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堂鸟 > 【天堂鸟】第十五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天堂鸟】第十五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第十五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人生如梦、醉生梦死。

    人生是什么。

    人生有好多好多的、诠释

    当生活轨迹骤然发生改变、

    以往平静的人生突起波澜、

    节奏突然被打乱、

    晴朗的天空、说变就变。

    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少女的脸、一如阴霾遮掩、

    宛如、彗星撞地球。

    美好不在、梦想扼杀、

    问,路在何方

    答,非我所愿

    退无所退,进则、悬崖峭壁。

    少女无语哽咽、

    一步、一步、在人为的推动下行进。

    新的人生,不一样的起点。

    少女新的旅程、

    正在起航、

    ********

    前尘往事,过眼云烟,如前世今生,在少女的心中徘徊。

    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每个少女犹如盘古开天辟地一般的震撼。

    新的生活就像万物初生,野兽盘踞,少女面对未知的恐惧,惶惶不安。

    残酷赤裸的现实,少女会如何抉择

    命运的使轮、缓缓的旋转,屈从、忍辱、

    何去何从,何处又是归路、

    正在时间的转轮下,悄悄地开启宿命之路。

    出现一个错误,吴雪才是被王教授迷奸的人,前面写的是张彩霞,在这里

    纠正一下。就不修改了,之所以提一下,那是因为后面王教授会出现。

    ******************

    王教授你在吗

    整体充满文艺气息的别苑。

    吴雪婷婷而立,衣袂飘飘,美不胜收,成为一道亮眼之极的风景。

    她在找别苑的主人,也就是王教授。

    作为助理,吴雪一直很用心,尽自己最大的能力配合王教授的实验研究。

    熟悉的别苑小径,吴雪轻灵的身影飘过、

    这个时间王教

    授应该在书房里,嗯,书房。

    吴雪嘀咕着,朝书房的方向走去。

    人未临近,依稀的呼噜声传来。

    吴雪脚步悄然轻了起来,她抬手看了看腕表,她坦然自如的打开微掩的门走

    了进去。

    王教授告诉过吴雪,到点了就把他喊醒,而这也不是吴雪第一次这么做了。

    除了第一次喊醒王教授,内心有忐忑,不过王教授以赞赏的口气表扬吴雪。

    一瞬间,王教授那慈祥而又带有知识渊博的形象在吴雪心中树立起来。

    推门而入的吴雪,嘴里轻轻的喊着

    王教授,醒醒啊唔这

    突然,吴雪声音夹杂着惊慌,她的小手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唇,生怕惊醒王教

    授。

    只见书房一角的床榻上,王教授赤身躺在上面,呼噜打的正憨

    年进七十的身躯,岁月在他的身上刻下醒目的痕迹,横竖交错的皱纹展示出

    晚年的迟暮。

    吴雪浑身顿时生出一层鸡皮疙瘩,恶心感,她感到心跳加速,手时刻捂着嘴

    唇,生怕惊醒王教授。

    脚缓缓后退,吴雪眼神不由的漂向沉睡的王教授。

    两条枯木的

    大腿,黑白毛发拥簇的一根污黑油亮的物体,显得格格不入。

    这是,男人的那个东西,吴雪意识到是什么后,赶紧移开目光,芳心乱颤。

    轻轻地推开门,吴雪只需要一步就可以跨出去,不用面对这种尴尬场面。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吴雪内心突然泛起一种很奇特的感觉

    她感到心里空落落的,仿佛少了一点什么

    她感到,无比的失落充斥身心,好像心爱的娃娃离开了自己一般。

    门缓缓的关上,从移动的门的空隙看到吴雪羞红的姣颜上

    那、微闭的秀眸慢慢睁开,琉璃异彩般神色如同一汪春水荡起层层涟漪。

    缓步走来,吴雪眼神迷离的看着床榻上的王教授。

    轻解衣衫,她如蝴蝶扑火,爬上床榻。

    尽在咫尺的距离,面对王教授,吴雪粉白的脖颈和光洁滑腻的绝美容颜,如

    同彩霞般浮现。

    她的脸庞,如花般娇艳动人,眼中荡漾着的春意,为她平添几分妩媚和美

    丽。

    焕发青春活力,嫩白小手握住那黑亮的物体,摩擦自己的私密之处。

    拱着自己的唇肉,吴雪缓缓坐下。

    一刹那间,空落落的心不在空落,心爱的娃娃又从新回到了自己的怀抱。

    吴雪瞬间感到心里是无比的充实,她开始挺动起来。

    阳根不停的在她的小穴中抽插,她疯狂的摆动,恨不得把阳根揉进身体里。

    啪啪

    醒醒,起来喽,咯咯,现在知道爽了吧

    臀部火辣辣的痛把她打醒了,耳边传来狐露熟悉的笑语声

    吴雪微有些迷茫,睁开眼睛才发现原来刚刚是在做梦。

    她想起坐在王教授身上的画面,呜呜自己怎么会做那样的梦太羞人了

    щщщ0一ъznét

    不过好真实,真实到自己现在都感觉好有充实感。

    而且下身私密处现在还好舒服呢。

    她凝目一瞅,眼前发生的一幕让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上回本来被狐姑解下来的假阳具,此时正插在她的小穴里。

    而她的手正以往里插得姿势,紧紧的压在阳具的底部。

    啊

    吴雪惊叫,手连忙移开,阳具失去束缚,咕溜溜滑出她的体外。

    这不是我,对,一定是你吴雪指着不知何时来到的狐露说道。

    狐露一点不生气,咯咯笑着道。你看看你的手。

    吴雪的手湿漉漉的,上面尽是闪着光的黏液,这是她体内分泌物。

    我不信一定是你嫁祸给我的。

    咯咯,这房间里有监控的,要不要翻出来让你看看小妹妹。

    其实。狐露微微停顿接着道就算我插进去的,又能怎样

    你你我吴雪醒了,是啊,狐露说的没错。

    既然你说是我插进去的,那我

    狐露捡起湿漉漉的假阳具,以命令的口吻道。

    张开腿

    不不,不要吴雪赶紧捂住私密处,身躯下意识往后退。

    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狐露俏脸带霜,严肃起来挺吓人的。

    她手一摆,身后两条大汉站了出来。

    是你自己插进去,还是让他们帮忙

    听到狐露威胁的话语,吴雪知道无可避免,她只能选择屈从,默默的道。

    我自己来

    伸出手颤抖的接过,吴雪心中悲感莫名,眼泪无声的随着脸颊流淌。

    她微微移步,龟头碰触到私密,让她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快点

    吴雪眼睛闭上,手渐渐用力

    噗

    龟头顶开唇肉进入、

    噗噗

    昂长的阳具推进自己的身体里去了。

    充实感包裹着她的身心。

    她,很奇怪,没感觉到太难受,内心反而感到,可以忍受。

    春水穴乃淫穴,番具这种穴的女人都性欲极强,看外表阴户玲珑小巧,

    往往会迷惑男人,以为膣道会很窄。

    其实不然,春水穴的穴口狭窄,膣道里面则豁然开朗,一旦男人进入,膣道

    广阔仿佛一望无迹的汪洋大海。

    面对这样的穴的女人,男人的阳根在其中像小船孤零零的漂浮在海中,只能

    随波逐流,直到缴械投降。

    这也是春水穴的由来,除非男人太威猛,否则她根本得不到满足。

    此时的吴雪诠释了春水穴的概义,假阳具几乎全让她推进小穴里去了。

    外边小巧的表面依然还是那么紧凑,形成型裹着假阳具。

    狐露向前蹲下身来,三根固定阳具的绳固定在锁扣上,缓缓拉紧

    呃

    吴雪闷哼,绳扣拉紧使她微有不适,阳具深深的嵌入她的小穴中。

    咔咔咔,连着三声清脆的声音传出,狐露起身,满意的开口道。

    很好,来慢慢的把腿并拢狐露吩咐吴雪。

    三根细细的绳扣盘踞在她的臀部,经锁扣相连,没有密匙,吴雪知道是肯定

    解不开的。

    听到狐露的吩咐,她只能慢慢并拢双腿,还好,除了微有些不适,吴雪并不

    是很难受。

    走几步,我看看

    呃

    窈窕身影向前走来,除了动作略有些僵硬,唯独显眼的就是,被撑的小穴显

    得特别耀眼。

    狐露点了点头。

    砰

    一套衣装扔到吴雪面前。

    赶紧把衣服穿上,跟我走。

    *********************

    同一时间,一直抗拒的萧雨和沈冰冰的房间里,新的旅程正在开始。

    苗凤儿与王丽丽这对小萝莉也开启了她们新的开始。

    那么陈媛媛和张彩霞呢,她们现在又如何了呢

    ********************

    过来,自己坐上去。男人的声音很机械,僵硬。

    高挑纤细的身段,赤裸的身躯,妖娆中带给人一种骨感的美。

    她巍巍向前,犹如风中摇拽,眼眸中偶尔闪现出一丝恐惧。

    面对躺着男人的昂长阳根

    劈腿、跨上、下蹲、对准、

    噗

    坐下的臀与男人的肌肤贴合,那顶天的阳根再无踪迹

    手与手的推动,支撑起身体的起伏,胸前酥胸摇拽,飘逸长发瞬间舞动起来

    啪啪啪

    鹅鹅鹅

    肉体的摩擦,碰撞出激情淫糜的娇吟声。

    许久许久

    尖昂的鸣叫声冲破云霄

    霎时间、时间仿佛停顿,声响皆无。

    隐约中传出人的喘息声。

    砰

    一团衣物扔在地摊上。

    穿上衣服

    她神情为之一轻,感知体内阳根滑出,滴滴液体溢出。

    云雨滋润的身躯,肌肤白且娇嫩,显得很是迷人。

    修长玉颈,薄薄肩胛,锁骨下的乳房如饱满的果实,诱人至极。

    两条大长腿摇曳生姿,其间,汩汩之水从小穴溢出。

    小穴尤为醒目,大阴唇如一枚扇贝自两边开启着,波皱尤为明显。

    这也许是骨感美的一种弊端,也是田螺穴的体征。

    田螺穴,外宽如扇壳,内紧如螺旋,男人往往会被它的外边所迷惑。

    因为田螺穴的外表宽大,阳根插入很便捷,一旦阳根进入,螺旋状的膣道便

    会紧紧的钳住阳根,使得很起来什么,动作瞬间

    就慢了下来。

    她举止轻渺,行动慢条斯理,跟以往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嗯不错,有一丝淑女的样子。狐笑开口说道。

    哼陈媛媛只能用不满反击狐笑。

    哎,能不能商量下,把那个取出来。

    呵狐笑摇头,她有些好奇,这少女的神经怎么这么大条呢。

    身陷囫囵,不知忧愁,全身一丝不挂,却丝毫没有羞涩感,屏幕的画面让她

    觉得丢人。

    思维天马行空,一转眼就跟人商量,其余的尽抛脑后

    什么人呐

    说话啊,笑和摇头是怎么个意思啊

    取不下来的,小妹妹

    切,我跟你很熟吗,大妈

    狐笑泛起白眼,这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那个什么来着陈媛媛赤裸着身躯好无羞耻感,揉着头想。

    无事献殷勤唔,不对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个对。

    她嘀咕着,抬头盯着狐笑道。你们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又来做什么

    。

    狐笑脑海瞬间多了几条黑线,陈媛媛的嘀咕她都听的见,什么无事不登三宝

    殿,你以为这是你家啊

    再者,你看到三宝

    寻回3地址百喥弟板zんu综合x社区

    殿是一个房间吗狐笑哭笑不得,她正欲开口

    慢着,先说好了,本小姐,不会,本宝宝,也不对,本姑娘是光卖艺

    不卖身的

    陈媛媛话毕,手臂状似捂住自己的硕大开口道。

    噗呵呵狐笑再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笑笑什么笑,笑,本姑娘也不会同意的。

    呵呵呵呵狐笑腰肢都弯下去了,这姑娘太逗了

    给你

    啊,给我的看到狐笑扔在床上的衣装,陈媛媛惊讶的问。

    穿上,呵呵,姐姐,带你出去玩

    哇。终于可以穿衣服喽

    陈媛媛正欲往身上套,倏然

    玩该不会让本姑娘去接客吧

    噗狐笑终于倒在地上,平生第一次她感到话语能把人击倒。

    而她也是第一次碰到陈媛媛这样的人。

    *********************

    世界如棋盘,星罗密布,错综复杂,盘盘点点,人如棋子,在时间的推动下,

    发生改变。

    遥远的大陆,繁华都市。

    一架豪华型的飞机既将飞往那令人向往的桃花源地永泰岛。

    沈丘,我不是做梦吧,要不你掐我一下

    唉听到老婆这已经是第一百六十八次重复类似的话了,他有些麻木头

    痛。

    快点啊掐我,看我会痛吗

    机舱里,一位风情迷人的少妇摇动男人的手臂开口道。

    她体态性感丰腴,穿了一身红,红色小圆领薄袄,红色长裤。

    这身俊俏的打扮就好像新婚的农村小媳妇,穿在身上微带土气。

    呀好疼,不是做梦,女儿妈妈好想你哦。

    陆贞,你能不能别这样。名为沈丘的男人看到她一身红装又是一阵头

    痛。

    陆贞是他的老婆,自从永泰岛的人找到他们,告知女儿在永泰岛,是来接他

    们去往永泰岛后,二人确实很兴奋。

    永泰岛的事迹和盛名,那可是享誉海外,有目共睹,最高兴的事是女儿在那

    里。

    突如其来的幸福加之亲身女儿的牵挂往往使人的大脑省略了很多猜忌,使他

    们压根没有去想坏的一面。

    就这样他们怀着说不出道不明的心态登上了去永泰岛的客机。

    沈丘目视着身边的陆贞,她身上穿的是他们二人结婚时的红妆,衣服已经过

    时了,所以显得有些土气。

    还真能穿上去

    沈丘暗暗的感叹,红装对已经是人妇的陆贞来说有些显得小了,鼓鼓囊囊没

    显得臃肿到显出少妇的性感丰腴。

    沈丘他暗暗自得,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的老婆依然风韵犹存。

    不过看看自己,有些老了,跟陆贞在一起好像有老牛吃嫩草的楷模。

    传闻永泰岛有可以让男人变得青春活力的药,沈丘突然间精神振奋起来

    哎,大妈,您老人家也去永泰岛吗

    啊,是谁跟我这个老太婆说话

    前排座机上,一个体态苍老,精神略微不佳的老太太映入沈丘的眼中。

    大妈,是我跟你说话。您这去永泰岛吗

    哦,是啊,我的孙女在那里。

    老太太微微歪头,似乎提起她的孙女,精神瞬间好了许多。

    啊,是嘛,我的女儿也在那里呢

    陆贞兴奋的开口,突然她咦的一声开口。大妈,你的眼睛

    唉,人老了看什么都模糊了

    老太太有些落寞的开口,让陆贞有些后悔自己刚刚说的话,她试着安慰。

    没事的,大妈

    轰

    飞机起飞,载着他们的梦想和亲人的思念起航

    ******************

    都市公安局,三楼办公室。

    陈媛媛的父亲陈仁亭坐在办公椅上正在翻阅资料。

    浓浓的烟味弥漫在空气中,似乎标识着他内心的煎熬与忧愁。

    局长线索断了,根本无从查起。

    对面三位警官,身着警服,威风凛凛,两男一女正在向陈仁亭汇报。

    局长,那片是我负责,我愿意接受处罚其中一个相貌堂堂的男人低头

    道。

    处罚,放屁,你你唐磊磊你要做什么陈仁亭火冒三丈。

    局长,我另一个男的正欲说下去。

    李铁柱,怎么你也要接受处罚

    不是的,局长,我有些发现,你看一下,或许跟你的女儿,哦是陈媛媛

    的失踪可能有关联。

    名为李铁柱的警官递过一打资料,他见陈仁亭正在翻阅,开口道。

    这些案例都是失踪人口的,而且来自不同的省市,本来这些没什么

    嗯继续说

    我发现这七起失踪人口有几个共同点。

    嗯,说说那几点。陈仁亭依旧低头查看李铁柱递过来的文件。

    是。第一点,失踪的这七起都是女人,而且好像都长的不错。

    唔屋里仅有的女警官看了一眼李铁柱。

    继续说

    第二点,她们的失踪时间段很接近。

    很接近

    哦,是她们的失踪跟陈媛媛失踪相隔时间不超过二十四小时。唯一的女

    警官解释道。

    第三点,这些失踪人口现在都无毫无头绪,从查起,报告局长,汇报完毕

    那你的推论呢陈仁亭合上文件问李铁柱。

    局长我的推论是,如果把这七宗案件合拢在一起,可能这是一起拥有组

    织性的、团伙作案呢。

    嗯你说的可能性很大,不过这只是推论,我们办案要讲究实事求是。

    陈仁亭开口道。

    呃,是,局长。

    局长,我也有事汇报。女警官清丽飒爽的声音传来。

    呃,白柔啊陈仁亭揉揉眉头,颇有些头痛。

    白柔,人长得靓丽,身材高挑,丰满的胸裹在警服里,要不是身上穿的警服

    质量不错,非把那金黄sè的纽扣给挤爆。

    而这些还不是陈仁亭头痛的主张原因,关键是白柔的直来直往,无畏打击犯

    罪的个性,让作为局长的他颇为头痛。

    白柔,你有什么要说的么陈仁亭开口,白柔的身份有些复杂,她是从

    燕京调配过来。

    局长,请看白柔清丽带着冷冽的声音传来,同时她也递过来一打资料。

    唔接过资料,低头查阅的陈仁亭不自禁看了一眼白柔。

    这份资料跟李铁柱递过来的资料几乎同出一辙,唯一不同的是白柔的资料里,

    只有五起失踪人口。

    陈仁亭继续翻看下去,赫然眼神一亮,有两宗案件撤销了

    而白柔又私自的调查显示,撤销的两宗竟然在今天同时前往永泰岛

    陈仁亭停止查看,文件下面是一行行娟秀的钢笔字,是白柔的推测、任命、

    调查永泰岛、阴谋、

    陈仁亭不用看就知道,白柔是想接手这个案子,让他这个局长批示之语。

    你们两个先看看这个、陈仁亭顺手把白柔给的文件示意李铁柱二人看

    一下。

    时间不长,李铁柱、唐磊磊诧异的看着白柔,露出丝丝钦佩的神情。

    局长,我想接手这个案子。白柔清丽冷冽的声音一语见血,直指中枢。

    白柔,从调配过来后不是处理打架斗殴,就是调解邻里纠纷,这些对白柔来

    说简直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自从发生这个案子后,白柔隐隐感到,这不是一件普通的失踪人口,无处都

    透着邪恶的气息,这是白柔的感觉。

    从小就喜欢警察的这个职业的白柔,吐出这句话后,整个细胞都开始活跃起

    来,甚至带动她那丰满的胸部颤动起来

    白柔心里已下决定,这件案子非她莫属,一定要拿下,绝不容他人染指。

    白柔这个案子么我看

    局长,我要接收这个案子,你给我授权就行。白柔打断陈仁亭的话语,

    话语一转,俨然用上命令的口吻开口。

    砰

    白柔,这个案子不能交给你

    陈仁亭拍着桌子大声开口拒绝。

    凭什么,这文件是我查的,我最为了解,再说失踪的都是少女,而只有女

    人才最能了解女人,指靠他们吗

    白柔据理力争,芊芊手指指着李铁柱二人,语气带着嘲讽,把二人羞愧的无

    地自容。

    事实胜于雄辩,李铁柱二人彻底无语。

    这个案件只是你的臆测,永泰岛应该不可能

    陈仁亭心中泛起永泰岛,三个字犹如千斤巨石,让他这个局长感到压力好

    大。

    永泰岛,这个庞然大物,让他升起无力感。他只能这样言不由衷的开口。

    我只需要局长把案子让我接手就行。白柔丝毫不放松。

    白柔,这个案子你不能接手陈仁亭无力的开口,白柔的身份复杂,万

    一出事,他担待不起。

    局长,如果我没有记错,陈媛媛也在失踪人口当中,她可是你的女儿,难

    道你就不担心么

    嗯陈仁亭心情猛的下沉,刚刚的案情让他投入进去,完全忘记了自己

    的女儿也在其中。

    一瞬间,陈仁亭被白柔的话语直指要害,浑身似乎加疲惫不堪。

    唉,白柔你有信心吗

    陈仁亭恍然间吐出一句莫名话语。

    白柔俏目一亮,急忙开口。局长,有

    那好吧这件案子就全权交给你了

    说完这句话,陈仁亭在压力下仿佛失去了力气,歪头看向大楼的天空,喃喃

    自语。

    媛媛,爸爸,好想你。

    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