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狂野流星 >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章刚刚从激烈的火山爆发中解脱了出来。全身都压在路虞的身上的我翻下身来做到床上,背靠着床头看着我的大羔羊路虞。

    青琦茜爬到我的腰间坐下,性感的嘴唇慢慢的靠了过来,最后吻到了一起。

    青琦茜的吻犹如惊涛骇浪般的猛烈,像是一条小花蛇,不停的吐露着她的小华信。

    而且好像吸血鬼一般,不停的吮吸着我的口水,仿佛是在喝琼浆玉露。

    怀里抱着这个性感妖娆的温香软玉,一对雪白的肉球轻轻的摩挲着我的胸膛,弄得我痒痒的。捏住两颗嫩小的花蕾,当然小花蕾不用力是不会在我手中绽放的,后来花蕾像石化了一般,在我的指间变成了硬硬的一块。当我的手指刚刚拨开两片肉扇,进了小肉洞的时候,青琦茜起身不干了。

    “少爷好讨厌,让我喝了那么多口水,还使劲地捏人家那么嫩的乳头。人家都没有说什么,还抠人家下面。”小女孩般的口吻,被她表现的那么淋漓尽致,顿时显得青琦茜清纯无比,简直和我的小馨馨一样的纯洁了。青琦茜拉着路虞撒娇道:“嫂子,你看少爷他好坏哦!被他亲了嘴巴,捏了小奶头,最过分的是,把人家的水都抠出来了。”

    “我的小茜茜居然有这么可爱。”然后对浓服美智说:“给我舔出状态,我要给我的茜茜快乐”

    浓服美智也爬过来,把还遗留有精液的小小天含进嘴巴舔了起来。

    青琦茜来到我身边可爱的娇声道:“人家可不可以要两次高潮啊!而且还要直接把精液射进人家的子宫。”

    “一定”

    “清纯美少女挑逗计划成功。”青琦茜跳起来大声叫到。

    当我正在享受着房间里的性奴为我服务要猛干青琦茜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我们。

    路虞套上外套打开门,看见一个康大哥的手下慌忙无措的说:“大少爷,出事情了,你们快跟我离开。”

    “怎么回事?”

    那人哭丧着苍白的脸道:“下面……下面……有鬼……,康先生叫我带你离开。”

    哈哈!我杨小天可能怕其他的东西,但是就是不会怕鬼。我穿起裤子和一双拖鞋,光着上身冲了过去。两个保镖和两个性奴也跟着我。

    打开刚刚那间房门,看见里面果然阴风阵阵,灯光昏暗了起来,还一闪一闪的,仿佛有声音在狂笑。有几个人已经躺在地上了,青琦虎双手拉着衣领在地上挣扎,仿佛有人在掐他的脖子一般。康大哥正趴在沙发上,眼神中充满了恐惧的颜色,看见我大吼道:“小天快跑。”

    我微笑着走了进去,后面的四个人也进来了。随着我的命令门窗全部被路虞关上了,我咬破手指用血在门窗上面画了几个简单的符文。然后一脚向青骑虎踢过去,他马上就站了起来,看得出来他还是很恐惧。我慢悠悠的走到康大哥的旁边坐下,其他的人也迅速的站到我旁边来。

    “康大哥,阿虎你们不要害怕,有我在这里你们不会有事情。今天我们玩了日本人,现在让你们见识一下玩日本鬼。”

    路虞和青琦茜害怕的挨着我,青琦茜颤抖的说道:“少爷,到底怎么回事,真的有鬼吗?”

    “其实不要一说到鬼就害怕,人看不见鬼,也接触不了鬼,反过来鬼也碰不到你们。但是鬼可以让你们产生幻觉,而人的听觉,嗅觉,视觉,触觉都可以被鬼控制住。不要以为刚才真的是鬼在掐阿虎的脖子,其实那只是阿虎的幻觉,但是这依然可以让阿虎窒息死亡。只要你们心里不害怕,那你们的思想就不那么容易被控制住。”

    听我一说,果然大家都放下了心。接着我说道:“现在来看看鬼是什么样子。

    我也很好奇!“

    我摊开双手,用我的右手食指沾了杯子里的水水在左掌上画了两个圆圈,然后弹射到空中,右手竖起两指念着:“五行幻化,沧海之泪。”紧接着双手蒙着耳朵念道:“五行幻化,厚土通灵音。”

    慢慢的看见冢田望也全身插了好几把刀,血还在慢慢的向下滴,五官也扭曲了,坐在椅子上大笑着看着我们。看得出刚才他受到了什么折磨。

    “冢田望也先生,才一会儿不见你就变成鬼啦!”

    冢田望也感觉到我们可以看见他,脸色就更加难看了。他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可以看见我。”

    这里的人除了冢田望也的老婆女儿,都是件惯血腥场面的人,感觉好像冢田望也就是一个受伤很重的人而已,反倒是不那么害怕了。

    “我也很好奇你啊!冢田望也先生。刚才我也想过,这里的鬼会不会是你,但是一个刚刚死的鬼魂是不懂得控制人的思想的,我也很想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冢田望也看见情况不对,立刻向窗口射了过去。但是就像是撞墙一样,一下子反弹到了地上。他一脸不信的看着我们。刚才的情况就像一个活人,想跳窗出去,但是那个脆弱的窗户却像坚硬的墙壁一样,奇迹般的把冢田望也反弹回来。

    都觉得冢田望也好像一个傻瓜一样,让人感觉有点好笑。

    冢田望也就像发狂了一样,每个可以通向外面的门窗都要尝试一下。四处碰壁这个成语来形容现在的冢田望也是最贴切不过了。在场的所有活人就像看闹剧一般,看着他的奇怪行为。

    不久后冢田望也也消停下来了,有气无力地看着杨小天一群人,双眼仿佛是两团熊熊燃烧的烈火,要把眼中的一切都焚烧干净一般。杨小天缓缓地站起来,双手合一口中默默地念着一些奇怪的话语,慢慢的再摊开双手,手中出现一个散发着光芒的珠子,这就是灵魂珠。冢田望也感觉珠子散发的微微亮光让他很不舒服,心底也冒出莫名的恐惧感。

    我叫人拿了一个花瓶和一张黄纸过来。挤了一下刚刚咬破还没有愈合的手指,用鲜血在纸上画了一个振鬼符。然后继续念着什么,而灵魂珠的光芒越来越耀眼,冢田望也就像一阵轻烟一般,向那个花瓶飘过去。虽然冢田望也及其不甘心的想逃跑,但是这些全部是无谓的挣扎而以,撕牙咧爪的冢田望也慢慢的进入了花瓶。

    我把振鬼符贴到了瓶口,转身对刚刚那个叫高迪的年轻人说:“把这个花瓶方到神像面前,什么神像都可以。”

    高迪颤动着双手接过花瓶,问道:“少爷不会有问题吧!”

    “没事,只要花瓶或者这个符没有损坏,他永远不要想出来。”

    众人看着我神奇的表演,一个个目瞪口呆的说不出话来。在有的人眼中的我不过是一个命运奇好的纨绔子弟罢了,想不到他居然有如此的能力。每个人都从心底对我敬畏起来。

    “今天晚上发生的一些事情,你们可以放在你们的大脑里面,但是永远不要说出来。”虽然语气不是很强硬,但是在其他人的耳朵里面这是一个不得不遵照的命令。

    康行第一个醒悟过来,大拍一下我的肩膀道:“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小子有这本事。”

    “没什么!既然你们看见了我就老实说吧,我是一个可以沟通幽冥界的人,我的责任是帮助阎罗王搜捕幽魂野鬼,冢田望也是撞到枪口了。”

    我拿出身上的支票本,开了一张20万的支票递给康行的一个手下说道:“你们5个拿去分了,经过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向康打个保证,你们5个会绝对的忠诚,他会让你们有更好的前途,如果有异心的话,我可以随时把你们的魂魄从身体里面抽离出来,下场你们会知道吧!”其实我哪儿有这样的本事,只是借这个机会让身边的人更加的忠诚而以。

    结果支票后,五个人兴奋又带着希望的大声说道:“我们一定中心的为大少爷和康先生办事,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高迪说道:“少爷,这个花瓶要一直放在神像面前吗?”

    “阎罗王是不会要这个日本鬼的,当然我也不会让这个鬼会日本,在个太阳大的时候,找一个空旷一点的地方,把符死掉晒一会儿就是了,到时候魂飞魄散。”

    “好了,你们大家去休息吧”。“高迪,你小心一点这个花瓶。按照小天的意思去做。”康行挥了下手又道:“你们去休息吧!”

    看着手下都走了,康行笑叹道:“妈的,今天太刺激了。想不到还可以看见这么神奇的事情。不过,我知道我今后不会怕鬼了。”

    “小天,这两个你怎么处理。”康行指着浓服美智母女说道。

    浓服美智跪下求着:“请不要杀我们。我们干什么都可以。”

    虽然浓服美智很漂亮,但是她的女儿说实话真的不怎么样。想了一下说:“你们两个就留在这,做点打扫之类的事情。”

    康大哥说道:“好吧!就留在这里。省了请用人的钱。”

    “康大哥好好的调查一下冢田望也和他的组织,我想他们可能和日本的邪教有关系,有空的话找几个会道法,佛法的人,这样比较安全。”

    “知道了!明天就叫人去准备一下。”

    “康大哥,那我回家了。”

    早上,很早就来到学校。昨天被两位老妈逼迫着要猛烈的追求韵丹,我追后无奈的答应了。

    在韵单她们班上找不到她,于是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可能没有料到我会打电话给她,而且还是一大早,她的话语中显得很意外。

    “这么早有什么事情?”

    我现在才想起不知道说什么好,突然想到我的车在她的生日宴会后没有开回来,说道:“我的车还在你家吗?”

    “在!我现在就是在路上,就是开你的车来上学。”语言中有点失落。

    “那你下午怎么回去。”我突然问了这一句白痴话。黄大小姐还会没有车回不了家。

    自己也意识到这句话说的没有营养,马上说:“康大哥不是说要送你车吗?

    下午我陪你去选一辆好不好。“

    “好啊!”这位美女终于高兴起来。

    第一次的约会居然这么简单就搞定了。有时候我真的觉得很莫名其妙,既然我们两个是注定要结婚,干嘛还来这些过场的东西。(上天安排的最大嘛)后来我们吃中午饭的时候,不小心透露了下午一起去看车,立刻被姐姐和两个妹妹嘲笑。当时韵丹很害羞,红红的脸蛋一直面对着地面。这时我才知道,无论哪种女孩子都需要爱情,特别是过程。既然我们肯定会有结果,那就好好的享受过程吧?

    两位老妈可能从我们家的两个小间谍那儿知道我们今天要约会,先是表扬了我一番,说我是一个好儿子,肯听老妈的话,这么快就付诸于行动。然后又警告我说,韵丹不是普通的女孩子,没有结婚前最要不要发生什么事情,如果有事情的话,会丢掉我们两家的脸面。姐姐更是直接的说:“要女人你多的是,还嫌不够的话,哪儿都可以找的到,最好不要碰韵单。”

    不就是约会嘛!干什么搞得这么严格,还要我高度警戒。

    大少爷的生活我才接触没有多久!马上又有一个大小姐融合进我的生活中。

    看来精彩的富豪生活才刚刚开始!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