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绯色修仙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那是一只大约十三四岁的小萝莉。大大的圆眼睛里,有着金黄色的长椭圆形瞳仁,就跟猫咪在白天时的瞳仁一样。有着苍白得近乎透明的皮肤,一头纯金色的长发间,探出两只毛茸茸的小猫耳朵。那两只淡黄色的可爱猫耳不时还扑愣两下。

    她上身穿着一件皮衣——与其说是皮衣,还不如说是加宽的皮带状胸围。只堪堪掩住了她并不怎么丰满的小胸脯,粉嫩的肩膀、半边酥胸及平坦的腹部,完全裸露在空气中。下身穿着一条皮质低腰短裙,那短裙的长度刚够挂在她的胯骨上,露出圆圆的肚脐和大半小腹。她那蜷缩在一起的两条腿看上去骨肉匀称,嫩白如玉石。赤着的小脚看上去极为养眼,十颗乖巧圆润的脚趾头嫩生生、水灵灵的,教人一看就想咬上一口。

    这只猫萝莉此时正用极其无辜、恐惧的眼神看着大厅里的众人,大眼睛里蓄着泪花,小嘴已经在开始往下撇了,看上去随时可能哭出来。她粉嫩的小手紧紧地捂在胸口,一条毛茸茸的猫尾巴搭在小腹处,不时地颤动两下。

    “……”无语的华胜天不明所以的看血焰,这分明就是一只才刚刚修成人形的猫妖,甚至于许多猫形特征都还未褪尽,他将她当作礼物是何意?

    “阁下一定在疑惑为什么我会送你这样一个连兽形还未褪尽的猫妖给你吧?”血焰呵呵低笑道:“而且我不妨告诉你,这小猫妖是天生绝脉,这辈子都不可能在修为上更进一步,此生也褪不尽猫形。但血焰只想提醒阁下,您的得力助手月心有个姐姐!”

    月心的姐姐!?华胜天目光伸缩不定的看着那只猫萝莉,她与月心的姐姐有关系?

    “不错,月心的姐姐名馥影,这正是她的女儿洛雅,刚才我在魔界费了很大的劲才找到她,以至于耽误了迎接您,但我想,您一定不会怪我,是不是?”血焰轻笑着,阴寒的笑声极为轻快。

    “那她的母亲馥影呢?”两百多年前华胜天遇到月心时,她已经与她姐姐失散了,后来一个在仙界,一个在魔界,也就几百年也没再见过面。

    “死了。你知道魔界很残酷,自从她生下洛雅后就修为大损,优胜劣汰的,几十年前她就已经死了。而她爸爸,昨天在我一个不小心之下也死了,所以这可怜的小猫妖现在是孤儿。”血焰继续低声轻笑着,彷佛很愉快。

    “这个礼物我收下。”华胜天毫不犹豫的说道,事实上血焰用洛雅来交换鬼梗都可以,对他来说没什么女人是比月心更重要的,何况是与他毫无瓜葛的雪铭姬。

    女妖魔将洛雅牵到华胜天的身旁,然而洛雅却紧紧抱住女妖的小腿,大大的眼睛噙含眼花怯生生的看着华胜天,好像马上就要哭起来的样子,一副很柔弱、很无辜、很无助的模样,让华胜天不由的心软。

    “洛雅过来哥哥这里,等下哥哥带你回家去见你月心姨母好不好?”华胜天蹲下身向洛雅轻轻招手道,声音很柔和,就象是哄小妹妹的大哥哥。

    百合也蹲下向可爱的洛雅伸手道:“洛雅乖,到姐姐这边来。”

    小萝莉眨巴几下漂亮的大眼,反而更用力的搂着女妖的小脚,那副怯生生的可怜模样足以让任何人都心生怜惜。

    “洛雅你饿不饿?”华胜天的声音更加柔和,如同诱骗小女孩的怪叔叔,“喜欢吃什么,告诉哥哥好不好?哥哥马上让人给你做。”

    小猫萝莉本来已经开始上翘的嘴角,又撇了下来。她突然哇地一声大哭出来,稚嫩的声音听起来分外凄楚,飞溅的泪珠配上撕心裂肺的哀泣声,声声都撞在人心中最柔软的那处。真可谓感天动地,闻着落泪,见者伤心。

    “别哭,别哭,你别哭呀……”没有对付小女孩经验的华胜天一见这小丫头哭得如此伤心,倒有些手足无措了,“洛雅受什么委屈了?跟哥哥说说好不好?这样吧,只要你不哭了,哥哥马上给你做鱼吃……”

    小猫萝莉哭声戛然而止,飞快地用手背蹭了下眼睛,睁大哭得红红的双眼看着华胜天,问道:“真的?你能给人家做鱼吃么?”她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细碎的泪花,小脸儿这会儿当真哭成了小花猫。她亮晶晶的大眼睛满是期待地看着华胜天,小嘴巴不住地抿动着,象是在吞口水……

    好一只小馋猫……

    “当然是真的,只要你跟哥哥去见你的月心姨妈,那哥哥就能天天给你做鱼吃。”华胜天温柔又紧张地笑着,掏出一张素净的手帕缓缓地递了过去。“来,把眼泪擦一下吧,都哭成小花猫了。”

    “人家本来就是一只小猫……”小猫咪嘟起小嘴,脆生生地应了一句,接过了手帕,仔细地擦起小脸,一副乖巧可人的小模样。

    “那你现在到哥哥这边来,等下我们就回家去做鱼,好不好?”华胜天小心翼翼的问道,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洛雅的大眼咕噜的转动几下,略一思考就放开女妖的脚,跑到华胜天身边来,小手儿还抱着他的脚,一脸甜笑的蹭他几下。看样子这只小萝莉到底年纪还小,有点儿没心没肺的,稍微给点好处就可以收买她。

    华胜天终于长吁一口气,诱拐一个小女孩比大战十场都要累。

    “如此看来,阁下对血焰的礼物还算满意了?”一旁的血焰阴森的笑着,声音很冷,带着说不出的虚无缥缈。“想必各位也未曾用过晚餐吧,血焰真是失礼了。既请阁下赴宴,那让客人能酒足饭饱、尽兴而归就是我这主人应尽的义务了,咱们边吃边聊。”

    他身后的高城近三弯腰行礼,作了个请的手势。一行人进入旁边装饰奢华的偏厅,几百支烛火将这小厅照得亮如白昼,几米的长形餐桌铺着洁白的桌布,其上已经放了几盆鲜花和一些水果色拉等冷食,周围环摆着镀银的十几把高背坐椅。

    等众人入座后高城近三拍拍手,几个妖魔女侍从门口托着一个个盖得严实实的银色食盘走进来,有序地摆上了餐桌,继而退到一旁垂手侍立。

    “大人请用,小小意思不成敬意。”高城近三首先替华胜天掀开了面前的食盘。“啊……”的惊呼一声,旁边的百合捂着小嘴脸色发白,看那盘中赫然就是一支几百年修为、已略具人形的老山参,只要再过百年,或者只需几十年它便可以真正成形变成参精。然而很不幸的,它现在已然成了别人的盘中之食。

    百合想及自己若不是有华胜天的庇护,或许某天也会成为别人之食也不一定,想及此不由得便瑟瑟发抖。

    华胜天揉揉百合的长发,淡然的看血焰一眼道:“不用了,请魔君有话直说吧,增加修为的天材地宝鄙人并不在乎。”

    “呵呵,阁下果然爽快,那血焰便直言了。我想要守护者的鲜血,只要一杯!”血焰一挥手,桌上出现一个透明的玻璃杯,看那样子连200cc都装不下。

    “哼,守护者的鲜血十分珍贵,你说要我就给?”华胜天轻蔑的看着血焰,冷哼一声道。

    “当然并不是白给,我会开出令阁下满意的价码的。”血焰双掌轻击,一个女性妖魔便牵着三头美女犬打扮的年龄从十五到二十岁不等的女孩走进来。那三个女孩每个都身具a级的浓厚灵气,而且处子之身未破,无疑是华胜天最想要的上品猎物,比之刚才已经破身的女明星还要胜上一筹。

    天使般的脸孔,魔鬼般的身材,肌肤有如凝脂般滑嫩,容貌也是美丽异常。同时即使在如狗般屈辱地爬行着,亦能从她们那绝美的小脸上分辨出她们的不同。居中的一位则是淡雅无比,即使在如狗般屈辱的爬行中亦不能掩饰她身上的高贵与优雅,而她左边的一位确是低着头,脸狭上染着两朵羞耻的红晕,而右边的一位即使是在爬行中亦掩饰不住她的自信与骄傲。

    “阁下觉得她们如何?她们皆是没有被任何男人沾染过的上品少女,从一出生便开始接受着各种各样的调教,以及各种各样的教育,她们能满足你各种各样的需求,并且她们每一个都拥有自己擅长的领域。”血焰从左至右一一向华胜天介绍三位女孩,“上本侍樱,十五岁,内向害羞,喜欢看书,在学校是有名的才女;陵木丽奈,十七岁,大方有礼,擅长的家务、茶道及礼仪,很懂照顾人;近川安美,十九岁,自信高傲,擅长体育,在学校是有名的运气健将。”

    “就这样?三个女孩够了吗?守护者的鲜血可是帮你开启魔界大门封印的关键。”华胜天冷淡的哂然道,然而他的话一说出口,那三名女孩便已一脸惊惧的看着他,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哀求。

    “哦?阁下觉得这三个女孩的份量还不够,那我再换过就是了。”血焰冷漠的手一挥,三个美丽少女的头颅便已带着一阵血雾飞离脖颈,连一声惨叫都未能发出,在地上滚动的头颅还凝结着极度的惊恐与哀求。浓郁的血腥味飘浮于空气中,连进门后便一直不言不动的鬼梗都小脸苍白,显然被这血腥一幕吓得不轻。

    随后血焰再次拍拍手,另一个女性妖魔再次带着三个美丽的少女走入餐厅,这次三个少女还是同样青春美丽,同样灵气充盈,同样是处子之身,同样气质各异,不过眉目间依稀有些相像。虽然她们比刚才三位更诱人,但却是换汤不换药,在价值上跟刚才三位没有不同。

    “铃木美妃,铃木樱,铃木雅子,她们三姐妹分别为十六岁、十八岁、二十岁,全总都是处子,同样也能满足你各种各样的需求。阁下觉得怎么样?份量足够吗?”血焰的手再度轻轻抬起,只要华胜天拒绝这交易,那这三名少女便会香消玉殒。

    静,绝对的安静。

    华胜天寒冷的眼神注视着血焰,现在魔君是在赤裸裸的示威,他不在乎杀几个少女,只是这些女孩应该对他也很重要吧?不然他怎么会费尽心机寻找到这么多灵气充盈的少女,并且从小培养呢!

    “阁下觉得怎么样?这三位的份量足够吗?”血焰的锐利目光也在针锋相对的注视华胜天,冰冷压抑的气息开始在两人间弥漫。

    如果华胜天接受了这换汤不换药的交易,那便是他低头认输,在气势上输于血焰。

    与血焰相互对视的华胜天突然一笑道:“魔君何必拿小女孩撒气呢,想要守护者的血很简单,只要你现出真面目就行了。”

    “你……不要得寸进尺,我不会再加价码。”血焰的目光更加阴冷。

    “这是唯一的条件,如果魔君不同意,那这次交易就算了。”华胜天冷声道。

    a级灵气很难得,即使翻遍一个城市也不一定能找到六个,而血焰却可以一挥手间全杀掉,就是意欲让华胜天尝尝想要却得不到的无能为力感。而现在华胜天开出的条件虽然微不足道,然而却是实实在在的告诉血焰,这场交易中,他,华胜天才是掌握主动的一方。

    搏弈中即使输,也要输得精彩。

    血焰虚无的脸有些扭曲,似乎正在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最终怒哼一声之后,血焰朦胧的虚无身影开始慢慢清晰,黑雾渐渐消散,最终显现出一个勾心摄魄、撩人心神的性感女人,她有着一头柔顺的淡紫色长发,如西方人一般深刻的五官,一双爱琴海一样蔚蓝深幽的明眸。她的头顶发间伸出两只小小的犄角,耳朵如同西方传说中的精灵一般又尖又长。

    她的皮肤看上去如瓷器一般光滑白嫩,上身只穿着紧身的黑色皮质胸甲,恰到好处地衬出了她高耸的丰胸,中间挤压成一条惊心动魄的乳沟,一大片水嫩的白肉暴露在空气中,泛着诱人的光晕。虽然是坐姿,但仍看得出血焰的身材极其高挑。

    这魔女实在是撩人,就如同诱人堕落的女王一般,那种带着黑暗气息的诱惑没有任何人能抵抗,即使是华胜天也不例外。

    “现在你满意了。”血焰暗哑独特的嗓音更加诱人,如果是普通人,只怕光听到她这如天簌的嗓音就抵不住诱惑,拜服于她脚下。

    华胜天嘴角勾起愉快的笑意,道:“非常的满意,魔君想要的鲜血马上就可以拿到。”

    说着,拿起鬼梗的小手,在她“啊”的惊叫声中,华胜天的指尖从她手腕处划过,鲜红色的血液已经流入玻璃杯中。直到盛了满满一大杯,华胜天才帮鬼梗治愈伤口。

    “……”血焰目光闪动着,看着华胜天的动作,怀疑的问道:“这么轻易?”

    “如你所见。”华胜天微笑着将盛满鲜血的杯子推向血焰,“交易就是交易,你取你所需,我要我想要,仅此而已。”

    血焰又怀疑的盯了华胜天一会之后,她那如女王般高傲圣洁又带一丝冰冷的俏脸才泛出一丝笑意,愉快的道:“阁下果然爽快,铃木三姐妹属于阁下了。”

    说着她站起来向华胜天伸出白晰水嫩的手,道:“这交易很愉快,幻夜大人果然是信人。”

    “我也很愉快!”华胜天也站起身,伸手与她相握,“只是我很奇怪,你从何处得到我的情报,除了鬼梗,j国没人知晓我的名字。”

    “只要有心,没什么是查不到的。”

    “哦,原来如此,魔君对我还真是上心呢!”华胜天笑着,手指在她的心中轻轻勾了两下,惹得血焰收回了修长优美的手掌,换上两道冷冽的目光。

    而华胜天笑得更愉快了。“我想,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了!”

    “是的,魔界大门开启时,我会亲自带着魔界大军去拜访阁下的!”血焰咬牙切齿的说道。

    “随时恭候大驾!”华胜天无所谓的转身带着一堆“礼物”准备离开,却突然又转过头来问道:“魔君阁下为何将洛雅送给我,而不是拿她作交易呢?”

    血焰嘴角一笑道:“相对于逼迫,我更喜欢征服,这样赢了才算赢,不是吗?”

    “哦,原本如此。”华胜天搂过鬼梗和百合,笑着转身向外走。“那请问魔君大人刚才谁赢谁输呢?哈哈,说实在的,您还真是漂亮呢!”

    而身后听见这话的血焰已经气得浑身发抖了。

    “主人,您怎么知道血焰是女人呢?”在车上,百合好奇的问道。后座挤着铃木三姐妹与那女明星城美纱绪,以及鬼梗五个人,而副驾驶位上百合抱着可爱的洛雅。

    “从纱绪的反应中看出来的,纱绪是她的宠姬,而血焰这个女王一定很喜欢虐待你,是不是?”最后一句是他问城美纱绪。

    “是的,主人,她……她总是虐待我,用皮鞭……还有捆绑,看我痛苦她很快乐……”也不知城美纱绪是否真的害怕到了极点,看她小脸苍白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倒真不愧为清纯玉女。

    “哼,她还真是个狂野的小野猫呢。”华胜天轻哼一声,笑得很愉快。

    “主人,刚才您真镇静呢,用媚儿假冒鬼梗,都不害怕会被血焰给看穿吗?”百合满眼疑惑的又问道。

    后座的鬼梗也随声附和道:“是啊是啊,到现在我的心还在跳呢,要万一被血焰看出我是假冒的,搞砸了主人的交易,媚儿就罪该万死了。”

    “放心,首先她绝对想不到在我会带个假鬼梗,何况月心的音貌之镜没几个人能看穿,就算当时她看穿了也没什么要紧的,我不会怪你。”华胜天微笑的看了一下后座上假扮鬼梗的媚儿。

    “可是,真的没问题吗?血焰只要随便一试就知道那鲜血不是守护者的嘛。”百合有些担忧的皱起可爱的秀眉。

    “放心吧,我还怕她不来找我呢,这只爱玩的小野猫,我要让她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征服!”华胜天微笑着,锐眼闪着光。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