要用精液射在她的脸上……」彭长老在心里这样发

    誓如今这个愿望达成了。但他还不满足,他不但要凌辱黄蓉,还要让黄蓉彻底变

    成母狗般的性奴!

    看到黄蓉跳完脱衣舞后,顺从地趴在彭长老面前就像母狗在主人面前摇尾乞

    怜,彭长老满意地评估自己的调教成果:「能把这么漂亮的帮主训练成母狗般的

    奴隶,嘿嘿!真是愈来愈佩服我的手段了!哈!」

    彭长老一边欣赏黄蓉一边想着下一步的调教,很快地想起一个手法。他拿起

    绳索,开始给黄蓉光滑的裸体将上一些装饰,然后就看到黄蓉跪在地上,乳房四

    周有着绳索捆绑着,脖子上带着狗环,且恭敬地对彭长老说:「淫荡下贱的母狗

    奴隶向主人请安!」

    这句话是彭长老强迫黄蓉说的,但是现在黄蓉已经很自然的说出这样的话,

    并不会感到羞耻。

    「果然这几天的调教非常成功。」彭长老不但强迫黄蓉每次要说出自己是下

    贱的母狗奴隶,连睡觉前都强迫她说:「我是主人的母狗奴隶。」

    这样的话,黄蓉刚开始很反抗,但是现在已经不觉得难为晴,就好像是很平

    常的话。

    现在黄蓉顺从地趴在地上,现在的她完全没有反抗的意愿,不但是因为郭芙

    的安危,或许自己早已有成为奴隶的感觉吧。面对不管是长春四老或是彭长老,

    黄蓉已经没有反抗的勇气,就像木偶一般,主人一个指令,就一个动作。

    「把大腿张开。」彭长老暍道。

    「是……」黄蓉慢慢地打开大腿,露出自己的阴部。

    「还不够,要自称蓉奴,当性奴就要懂得用双手把大腿撑开到最大的角度讨

    好主人。」彭长老严厉地命令着,黄蓉看到彭长老的脸,再想起他的淫威,就完

    全不敢反抗。

    她咬着牙,用手慢慢地抬起大腿,撑开到近乎成一直线,为了要保持平衡,

    黄蓉必须要直挺着上身,更让自己的阴户显得突出。

    彭长老蹲下来仔细地看着黄蓉的红肿阴部,阴道口因为张开大腿而扩张,淫

    水还汩汩地流出。

    彭长老用手指抚摸着黄蓉的阴户,刺激着阴核,甚至把手指插入阴户进行抽

    插的动作。

    受到挑逗的黄蓉不自禁地又感到欲火焚身,她的舌尖舔着嘴唇,发出淫荡的

    叫声,眼中充满欲火。

    彭长老看见黄蓉的表情,知道自己的抚慰、挑逗已产生效果,「你是不是想

    要男人的肉棒啊!好色的奴隶!」彭长老一边抚摸着黄蓉,一边用话挑逗她。

    彭长老不停地用手指搓揉阴核,黄蓉也陶醉在彭长老的抚慰下,口中发出呻

    吟声:「啊……嗯……」

    「好舒服,啊……」彭长老看到黄蓉如此满足的表情,便故意放慢手指的动

    作,让黄蓉心痒不已。

    「啊……再快点,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黄蓉不顾羞耻地要求彭长

    老,现在的她并不是因为春药的刺激,而是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要求着。

    「如果你要我快一点,就要听我的话,知道吗?」

    「好……我什么都听……嗯……」

    彭长老以不可思议的口吻看着黄蓉骂道:「你这淫荡的女人现在还有资格当

    帮主吗?你只配当一只母狗,用你双手撑起身体,双脚打开,把自己的阴户暴露

    出来。」

    黄蓉顺从地撑起身体,阴户还分泌出阵阵的淫水。

    彭长老接着开始抓着黄蓉的手,让黄蓉摇曳着丰满的乳房,彭长老吞了吞口

    水:「嘿!嘿!想当初不少丐帮弟子每天都作梦想抓这一对大奶子,如今她摆在

    我眼前任我揉捏,你说你是不是很贱啊?母狗帮主!」

    彭长老换两手抓住黄蓉的脚踝,将黄蓉那两条嫩白而修长的玉腿抬到自己肩

    上,然后把他那根又粗又胖的大肉棒凑近黄蓉湿淋淋的秘穴口,他一面用力地把

    胯下之物顶进黄蓉下体、一面淫笑连连地告诉她说:「大声叫床给我们听吧!母

    狗帮主……哈哈哈……你小嘴巴叫出来的声音很淫荡呢……呵呵。」

    说罢他便两手抱住黄蓉的大腿,开始冲刺,接下来房间里便充溢着「霹霹啪

    啪」的肉体撞击声,以及「滋滋啧啧」的吸啜声;黄蓉两手扳在床沿,两粒浑圆

    硕大的乳球随着彭长老的冲刺和顶肏,不断地摇晃摆荡,显得格外引人遐思,而

    那倒悬的一蓬秀发,也如斯响应,震荡出一波波叫人心醉的发浪出来。

    其实,那两粒挺翘的小奶头,也早就泄露了黄蓉身体上的秘密,任何经验丰

    富的男人都知道,黄蓉这时候其实是处于激情而兴奋的状态,换句话说,黄大美

    人目前是甘于被这群男人尽情玩弄、恣意奸淫的!

    就这样彭长老及四老不断地品评着黄蓉的美色与淫技,也不知是彭长老的淫

    言秽语在一旁撩拨助兴、亦或是彭长老的抽插使得黄蓉快感再起,只见她忽然弓

    起上半身,拼命摇摆下体去迎合彭长老的顶肏,除了那对颤栗的豪乳,连四肢也

    发出一连串明显而细致的痉挛。

    同时由她檀口之中,也溢出了嘹亮的「嗯……嗯……啊……啊……」之声,

    那隐隐然即将再度来临的高潮,让四老这些旁观者都睁大双眼屏息以待……

    而黄蓉似乎也渴望能马上飞上云霄,她勐地双手反推而出,然后使出一个铁

    板桥的招式,让自己原本仰卧在床上的躯体整个弹升而起,并且伸出双臂,紧紧

    地环抱在彭长老颈后,形成她和彭长老面对面、四目相接,就差鼻尖没有撞在一

    起的亲蜜交合体位。

    东岳几个人全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幕,一边赞不绝口地说道:「哈哈!看

    蓉奴这么棒的身材!这么美的奶子!难怪会人见人爱,总是有许多黑白两道的人

    物,绞尽脑汁想把她弄上床去,呵呵……真不愧是一代尤物!」

    彭长老侧过脸吻着黄蓉嫩滑的面颊对她说道:「想止痒就快用力骑我的大肉

    棒,要不然等一下你会更难过。」

    黄蓉娇憨地睨了彭长老一眼,像是在埋怨他的懒惰似的,然后她的雪臀便轻

    轻上下套弄起来,起初几下她还只是浅尝即止,但可能是彭长老的大肉棒让她感

    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鲜滋味,她的动作竟然越来越快速,只见她的四肢像八爪鱼

    般的攀附、吸黏在彭长老身上。

    而她的身体则一上一下地悬空蹭蹬,伴随着她逐渐失去自制的呻吟声,她骑

    乘着彭长老肉棒的动作也愈来愈激烈,也旁若无人的抛掷着她饥渴而诱人的曼妙

    胴体,她时而偎首在彭长老的耳边,不知在跟这中年汉子诉说些什么,时而又甄

    首后仰,闭眼张唇地甩荡着她的如云秀发,那像是极端痛苦、又像是无比舒服的

    长哼哼声,叫人根本分不清楚她到底是悲惨还是快乐。

    彭长老僵直的大肉棒,湿漉漉地在黄蓉迷人的胯下激烈地进进出出,原本静

    立不动的他开始配合黄蓉的空中蹲骑,火辣辣的长驱直入,全根尽出,一次次地

    把黄蓉干得畅快莫名,嘴中不断发出淫秽的娇啼,随着肉体互撞的声音越来越泥

    泞,彭长老知道黄蓉的淫水已经决堤,只要再多干一炷香,黄蓉大概就要再度爆

    发高潮。

    就在快达高潮之时彭长老静止不动,不过正在追求顶点降临的黄蓉,却未曾

    停止动作,她继续疯狂而激烈地抛掷着她的身体,并且可怜兮兮地哀求着彭长老

    说:「啊……不要!千万不要又……停下来呀……求求你……快继续……干……

    我……啊……天呐……请你……快动……拜托……好人……好哥哥……我的大鸡

    巴哥哥……求求你……用力干……让我爽吧!」

    「如果你要我快一点,就要听我的话,知道吗?蓉奴」彭长老这时候抽出肉

    棒开始慢慢诱导着黄蓉。

    「好……蓉奴什么都听……嗯……」黄蓉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要求着。

    「首先你先将双手撑起身体,双脚打开,把自己的阴户暴露出来。」黄蓉顺

    从的撑起身体,阴户还分泌出阵阵的淫水。

    「然后用自己的食指跟中指撑开两片阴唇,说:『蓉奴是下贱的奴隶,请主

    人尽情享用蓉奴的身体吧!』,否则我就不让你满足。」

    当黄蓉听到彭长老的无理要求时,理智上告诉自己不可以,但是阴户对插入

    的渴望以及彭长老一直以手指挑逗着阴核的效果,让她的理智完全崩溃,她用手

    将阴唇拨开,口中还说:「我……蓉奴是下……下贱的奴隶,请主人尽情享用蓉

    奴的身体吧!」

    「那你承认自己是我的奴隶了!」彭长老在刺激发黄蓉潜在的淫荡奴性!

    「是……是的,蓉奴是主人的奴隶,请快凌虐蓉奴吧!」因为无法获得满足

    的黄蓉,被彭长老一步步引导说出自己是奴隶的话,这正是彭长老调教的一个步

    骤。

    一旁的南霸也搓着双手,满脸兴奋地说道:「妈的!没想到平常高高在上的

    黄大帮主,原来是条这么容易就发春的母狗,哼哼……已经成亲了身体还这么敏

    感,看来要不是天生淫荡、就是郭靖的东西太小号了!呵呵,以后就让我们来好

    好的满足她吧。」

    「很好,现在你把屁股对着我,我马上就给你最爱的肉棒!」黄蓉听到后把

    身体翻过来,将屁股对着彭长老,嘴巴还发出引诱的呻吟声。彭长老掏出一柱擎

    天的肉棒,奋力一插。

    黄蓉对南霸的揶揄也置若罔闻,她只是一迳地耸腰扭臀,热切而主动配合和

    彭长老继续交合,她满脸淫荡的神色,用她明亮而妖惑的眼光一直注视着彭长老

    说:「主人……快用你的大肉棒让蓉儿飞腾……求求你用力干我蓉儿……噢……

    好主人……求求你快动呀!」

    彭长老两手交叉在黄蓉腰部后捧起她的雪臀,准备将黄蓉抱离床上。而黄蓉

    原本大张着的双腿,这时也紧紧交缠在彭长老的腰背上,就像一对已经交媾过无

    数次的情侣一般,黄蓉配合着彭长老,合作无间地让彭长老把她悬空抱住,一步

    步地边走边干,这种抽插方式似乎让肉棒更深入黄蓉体内。

    「嗯……啊……嗯……」黄蓉随即发出满足的哼声,腰部还配合着彭长老前

    后律动着,完全像只发情的母狗,再也没有一丝精明能干的丐帮帮主的样子。

    彭长老尽情地抽插,黄蓉也不停地达到了高潮。终于彭长老满足地射精,而

    黄蓉早已因为如此激烈地性交,瘫软在床上。

    彭长老了解到自己的调教已经很成功了,现在的黄蓉已经对他服服贴贴,完

    全把彭长老当作主人而自己是个奴隶。

    彭长老想起当初叛国投入蒙古,没有很好地表现和人际关系,一直没有很好

    的出头天,直到遇到了霍都王子,霍都当时招兵买马,其中最厉害当属其师傅金

    轮法王,面对其他不同种族的高手像尹克西、尼摩星等是交情不好谁也不服谁,

    难得遇到长春四老后,彼此都是汉人加上臭味相投,好色又贪杯,当有难时都会

    互相扶持一把。

    如今东岳不仅让自己出了一口气圆了报复的美梦,还好好享用了中原第一美

    人黄蓉,彭长老感恩之馀同时教了长春四老绳索捆棒术,透过绳索可让黄蓉更加

    妖艳。

    东岳学会如此精湛的捆绑术后佩服说道:「彭长老!可真有你一套,这样绑

    确实让蓉奴的奶子险得更加挺立,更难得的是将蓉奴调教得如此成功。接下来我

    打算让蓉奴去接客,等时机到了就送给霍都王子当性奴!哈哈哈」

    黄蓉一听心都在淌血了:「毕生心力都在对抗蒙古,没想到最后要当蒙古人

    的性奴!」

    彭长老也淫笑说:「哈哈!到时候我一定要去给黄帮主捧场,再好好干这个

    淫荡的性奴,不过东岳老哥,你们的丹露固然可以保持这贱人的小穴紧度,但若

    给她恢复些内力,可以让她当妓女时更加刺激她,同时让她保持更好的状况给霍

    都王子唷!但这贱人确实智计百出只怕……」

    东岳一想说道:「无妨,彭长老说得对,干有武功的女侠更爽!任凭她智计

    如何了得,我也有方法逼她就范!」

    就这样彭长老与东岳达成协议后,彭长老先行离去至霍都那里打点,待将来

    将黄蓉送给霍都后可以得到最大的回馈!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