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乡村如此多娇(又名鹿镇逸事) > 第一百五十章

第一百五十章

    白洁的乳房非常柔软,和我的手掌差不多大小,软肉被揉捏成各种形状,伴着沉重的呼吸,她美如明月般的脸上,樱唇儿轻咬,美目羞闭,动情的喘息着,我一边吸吮着白洁柔软的嘴唇和舌尖,一边用手在她的双乳间游走,轻轻地抚摸搓揉,她被我玩弄得身体酸软,全身娇酥麻痒不由的吐出几声轻哼,在我怀里不自主的微微扭动。

    “把衣服搂起来……”我在她的耳朵边轻声命令道。

    “你混蛋呀”没有想到白洁竟然听话的搂起来,t恤本身就很方便,她双手往上一掀,白净的身体就显露出来,她穿着一套黑色的内衣,非常性感,薄薄的衣料根本包不住白洁鼓鼓的乳房,两只雪白的丰润,在胸罩里,圆圆的,挺挺的,带着几分朦胧。偏偏在处,纱料稍厚,遮住奶头。使人胡思乱想,想裂衣而入,寻芳探幽一番。娇嫩的肌肤,被黑色的内衣,衬得白净如雪,晶莹如玉,再配上白洁艳丽羞红的脸蛋,又羞又荡的眼神,我想不犯罪都不行。

    我轻轻的把薄纱一样的乳罩推了上去,她伸手想遮挡,但是被我推开,那天晚上天色黑暗,我还是第一次打量白洁的身体,那发育成熟的玲珑双乳,堪堪盈握,洁白尖挺充满了弹性,娇媚地微微向上挺翘着,羊脂美玉般的无瑕肌肤细嫩娇滑、吹弹得破,我忍不住地上去咬了一口,白洁那俏丽的小脸早就已经羞得火红一片,站在那里眼睛娇羞的闭合着,玉峰急促地起伏不定,我刚一接触,乳房下的线条急剧收拢,形成一个充满了女人味的曲线……

    我不住地用舌头舔着,时轻时重的,弄得她连呼带喘飞霞扑面,美目之间仿佛要滴出水来。我刚要伸手扯开她的乳罩,把这个遮挡之物抛弃掉,谁知道她使劲儿推开我,嗔道:“怎么这么猴急,几辈子没有见过女人一样,不要把我这套内衣扯烂了,这可是我掏了小半月工资买的,能保持身材的,我穿上怎么样,好看吧?”

    “好看”这个时候我才注意老到她的内衣,也没有发现和我见到的有什么区别,不过还是凑到她的胸前打趣道:“不过你不穿更好看”说着伸手拉扯她的t恤,白洁顺从的伸直双手,让我把她的上衣脱掉,我们虽然离山里人家不远,但是这个地势非常好,四周都是竹子和蒿草,根本没有小路,唯一的*着树边的小路却是一个凹凸型的,就是说只要有人来我们可以第一眼就发现,所以我也有些大胆。

    “去你的,流氓”她笑骂道:“人家这还是第一次穿给男人看呢,没有想到你这么不是抬举,看把你猴急得……”

    “呵呵,这是一套吗?”我又开口问道。

    “当然,还有内裤……”她刚说了一半马上明白我的心思,慌忙用手来阻拦,但是却被我止住。

    “我看看……”我的手滑过她微颤的娇躯,拉开她七分裤的带子,然后朝下撩了撩,露出黑色丝织内裤。白洁刚伸手想阻止,又迅速缩了羞的仰起头,从鼻子里发出哼哼声,两手抗拒着我的胸膛似乎要推拒着,可一点力气都没有。她知道自己是拒绝不了我的。

    自从昨天晚上和他出去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把身体完全交给这个男人了。第一次欢好后,第二次也没必要再抵抗了。况且这个男人简直是自己的心魔,他在自己心底留下了难以消灭的烙印,今天整整一个上午脑海中都是他的影子,自己的身体老是不争气地想和他纠缠在一起,那销魂的滋味确实令人留恋。她是一个女人,深知性爱的秘密,尤其是体会到男人的粗暴和霸气后,更是时刻想融化到他的身体里边。

    我的舌头象火焰一般,在白洁的裸体上移动着。燃烧到哪里,都令她产生潮水般的震撼。这种冰与火的震撼不只在肉体上,也来自心海。她情不自禁地发出“唔——唔”的鼻音。

    在她压抑的叫声中,我把嘴继续下滑,来到她小腹下,两条玉腿间。吮吸在在她修长圆润的大腿上,她滑腻的大腿肌肤并排夹得紧紧的抽搐着,颤动的热感清晰传来,白洁下意识地并腿,合着嫩白光滑的修长大腿。

    我自然不会停住,手轻探入她的大腿根,她小巧的黑色三角裤底丝质布面上有明显的湿渍,此刻她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满脸通红,微喘着气,闭上眼睛,双手捂着发烧的脸,嘴里发出兴奋的声音。

    就仿佛邓丽君的歌里唱的那样:

    花儿开了,花开了

    芬芳的滋味绕绕

    喜在那眉梢

    带着那小小的微笑

    爱人别忘了辛劳

    多少辛劳换来的美好

    要珍惜甜蜜欢笑

    要照耀月圆和花好

    花儿开了,花开了

    爱情果已经收了

    挂在那树梢

    带着那小小的微笑

    月圆和花好

    看着那迷人之处,我自然再也不能当柳下惠,欲望像火山一样瞬间爆发,把狂想的触角的指向它的最迷人的地方。不顾白洁口中轻呼的抗议声,我把那湿淋淋的小内裤给扒下来,把嘴又送上去。这种肌肤之间的亲吻,令她根本无从招架。春水不知流了多少,她一边呻吟着,一边用手拉扯着我的头发,嘴里不住地轻哼着:“王豪,你个流氓,赶快……放开我”

    温暖湿润的感觉涌上心头,混和着少妇特有的腥味与芬芳,冲击着我的神经。

    在我的袭击下白洁已经站立不稳,身体的重量全部*在我的身上配合着我的动作,发出低低地呻吟,羞得满脸通红的叫着"啊……你……好坏啊"脸色也更加绯红。

    她虽不停地叫,但又不敢大声叫出来,怕万一被人听见。到了最实在忍不住了,轻声求道:“王豪,小混蛋,不要再折磨我了,快放开我。”

    “白姐……”我看她脸上忍着辛苦的样子,站起身子凑在她耳边低语:“我现在就想要你……”

    白洁喘息着,柔声道:“别……别在这里,这里随时都会有人的,我们换个地方吧。换个地方,我让你……”她红着脸说不下去了。

    其实她心中比王豪更加急,本来刚开始的时候只是想出来和他说说话,但是男人的手刚碰到她的身体,自己就迫不及待的缴械了,想和他将性爱进行到底。可是却又说不出口,怕王豪觉得自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我真的好淫荡,白洁也在心底暗暗的叫道,怎么这么不知羞耻,当然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又陷入了欲望当中。

    我抬头看了看来的这条小路,有了主意,抱起白洁,拿着她的t恤,以最快的速度冲进竹林中的那片黄蒿地中,根本不管蒿草钩挂着她的身体。

    让我有些惊讶的是半人多高的蒿草丛恰好有一块一米见方的石头,我把她的t恤铺在石头上,然后把白洁放在上边。我急不可耐的去脱她的七分裤,一会工夫,白洁已是身无寸缕。她侧躺在石头,斜对着我。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白洁的身材更本书转载16k文学网16k.cn是玲珑剔透。雪白的肤色,衬着小腹下一小片浓密的乌黑,一下子让我的兴奋又回复到了一百度。

    见我盯着她的下面看,白洁不好意思的伸手挡着上下身,笑骂道:“真是个大色狼,昨晚才干过,现在又要了,真受不了你呀。”

    “嘿嘿,你不也一样”我伸手在她的下边摸了一把抽出手指,放到她的嘴边,“白姐,你尝一下,这是什么味道?”

    “啪!”我的大腿被白洁重重的打了一下,“你怎么那么讨厌啊?你竟然叫我吃自己的……自己的……”

    “自己的什么啊?”我促狭地笑了笑,也没有坚持让她舔我的手指,因为我知道有的事情是强迫不来的。把自己的裤子解开,然后把她的大腿分到最大,爬了上去,白洁看一眼叫道:“好难看呀。”

    我笑道:“别看难看,很有用的。一会准叫你喊亲爱的老公。”

    “你才不是人家老公呢……”她的神情是紧张的,也有点兴奋。

    “那是什么?”我趴在她的玉体上,亲吻着粉脸,两手乱摸,那种软软的,丰满的肉感,滑滑软软让我更是心潮起伏。

    “啊……我们是一对狗男女呀……”当我进入她的身体时,白洁此时已经彻底变成了个荡妇,双手紧紧地抓住我的肩膀,在下面不停地把屁股向上迎合过来,用实际行动来表达着她的兴奋。

    我却偏不让她得逞,故意停下身子,不再继续移动。她等不到快意,疑惑的睁开眼睛。

    “叫老公……”我不住的诱惑着,“你叫不叫……”

    “太难为情了啊……”白洁仰面紧紧的搂住我的身体,脸上欲拒还迎的神态反映出此时她的真实感受。

    “老公……我要……呀”终于她面红耳赤的投降了,说完这句话,她头猛地一抬,以樱唇堵我的嘴,显然不想让我再胡说八道,令她难堪。我也含着她的香舌,很缠绵地吸舔着,弄的她全身发热,快感如潮,此时已是彻底地堕落了,她闭着眼睛,双手环抱着我的脖子,大腿紧紧地夹着我的腰不放,享受着我带给她的快感。

    很快白洁就在我淋漓的攻势下败得一塌糊涂,而我则把白洁的身子一翻,让她半跪在石板上背对着我。

    “你要干什么?”她转过头慌张的问道,眉目上的春水肆意的流动,脸上浮起做梦似的表情。

    事实上,半跪在石头上的白洁散发出醉人的美感,一身白皙的肌肤,使她看来像在阳光下的象牙雕像,我双腿结实的皮肤碰触着白洁丰美的双臀,双臂的挤压把我内心灼热的情欲完全释放出来,我猛然压上她的身体,在白洁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疯狂起来。

    “啊……王豪……你轻点呀……”白洁地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口中发出如泣如诉的呻吟,她只能这么低声地呻吟,因为她害怕被远处的人听到的。

    “快……还要快点……”她的屁股随着我的动作不停的迎送,我知道她已经快要再次登上幸福的巅峰了……

    在茂盛的蒿草丛中,一个不到二十的男子,压在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妇身上,少妇半趴在石板上俏脸泛春,美目含情,口鼻哼叫着,娇躯震撼,洁白的乳房狂摆着。估计此刻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兴起强烈的自豪感,征服美女的快乐是不可言表的。

    “老公,我爱你,我爱死你了。”白洁在兴奋时也说出我爱听的话来。

    刑主任悄悄地移动着脚步,来到两个人不远的地方,她的心跳不由的加快,然后脚步更加轻,仿佛一只灵敏的小猫,让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做到悄悄无声。

    事实上女人的心思远比男人想象的要细密,从王豪和白洁上车坐在一起起,她就开始注意,尤其是那天晚上在加油站卫生间内她当时就在白洁隔壁的,薄薄的挡板虽然能够挡住人的身体,但是却阻隔不了声音,她听到白洁低声骂王豪的时候还没有太过于在意,但是昨天晚上她回来的时候无意中发本書轉載拾陸k文學網现两个人竟然一同出去,就觉得事情有异,果然今天上午两个人不住地做些小动作,这些她清楚的看在眼中,在王豪出来到时候她也悄悄的跟了上来,她不知道两个人之间有什么恩怨,但是凭她的直觉,知道肯定不是好事。

    当她寻找到这片艾蒿附近时,耳边传来两人的娇呼声和喘息声证实了她的猜测,果然两个人没有干正经事,白洁她认识不久,但是却也知道这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她还打听到白洁已经结婚了,想到这样一个漂亮的有夫之妇竟然背着自己的老公和别的男人私通,她就感到有些奇怪,因为女人的直觉很准,白洁不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可是想到王豪和一个少妇如此,她的心中此刻有点气愤,因为她知道王豪也是一个有女朋友的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时看他一副老老实实的样子,没有想到却被地里和一个有夫之妇纠缠不清,这个男人和别的男人也没有什么两样。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