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老师,放过我 > 番外——仲夏夜微凉20

番外——仲夏夜微凉20

    他就那样冷着脸瞪了她半天,然后猛地打开储物箱拿出一包湿巾来就大力丢到了她身上,

    “马上给我擦掉你脸上那些该死的东西!”

    他这样又是摔打又是给她脸色看的,让夏作家很是不满,刚要抗议呢,他又边发动着车子边丢给她一句话,悌悌

    “现在离他们规定到家的时间还有三十分钟,十分钟后到你家,给你五分钟的时间洗脸换衣服,剩下的时间往我家赶!”

    “五分钟?”

    她抓狂,谀

    “拜托啊大哥,五分钟我从还没等从楼下爬到我家呢,你还得让我洗脸换衣服?我不干!”

    她的小公寓在五楼好不好,按照她这爬楼的速度,等她爬到家,五分钟就已经过去了。

    她气呼呼地扭过头去抗议,

    “再说了,我干嘛要洗脸换衣服啊,我就这样怎么了?我又不是非得讨他们的欢心!”

    他没有理她脚下依旧踩着油门往她的小公寓一路狂奔,只嘴角微微抽动冷笑了一声,

    “夏微凉,自从你表哥的事情解决了之后,越临近婚期我越觉得你过河拆桥的迹象越明显了!”

    夏微凉张了张嘴想反驳来着,可是又心虚的乖乖闭了嘴。她才不会承认她就是想过河拆桥呢,可这事也怨不得她啊,谁让这男人越来越给她危险的感觉了呢,尤其是在他两次强吻她之后,她就有些发怵见到他了。谀

    她边拉下前方的镜子对着用湿巾狠狠擦脸边在心里愤愤鄙视着他:还十分钟到她家,五分钟洗脸换衣服,剩下的时间往他家赶呢。瞧他那口气,还真当自己是在部队里呢,切,她不是他的兵,他有什么资格这样命令她安排她?

    “第一、不准再浓妆艳抹!”

    “第二、不准再抽烟!”

    “第三、不准再骂脏话!”

    他看都没看她一眼就那样面无表情地说着,哦不!不是说着!是命令着!最要命的是他的表情,看似在专注开车,实际就是对她的漠视。

    她停下手中的动作转头就呛他,

    “不准你妹啊!”

    完全将刚刚他说的那什么不准说脏话当做了耳旁风。

    他斜了她一眼平静开口,

    “违反一条,绕操场跑二十圈!”

    她被他的自以为是气得都要抓狂了,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

    “不好意思啊亲,我一不在学校,二不在你们部队,不知道哪里有操场!”

    “那就绕小区二十圈!”

    他幽幽丢给她这么一句,她彻底急了,调整了下姿势在椅子里坐好,然后转身看着他很是认真地抗议,

    “喂,江仲远,不带这样玩的啊!说好了互不干涉的不是吗?你现在管我这儿管我那儿的算什么啊?”

    车子停在她楼下,平稳的刹车过后他没有理会她的抗议直接跳下了车,她只好很是郁闷的也跟着下了车,脚刚沾到地面就被他一把握住了手拖着大步往楼里走去。

    当那掌心的温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透过她手上的肌肤瞬间传遍她全身的时候,她不争气地又刷的一下子脸红了,这突如其来的万分霸道的牵手,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呢,等反应过来的之后她已经被他牵着爬了两层楼,她跟在一步迈上两个台阶的他后面气喘吁吁而又气急败坏地挣扎着,

    “你干嘛拉拉扯扯的,放开我!”

    刚刚不是她当他的话是耳旁风了吗?这会儿他也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完全不理会她。到了家之后他直接就将她塞进了洗手间,不容拒绝的命令着,

    “你去洗脸,我去给你找衣服!”

    “啊?”

    她赶紧拉住他,笑得很是尴尬,

    “我自己找就行了,不麻烦你了!”

    他、他、他怎么可以随便就踏入人家姑娘的闺房呢,还随便翻人家姑娘的衣柜啊,难道不知道人家的衣柜里还放着许多私密的东西吗,比如各种内衣、小裤裤什么的。

    不过她心里再多怨念,他冷冰冰的一个眼神看过来,她就立马缩进了洗手间乖乖地洗脸。好吧好吧,他找就找吧,她可不想被他的视线杀死。

    她边挤着洗面奶边在心里哀悼自己,你说她夏微凉怎么就这么命苦呢,怎么就遭遇了这么个“极品”呢!要注意啊,在这里这个极品是打了引号的,那代表这个词此刻在她心里完全是反面的意思啊。

    刚要将洗面奶扑倒脸上呢,洗手间的门哗的一声被人打开,她很是茫然地看着如此迅速的他,只见他提着一件白色无袖洋装站在那里,满脸的严肃,

    “就穿这件!再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洗脸,现在开始倒计时,六十,五十九……”

    她本来就在蒙着呢,一听他真的开始倒计时了,哀嚎一声赶紧开始洗脸,他催命鬼儿似的在耳边不停地倒数着,任凭再慢性子的人动作也会加快的,于是当他倒数结束的时候,她刚好用毛巾擦完脸。

    “很好!”

    他难得地开口赞赏了她一句,接着就将她推进了卧室,换衣服他虽然没说时间,但她不自觉地就加快了速度。

    等她终于都做完这一切,发现自己确实用了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临

    出门的时候她又想起了什么打算往浴室钻,被他一把拉了回来,

    “你干什么?”

    她赶紧解释,

    “我脸上还没擦东西呢,太干了,受不了!”

    他拖着她出门一脚给她踢上了门,

    “我车里有,你先暂时那样用用吧,我们没时间了!”

    他之所以会拉着她回来换衣服改形象,因为他不想让江家人挑出她任何的不是,他要努力证明:他江仲远自己选的女人,是正确的。即使明知道让江家人对她有好感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但他还是自欺欺人地在为她争取。

    他就是不要让江家人看轻她!不要!

    夏微凉一听就乐了,也暂时忘却了刚刚被他拖着爬楼的气愤,跟在他身边边下着楼边捂着嘴笑,

    “这样也行?”

    “话说我擦了之后皮肤会不会跟你的似的,瞬间古铜色吧?”

    明知道他这肤色是因为长期在部队里风吹日晒的训练而导致的,但她还是忍不住的调侃他。

    他回头瞪了她一眼,语带宠溺地嗔了她一句,

    “贫嘴!”

    然后又伸出手来一把将故意落在后面的她拉了过来,牵起她的手一起走。夏微凉挣脱不开,只好那样任由他牵着走到车边,一颗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上了车之后她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然,赶紧翻出他所谓的乳液来擦脸,边擦着边小声嘟囔着,

    “艾玛,姐姐我这二十多年就没活得这么着急过!”

    她向来懒散惯了,再加上她性格洒脱,几乎没有什么事情能让她真正的紧张起来,焦急起来,这些年里她一直活得从从容容的,就今晚,被他搞得焦头烂额手忙脚乱。那感觉好像又回到了高中时候在课堂上被老陆提问时那样,一颗心一直悬着。

    话说那个时候老陆可真是老奸巨猾啊,他为了掩饰自己对许流潋的那些特殊的情意,以免别的同学说些闲言碎语,所以他上课的时候几乎很少提问许流潋,但是他却偏偏提问坐在许流潋身后的她呢。

    尤其是每次一看到许流潋低着头在那儿看小说的时候,他就会好巧不巧的提问她,因为他知道她对该死的英语一窍不通,而她又极好面子,为了不让自己在课堂上出丑,她往往在自己被提问着站起来的同时就开始拿笔捅坐在她前面的许流潋,提醒她帮自己。

    每当这时,许流潋总是会慢悠悠地收起手头上的小说,翻开课本,找到他正在讲的地方,然后小声地告诉她,她再理直气壮地回答出来。

    老陆则是眯起眼嘴角扯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来让她坐下,那个时候她总是恨老陆恨得咬牙切齿的,她当然知道他是冲着许流潋来的,可每次她都成为炮灰。

    江仲远坐在她身旁,看着她白裙加身,素面朝天的清淡样子,情不自禁地开口,

    “夏微凉,到底哪一个,才是最真实的你?”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