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倚剑弑苍天 > 第164章 顺逆之间定生死

第164章 顺逆之间定生死

    魏盟尊主共计四位,而林修眼前之人正是四尊主之一的“火部郎君吕昌邪”。此人貌似朗星,眉开眼阔,一头红发更是无风自舞,给人一种如天火般强大的威慑压力。于此相比,吕昌邪的目光却较为平和,但这云淡风轻的眼神也掩盖不住他一身火灵的强大。此刻,林修终于明白,为何此前吕昌邪会不惜一切的想要与凤仙见面,至少林修看到了两人的一个共同点,吕昌邪与凤仙均是先天火灵拥有者,而吕昌邪在境界上更甚,已然到达了鸿玄境界,这也就解释了其略显温和的目光,不论先天拥有哪种灵力,进入鸿玄大境之后,灵力均会渐渐融入天道,如此一来,修真者身上的戾气便会被压制。

    很快,吕昌邪也直言道:“我本是想见一见那凤仙的,只是人在此地,难以脱身,故而才让陆黄替我去办,哎呀,要是能行动,也不用那么麻烦了。”

    “哦,昌邪前辈难道是被禁锢在这法阵空间里了”林修淡笑道,“我怎么觉得这法阵并不难破解啊难道是晚辈愚昧了”

    “哈哈哈,哪里哪里。”吕昌邪言语间显得很是客气,早年间那股子暴脾气也被掩盖得看不出半点痕迹,“对道友你来说自是如此,但我却不行,你可知道,我是如何成就鸿玄大境的。”

    话题似乎在被扯远,但林修也不介意听上一听,“愿闻其详。”林修点头道。

    “吕某先天火灵,想必道友也是一眼就看出了,实不相瞒,我这先天火灵的浓度实在是太高,想必凤仙也说过,他降生之后,身边所有旁人均被焚烧这种类似的事情吧”

    林修点了点头,的确,凤仙一直以来那种无边孤独的根源便是于此。

    火部郎君继续说道:“年少时。我根本不以为然,觉得这是老天赐给我莫大的好处,你想啊,谁都不敢接近你。遇到的对手也可轻松焚杀,于是渐渐的,吕某就养成了骄纵之气,直到成为魏盟尊主,也死不悔改。”说到此。吕昌邪的眼神有了一丝波动,“但后来,魏盟越做越大,越来越强,我的目光也渐渐开阔,在那之前,我一直觉得,人界的所有修真者必然都无法与仙界仙者相提并论,后来我才明白,事情也并非就是黑与白那么简单。我也忘了是多久之前了。反正有个看上去跟你差不多大的年轻修士遇上了我,呵呵,我那时候根本不拿这种修士当回事,见他对我也是不太恭敬,于是心念一动,便要用神识将他烧杀,可结果,差点丧命的人却是我自己,那修士好生了得,当时他不过就是刚刚结婴。而我已然是化神,但无论我使用何种玄法,灵力如何的碾压,都对他毫无作用。而更可怕的是,那人丝毫没有动用自身灵力,却将我施展的秘术转嫁在我的身上,我险险就被自己烧死,呵,这要是传出去。吕某只怕要被天下修士给笑死。”

    林修却并没有笑,以元婴力敌化神,他自己就能做到,可林修很清楚,在当时,吕昌邪的实力不会在风邢渊、苏剑心等人之下,自己若是单独面对这样的人,绝对做不到那般轻松。所以,从火部郎君的言语上推断,那个人便非常可怕了。

    “此法阵便是他当日铸下。”吕昌邪看着四周说道,“如你所见,此地并无什么稀奇,想要脱离也简单得很。可是那青年修士却告诉我,这法阵可将我先天火灵中那多余的戾气消除,只要我一直待在这法阵空间之内修炼,不久便可踏足鸿玄。我当时怒气未消,可又奈何他不得,那人也奇怪,似乎是为了证明他的话是正确的,便同我一起待在这空间之中,让我没想到的是,此后不到百年,我竟果真进入了鸿玄大境,更重要的是,如他所言,在这空间里,我的性格脾气彻底改变,竟也变得平和起来,然后,我对那年轻修士便是心悦诚服,他却很是平常的说,只要我继续坚持,升仙之后就可离开法阵空间。接下来的那段时间里,我与他攀谈许久,从他口中,我才真正认识到人界与仙界的关联所在。”

    诸多经历之后,林修的脑中也渐渐出现了一些和以前不同的概念,关于境界,关于修真者与仙者,林修开始发现其中似乎隐藏着某种自己还看不清的规律,修真境界是修真者无数岁月来累积的认知,可真正的天地规律是什么,却鲜为人知,也只有解开了这些疑团,林修才能真正领悟未来将要发生的那些事情。

    “修真者想要获得大自在,并超越自身限制,成仙便是必由的途径,这一点其实没什么好说的,然而,仙界与人界的关系却并非如此简单,仙界中蕴藏的资源和灵力自然非是人界可比,但如果说仙界中的一切均可碾压人界,那为何一直以来,仙界都没有将人界直接统治呢”吕昌邪的这个疑问听上去有些怪诞,可细细一想,却也发人深思,他继续说道:“要说那些仙者没有这个能力是不可能的,其关键便在于,人界的气运在仙界手中,而仙界的气运却也同样在于人界。”

    听到此,林修脸上没有太多表情,但内心却是认同火部郎君的言语。

    “那青年修士甚至告诉我,对于人界,仙者其实并无太多过问的权力,而越是强大的仙者,想要踏足人界,所受到的限制便会越多,但相反的是,人界却蕴含着仙界的至高造化,因为每隔七十万年,能够完全掌控仙界的仙界至尊便会在人界诞生。”

    说道这里,吕昌邪不禁停下来看向林修,而林修回应他的却是一阵沉默。是啊,这样的消息太过惊人,简直是人界修真者根本不敢去想的事情。仙界至尊,那可是仙界的皇帝,是修真者乃至仙者都不敢去设想的存在。成为仙界至尊,便意味着直接进入“玄天阁”,成为元古级别,是可以直接与苍天对话之人,这样的人都是从人界诞生的此言若是传出,势必引发轩然大波。被火部郎君面对面的说出来,林修怎能轻易作答。

    “昌邪前辈,仙界之气运存于人界,这一点我倒深信不疑。可是......为何当初见到的那位青年修士就如此肯定仙界至尊存于人间呢”林修说道。

    林修不禁在心中将自己与吕昌邪置换,在当时的情况下,那元婴期修士的确展现了惊人的实力,依照林修现有的见闻,如果他是凭借自身实力做到。那他的存在就的确值得让人深思,除非他如当年的狂神一般,是借助阴阳精魄从而轻易杀死化神期。但想必吕昌邪不会连这点也看不出来,林修能想到的他也一定能想到,也就是说,吕昌邪对那青年修士的身份有着更深的认知。林修觉得,这偏出万里的话题终于要被渐渐拉回来了。

    火部郎君吕昌邪眼中一动,他发现林修一语便问到关键,但接下来,吕昌邪却是高深莫测的一笑。“呵呵呵,那个人的身份的确不一般,恕我不能告知,毕竟他说过,只要我提及他的名字,无论他身在何方,都会顷刻间赶来取走我的元神,这我可不敢不信。”

    林修默然一笑,然后问道:“那么,此人与风邢渊相比。如何呢”

    “可算相当,但在我看来,他却是要比风邢渊高出百倍。”吕昌邪愈发的喜欢林修的聪慧,不禁期盼着林修接着往下问。因为他所言不假,那人的确警告过他不能透露其身份,所以,吕昌邪只能从侧面来向林修解答。

    林修果然又问道:“那么比之于秦偃阳又当如何”

    吕昌邪笑道:“秦偃阳比风邢渊聪明,但实际上,我却觉得他不如风邢渊。”

    答案已然明显。林修便说道:“难道说那个人便是仙界的造化所在”

    “仅是造化之一,还有一人,而且那个人你还认识。”吕昌邪说道。

    “嗯”林修有些出乎意料的看向对方。

    “天盟盟主,江映雪。”吕昌邪脱口而出。

    “哦。”林修简单的哦了一声,苏荼在光幕中看到的一切也没能避开林修的神识,所以他已然知道江映雪到底是何人。而此刻,他心中开始有了一个大胆的设想,而他相信,自己的这个设想,正是火部郎君想要告诉自己的东西。

    人界突发的星外战争,李道玄试图阻止此战的举动,风邢渊之死,秦偃阳化神,那诡异元神在各方的走动......一切之根源,难道便是那仙界至尊的气运。而林修更是猜测,仙界至尊的气运很可能便会出现在江映雪或是那青年修士身上,而这股气运并非绝对,故而才出现了如此之多的明争暗斗。可奇怪的是......为何深知此事的火部郎君吕昌邪会想到要把这些透露给林修呢

    林修很清楚,他的一举一动都很难逃脱魏盟的掌控,想必火部郎君也很清楚,林修对仙界的种种争斗并不挂在心间,他要的是“玄天阁”以上的苍天领域,这恐怕已然是世上最难以完成的事情,魏盟这类无比现实的势力,照理说对他林修应该不太感兴趣才对,在这种时候找到林修,意味就自然有些古怪了。

    见林修的表情,吕昌邪已经知道,自己想要传达的意思,这倚剑修士已然彻底领悟,那么接下来,他就要说出自己真实的目的了。

    “林修,我可以告诉你,秦偃阳的师父,其实是仙界一位天尊,而此刻的仙界就如同人界的天盟与隐盟一样,都在蠢蠢欲动,仙界至尊的所属,对他们的影响比你我更为巨大,所以,这一步棋,即便是天尊也必须要争,李道玄试图阻止星外战争的目的,也无外乎就是不想看到仙界动乱,可是以我之见,这把火肯定是会烧起来的,谁都无法幸免,秦偃阳便是那位天尊手中最强力的一子,他要用秦偃阳去得到天地间最大的那份造化。我还可以告诉你,有这种打算并付诸行动之人真就不少,仙界有,人界也有,因为像我一样知晓其中根源的人还很多,所以......”

    “所以魏盟也打算出手了。”林修直言道。他现在终于明白了吕昌邪或者说魏盟的真实目的。

    “哈哈哈哈......”吕昌邪大笑道,“七十万年呐,这样的机会可不是谁都有的,而眼下距离最后的时限还剩下一百零八载岁月,届时,整个仙界便会焕然一新,虽然你我还不是仙者,不知道仙界风光,但也总能窥探一二吧,林修,这可是大事,若是能成,你所设想的计划不是就能更加轻易的完成了吗玄天阁啊,据说那里离苍天领域不过一步之遥,只要你愿意与魏盟联手,我可以保证,你将得到的支持,绝不会逊色于秦偃阳。”

    火部郎君此言无疑是在向林修透露,魏盟的背后,必然也有一个不输于天尊的存在。

    “我”林修略略苦笑,“只怕是让火部郎君您失望了,我林修可担不起那份造化。”事情再明显不过,各方势力想要争夺仙界至尊的所属,就必须找到一名能够承载这极致气运的修士,而且这个人的修为还必须是在鸿玄大境之下,因为鸿玄大境之后,修真者的气运只能是天道,这与成为仙界至尊的那份造化是两回事。这也是风邢渊沉溺化神期多年而不踏足鸿玄,甚至还刻意避开的原因,然而风邢渊的野心实在是太大,有了成为至尊的造化还不满足,居然还想借由兽修至尊的力量,自行飞仙,然后窃取天道。

    火部郎君却也丝毫不急,他点了点头,说道:“的确,你想要的是天道,成为普通仙者之后,便可逐步实现,相反,若是成为天尊或是至尊这样的存在,反而会被禁锢于天道之下,即便能见到天女,却也丝毫无法做为,可是林修你想过没有,你要走的那条路到底有多难,我只怕你最后连隔着封印见到天女的机会都没有,再则,修真者若是被亲情禁锢,也不可能得成大道,天女已被封印,你绝对没有机会将她救出,而把握眼前的机会,却能让你斩获意想不到的可能,这才是顺天而为,顺逆之间便会决定你的生死,林修,此时你不可不重新考虑。”未完待续。

    ...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