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降頭師 2 > 第二章聖凌師太

第二章聖凌師太

    第二天,一道刺眼的陽光把我給弄醒了,我睜開眼睛一看,原來我睡在沙發

    上,伸了一個懶腰後,回想起昨晚的事,我原本是等鳳姿沖涼,沒想到不知不覺

    睡著了,也許鳳姿她不想吵醒我,所以替我添上被單,自己到房間睡了。

    「哎呀!我怎麼錯過窺視鳳姿的睡態呢?不怕、不怕、來日方長!」我自言

    自語的說。

    走進廁所撒睡醒的第一泡尿,當走進廁所發現黃色的小盤裡,浸著一條香艷

    女裝的小內褲,我即刻把門關上,便撈起浸在盤裡的那條乳白色蕾絲小內褲,我

    心發笑的想,這條內褲不是鳳姿的,那還會是誰的呢?

    原來昨晚鳳姿在樓梯級,就是穿著這件內褲…

    「哇!多誘惑呀!」我揚起內褲,目不轉丁望著內褲護陰的部位,想著它包

    住蜜桃的情形,忍不住伸出手拼命的摸,只可惜內褲浸了一夜的水,所有香味也

    消失了,就在我失望之際,突然我摸到護陰部位上有條捲起的曲毛,這條是…

    摸到這條曲毛,體內的慾火快速燃燒整個身軀,龍根亦按捺不住這道慾火,

    怒目金剛的挺了起來,我的手悄悄摸至胯間,緊緊握著自己的龍根,腦海裡想著

    鳳姿飽挺的美乳,龍根則不停在手裡擺動…屁股則不停的向前衝刺…

    「鳳姿…妳令我情不自禁…啊!」雖然我暢快搖出體內滾燙的精子,但雙腿

    卻發軟要坐在馬桶上嘆息,而龍根射精後,仍是高舉且不停的彈跳。此刻,我才

    清楚看見虎生遺留給我的龍根,是如此的雄偉、霸氣!

    「哥,你在裡面嗎?」鳳姿在廁所的門外說。

    「鳳姿,是呀!妳等一會,快好了!」我匆忙清理濺在四處的殘精。

    真要命!剛剛勞累完,還未休息夠,又要趕忙做清理工作!

    走出廁所到大廳,突然,眼前一亮!

    鳳姿身上穿了一件杏色繡花邊的無袖睡衣,金黃色的陽光從窗外投射在她身

    上,睡衣的質料原本輕盈薄質,加上陽光的投射,簡直透徹見底,兩座飽實的乳

    峰高高挺著,兩粒嫩拔挺小的乳頭,撐起睡衣的束縛…

    此刻,突然想起,這就是傳說中的竹筍型乳房,竹筍型是乳房中最漂亮的一

    種,更是男人心目中的夢幻之乳。只見兩座乳峰朝天式的挺著,沒有一點垂下的

    現象,兩粒乳頭朝天式的蹺起,簡直太誘惑了…

    莫非鳳姿真的是十靈女?師太的說法,深深潛入我的意識中,我開始擔心萬

    一被師太說中,鳳姿真的是十靈女,那她不就紅顏薄命嗎?

    坐在沙發上的鳳姿可能尚有睡意,只見她閉起雙目似在養神。看著她身上這

    套杏色無袖繡花邊的睡衣,就想把手伸入她衣內大肆搜索,而鳳姿下身那條鬆闊

    捲起的短睡褲,從空隙縫看見紅色內褲的蕾絲邊,既火辣又誘惑…

    要是我太太穿成這樣睡在我身旁,該有多好呀!

    「鳳姿,我好了。」我走到鳳姿面前輕拍她的粉肩叫醒她,但眼睛仍是目不

    轉丁望著她的乳房。

    「哦…哥…你用好了…」鳳姿用手擦擦甦醒的朦朧眼,接著站起來在我面前

    張開雙手,挺起胸伸出一個懶腰,她將竹筍型的乳房向我一挺,接著在原地雙手

    插在細小的纖腰上,搖擺她那蹺起彈而有力的渾實屁股,她這個動作,簡直是想

    把我靈魂給勾過去似。

    「哦…對不起…」鳳姿低著頭想做下一步動作的時候,可能發現睡衣透視,

    即刻臉紅掩著胸部道個歉,接著馬上轉身蹺著屁股的,一擺一擺匆匆走入房間。

    「哎!面對這種尤物真要命,上不到就會乾焦急死,上到了就死在她身上。

    我開始懷疑遇上十靈女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短命。」我自言自語的說。

    鳳姿梳洗後,堅持要帶我見她的師傅,我受不了她的纏繞,只好答應了。

    鳳姿換過衣服,從房間走出來,給我耳目一新的感覺。

    鳳姿換上一套藍色的上衣和長褲,這套素色的服裝,確實掩蓋她的光彩,但

    卻掩飾不了她性感且嬌美的身段。她把長髮束起,露出雪一般白的脖子,兩隻柔

    嫩的耳珠把不沾化妝品的臉蛋,襯得更加清穎脫俗。如果今天和昨天的熱褲短背

    心相比,真的各有各的味道。

    不管鳳姿穿起熱裙短背心,或者保守的服裝,亦掩蓋不了她的魅力,也許這

    是上天對她眷顧,不但賜她性感的身材,而且還是魔鬼的身材,我越來越相信,

    她是十靈女,要不然怎會有超強的魅力。

    「鳳姿,今天怎麼穿得這麼莊肅?」我笑著問。

    「哥,今天師傅在庵堂,我不敢穿昨天那套回去,要是讓她看見我穿那麼新

    潮的暴露裝,肯定給她罵個半死。」鳳姿扮了個鬼臉說。

    「好!我等會見到妳師傅,便向她說明一切。」我戲弄鳳姿說。

    「哥…你不會的…嘻嘻!」鳳姿輕輕拍打我的手臂說。

    「好啦!不說了,和妳說笑罷了,走吧!」這是我還陽後第一個笑聲。

    我腦海裡浮現了一個問題,我是否應該鼓勵鳳姿出家呢?

    我想如果鳳姿有師傅看管著,肯定好過讓她在外面闖,況且她還是什麼十靈

    女的,我真不想她有出事的一天,這個問題令我很煩惱,為何她偏偏又是什麼十

    靈女?我感覺上天有意在玩弄我似…

    我和鳳姿很快來到一處,車子無法駛進的山路。

    下車後,我內心不停的發牢騷,為什麼那些所謂的高人,總是喜歡住在山上

    ,是否覺得住在山上,就會高人一等呢?

    鳳姿扶著我走了約十分鐘,終於來到一片曠地,接著登上一條石頭鋪設的梯

    級,沒多久便見有一座廟宇,鳳姿興高采烈大聲喊著眾師姐的法號。

    「慧心、慧明、慧梅、慧蘭、慧秋、慧菊,我哥哥來了呀!」鳳姿興奮的喊

    叫說。

    「慧清師姐、慧清師妹!妳哥哥來了,真的嗎?」突然響起一陣喧嘩聲。

    看見鳳姿興奮的樣,覺得這裡很適合她,內心煩惱的問題,又再次浮現。

    鳳姿飛快奔去廟宇的方向,我在後面慢慢的走。突然想打退鼓,畢竟我是個

    醜陋之人,我怕會嚇壞鳳姿的師姐們,亦不想丟鳳姿的臉,正當我回頭想走下山

    的時候,鳳姿又跑過來牽著我。

    「鳳姿,我還是不進去了,免得丟妳的臉。」我尷尬的說。

    「哥,你怎麼這樣說,我只有一個哥哥,有什麼丟不丟臉的,走!跟我一道

    進去!」鳳姿發起小姐的脾氣可不簡單,我只好唯命是從跟在她後面走。

    「慧心師姐,妳好!」鳳姿很有禮貌向迎前的尼姑行禮。

    我向迎面走來那位身穿道袍的光頭女子點點頭,心想她是尼姑吧?不過,她

    的道袍又不像一般尼姑穿的,感覺又不像尼姑,不知該怎樣稱呼她?

    「慧清師妹,後面那位是妳哥哥吧,施主好!」迎面的尼姑向我問好。

    「哥,我來引見,她是我大師姐,慧心。」鳳姿說。

    「慧心師姐,妳好!」我笑了一笑,禮貌的回應一聲。

    看著慧心這位師姐,年齡最多是二十五歲,為何會是大師姐呢?那師太不是

    很年輕嗎?

    「施主,我替你引見家師,請邊請。」慧心很有禮貌雙手合十的說。

    鳳姿牽著我的手,慢慢走向廟宇的大堂。

    我邊走邊留意這位慧心大師姐,發現她有眉清目秀的臉孔,杏子型的臉型,

    唇薄齒白的,雙眼流露出敏銳的目光,潔白的雙掌、瘦長的身型、胸部的乳房有

    些突起卻不是很大,纖細的小腰,沉重的步法,看來她屬於智慧型的才女。

    我終於踏進這座廟宇的大堂,令我受寵若驚的是,大堂不是供奉一慣的神像

    嗎?怎會是供奉一些符類的東西呢?至於符裡畫的是什麼?我就不清楚了。而大

    堂上也有七根很怪的石柱,照算這裡空間不是很大,為何會有那麼多條石柱呢?

    這時候,左手邊傳來一陣腳步聲。

    鳳姿馬上過去扶著一位中年道姑,我想她就是所謂的聖凌師太吧。

    「師傅,慧清向您請安。」鳳姿上前叩頭。

    「慧清,聽慧心說妳帶了妳哥哥上來,還不給我引見。」中年道姑說。

    「是的!」鳳姿起身走到我身旁。

    我果然沒有猜錯,鳳姿扶中年道姑坐下後,馬上跪下行禮,接著走到我身旁

    ,帶我引見她師傅。

    「哥,她是我師傅,聖凌師太。」鳳姿牽著我上前說。

    「聖凌師太,您好。」我正想跪下叩頭的時候,卻給她的拂塵掃了一下。

    「施主,你不是我徒弟,不必下跪,起來坐吧。」師太說完後,望向慧心一

    眼,慧心馬上喊了『上茶』二字,隨後一位小道姑即刻捧了一杯茶上座,可見這

    位師太平時是教導有方。

    「施主,你是慧清的哥哥,聽說你好像出了事,是嗎?」師太溫和有禮的說。

    「師太,您叫我虎生就行了,不好叫我施主,有些不好意思。」我仔細望了

    師太一眼說。

    這位師位的相貌最多三十二歲,雖然身穿道袍,身上散發雍容華貴的氣質,

    臉上慈祥的笑容、明亮閃爍的雙眼、尖挺的鼻子、紅潤的珠唇、闊天的肩膀,胸

    前一對有些下垂的乳房,腰肢略為肥胖,但散發出成熟婦女的韻味,談吐斯文大

    方,舉止有些貴族的風範。

    「好的,我就稱你虎生,遇上什麼麻煩了?」師太柔和的語氣的說。

    我向四處望了一眼,師太似乎知道我在想什麼的,我還沒說話,她接著又向

    我介紹她的派別。

    「虎生,我們這不是佛教,這是我自創的清蓮教,她們都是失去雙親,由我

    親手將她們扶養,最後她們自願修行,成為清蓮教的一份子。」師太說。

    「哦…那貴派不是佛教,敢問是靠什麼維持經費的呢?」我好奇的問。

    「虎生,我們這裡辦些超渡法事之外,後院有一間大屋是讓人供奉祖仙的靈

    位,我們的經費就是從這兩方面而來。」師太很有耐性的說。

    「師太,別怪我多心,只是好奇想知道,妳們是不是尼姑呢?」我大膽的問。

    「虎生,我們這裡只有七個人,不算妳妹妹慧清在內。我們不是佛教徒,所

    以自稱是聖姑,我們吃素,不談男女之情,當然還有一些門規要堅守。剛才我聽

    慧清說你失了憶,所以才重新說一遍,希望能幫助你恢複記憶,其實我們的一切

    ,你以前很清楚,你父親的靈位,也供奉在後院。」師太說。

    「我父親的靈位供奉在後院?」我大吃一驚!

    我一時忘記我是虎生的身份,所以聽到父親的靈位,顯得有些意外和不習慣。

    「虎生,怎麼了,記起了嗎?」師太很有耐性的說。

    「哦…師太…好像有些印像,但仍是很模糊…」我說。

    「嗯…慢慢來…勿急勿燥…」師太說。

    聽師太這麼說,她們這個派別是屬於自創的,真是感到很意外,現在什麼年

    代了,還有自創門派這個玩意,真有點啼笑皆非。

    不過,師太收養一些痛失雙親的孤兒,令我十分欽佩。但她們長大之後,便

    要成為青蓮派的一份子,而且還要吃素,不准談男女之情,有些不講人情似。也

    許每個教派都有不同的宗旨,只要不勉強,不使用強逼的手段,那就不成問題,

    聽說佛教也是這樣的。

    總之,辦得好就會有人的認同,亦會有人願意跟隨,這是大自然的定律。

    「虎生,現在你對我們的教派有些印象了吧,現在你可以說出你的問題了嗎?如果你不想說,我亦不會勉強。」師太笑著說。

    「師太,怎會說是勉強呢?您是我妹妹的師傅,亦算是我的前輩。」我說。

    於是我將雅素向我落降一事、白鬚老人顯靈一事都說給師太聽。眾人聽了後

    ,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奇眼神,只有師太靜靜聆聽著,臉上沒什麼怪異的表情

    ,也許她曾經聽過降頭之類的怪談吧。

    「虎生,你和我到後堂,妳們在此靜坐,別跟進來!」師太說完轉身就走。

    我帶著戰戰兢兢的腳步,跟師太後面走進去。

    師太引我走了兩百多步,我的心跳就跳了四百多下,我經歷過生死,更經歷

    過自殺的險境,就是不明白為什麼我會如此的緊張?也許是師太剛才說話的語氣

    比較沉重,給她嚇了一嚇,好像面臨著什麼大事的。

    師太帶我走進閒人免進的長巷,簡陋的廟宇就是破舊兩個字,牆壁甚至有些

    破裂的隙縫仍沒有修補,也許經費短缺的關係,相信這裡所謂的聖姑,吃的也不

    會很好。不過,從這一點可以看出,眾位聖姑確實不是沉於享樂,而是有意潛心

    靜修的,如果鳳姿在這裡出家,我亦很安心,只是清苦罷了。

    我對師太的教導和管教,絕對是佩服和尊敬。

    師太領我走到一間房間,接著推開房門叫我進去。

    我走進房間嗅到很濃的檀香味,房間佈置得很清雅,除了一張木板床和一個

    靜坐的蒲團,加上一個古老的大櫃外,什麼都沒有了,莫非這裡就是師太的臥室?

    「虎生,能否讓我看一看你的傷口?」師太說。

    師太竟然要看我的傷口?

    「師太,我的傷口很醜陋,而且有些還流出膿水,十分恐怖。」我說。

    「虎生,你以為我會怕,想知道我的名字嗎?」師太望著橫樑上的吊燈說。

    「妳的名字?」我不明白師太所說的話。

    望著師太臉上一片凝重的神情,我想不是簡單的事情,也許又是怪異的事情

    要發生,我內心實在不能接受怪異的事情,這幾天我受夠了!

    「虎生,我真正的…名…字…叫…雅…凌!」師太一字一字慢慢的唸出。

    我聽了感覺不出有什麼不妥,為何師太唸雅凌兩個字的語氣,會這麼沉重呢?

    「師太,您告訴我您的名字,用意是什麼呢?」我好奇的問。

    「虎生,難道你對雅素的名字會陌生嗎?」師太低著頭說。

    這時候,我才恍然大悟!

    雅素和雅凌怎麼兩個字那麼配呢?莫非師太和雅素是…姐妹?

    「師太…您和雅素是…」我雙手抱拳緊張的問。

    「虎生,雅素是我二妹,她…」師太突然很激動的,終於忍不住掉下眼淚。

    「師太,別激動慢慢說,請問師太今年幾歲了?」我一旁安慰她說。

    「虎生…我今年快四十五歲了…」師太小聲的說。

    簡直太意外了,剛才我看師太的相貌,以為她約三十二歲,沒想到師太竟然

    四十五歲,她保養得可真好,也許長年吃齋的關係吧。

    原來師太是雅素的姐姐,這麼說她也是皇族成員之一,難怪她身上擁有高貴

    的氣質。剛才我看見她談吐,斯文大方,舉止有些貴族的風範,我果然沒有看錯

    ,她真是皇族的成員。

    我怎麼這兩天認識的人,不是皇族就是高人、仙人,我的天啊!

    師太平伏了情緒後,走到床邊坐在床板上,然後叫我坐在地上。我心裡感覺

    很怪,她們兩姐妹怎會這麼喜歡叫人坐在地上,但我沒得抗議,只好乖乖坐在地

    上。

    「虎生,你知道我為什麼要看你的傷口嗎?」師太說。

    「師太,我不知道,有什事您盡管說行了。」我坐在冷冰冰的地上說。

    「虎生,你仔細看了!」師太突然過來捉著我的手,撕掉我手上包紮的紗布

    ,然後她將手掌蓋在我的臉上,口中唸出一些我聽不懂的語言,接著慢慢把手掌

    拿開。

    「哎!虎生,你看看自己包紮的傷口…」師太嘆氣的說。

    我急忙往我手上的傷口一看,我整個人嚇了一跳!

    這一驚可非同小可,差點把昨夜的飯都吐了出來。原來我的傷口出現無數的

    蟲在上面爬著,難怪我感覺有些痕癢的感覺。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的?師太,您快告訴我!求求

    您…」我大聲跪地求饒哭著說。

    「虎生,剛才要不是我為你開法眼,你根本看不見。現在你知道我剛才的神

    情為何那麼沉重了。當我聽到你說中了『蕃薯降』,我整個人嚇了一跳,接著你

    說白鬚老人顯靈一事,我知道我要等的人終於來了,我只是沒想到,我等的人竟

    是慧清的哥哥,真是冤孽呀!」師太雙手垂下低著頭說。

    「師太,您相信白鬚老人的存在?那我傷口的蟲,又是什麼一回事?莫非雅

    素暗中又下了降,她竟敢得罪巫爺?」我驚訝的說。

    「不!雅素絕不敢逆巫爺的旨意,她只是沒有治好你的傷罷了,因為她給你

    塗的香草油,是一種叫蠶絲降煉制而成的。當你把香草油塗在傷口,香草給你冰

    涼且消炎止痛的作用,而蠶蟲會吐絲控制傷口的範圍,不過九十天之內,若不把

    體內的蠶絲降解掉,那蠶蟲一旦破網,後果將不堪設想。」師太說。

    師太一邊說,我額頭的汗就一滴一滴的流,全身不停的顫抖,心想不會又要

    我死多一次吧,就算要我死多一次也沒關係,只是不捨得離開鳳姿。

    「師太,您要救救我呀!」我想到鳳姿就不想死,急忙叩頭求救。

    「虎生,就算我解掉你身上的蠶絲降,你也會一樣沒命的!」師太說。

    什麼?我會沒命?那我和鳳姿不就…

    「師太,既然您認識巫爺,相信您一定有方法救我,求求您!」我苦苦哀求。

    「虎生,你放心,我一定會救你,這是巫爺給我的使命,但你一定要到泰國

    找巫爺傳授你降頭術,這樣你才能真正救回你自己,明白嗎?」師太說。

    聽到師太肯救我,終於放下心中大石,不過,師太說巫爺給她什麼使命的,

    我聽了真的不明白,更令我不解是為何我會遇上她,好像早已有了安排似。

    「師太,您說的使命,到底是什麼一回事,能否告知我一切嗎?」我說。

    師太沉默了一會。

    「好!我就原原本本告訴你。」師太點頭答應了。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