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我老婆的两个表妹 > 44还是第一次射在里面

44还是第一次射在里面

    可能已经是中午了,乐旋喊我起床了:「老公,老公,涛涛,起床吃午饭了,两个懒鬼,自己舒服了还让我给你们做午饭,我是不是很命苦啊!」

    我这才悠悠醒来,涛涛还是光着身体卷缩在我怀中,小手还是没有放过我的肉棒,一直都握着呢。我轻轻的在她乳头上摩擦几下,小姑娘才醒来,看了我一眼:「爸爸,你真调皮!」

    「起床了,小鬼,敢说爸爸调皮,妈妈都做好饭了,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对啊,怎么肚子这么饿呢,吃饭了。」说着衣服也不穿,就跑了出去,幸好乐旋早有准备,将窗帘都拉上了,否则岂不要大泄春光不成。

    「涛涛,先去穿上衣服,否则不准你吃饭!」

    「为什么?」

    「免得你又佔你爸爸的便宜,下午你爸爸可是我一个人的,我上午可是没有跟你抢我,你下午给我乖乖的,从现在开始,你给我做个乖女儿,最多只能观战,别想捞好处!」

    「哼,小气鬼妈妈!」涛涛就撅着小嘴回卧室穿上了睡衣,舒坦的伸了个懒腰,才坐下来。我也穿上睡袍,是乐旋特意为我买的,她现在可是完全当我就是这个家的男主人了,所有衣物一应俱全,她甚至不喜欢我穿着乐怡给我买的衣服,吃醋大概都是女人的天性吧。

    「涛涛,坐下来吃饭!」

    「你怎么不坐下来吃饭?」

    「我当然要坐下来吃饭,不过却是坐在我老公腿上,看什么看,现在他只是我的老公,不是你爸爸,羨慕吧!」说着乐旋真的一屁股坐在我腿上,还向涛涛撅着嘴巴,炫耀一番。可怜涛涛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小嘴哼了一声,就拿起筷子吃饭。

    「妈妈,那是什么菜?怎么放在你和爸爸那里,难道不给我吃吗?」

    「这个菜只能你爸爸吃,是我特意给爸爸买的牛鞭,给你爸爸补的!」

    「哼,赖皮,早上怎么不给爸爸吃,现在给爸爸吃,当然是为了自己下午好爽了,还不是利用特权。」

    「不利用特权行吗?你上午让爸爸那么劳累,妈妈当然痛惜他了,补好好补补,你爸爸怎么能不停的为我们服务呢,是不是,老公?」

    「是是是,不就是让我搞翻你吗,不吃牛鞭一样让你脱一身皮,不过吃吃说不定更好,哈哈哈!诶,里面好像还有什么中药,对不对?」

    「对啊,保证你满意就是了,这可是是食补哦,我可是费了一番心思的,快吃,吃了再去睡一觉,让旋儿好好服侍你就行了。」

    可怜的涛涛,在桌子的另一边孤零零的,午睡乐旋也没让她进卧室,当然是怕她捷足先登了,乐旋就拉着涛涛在客厅看电视,我倒是睡了一个多小时,就做了一个好梦,梦见玉皇大帝的皇妃下凡来,正在给我舔吸这肉棒,肉棒当然不自觉的硬棒了起来,一阵激爽,龟头马眼就冒了一些液体出来,我也爽快的醒了过来,就发现肉棒被乐旋含在嘴里,漆黑的头发随着脑袋的上下不断的移动而飘逸着,原来梦中的皇妃就是她啊。

    再从她的裸背看过去,就看到涛涛已经将手指插在她妈妈的小穴中抽插着,小手还拍打着乐旋白嫩的屁股,发出轻微的「啪啪」声,小嘴还不停的问着:「妈妈,舒不舒服啊?」

    乐旋小嘴正在努力工作着,只能勉强发出一些模糊不清的字眼:「嗯……舒服………舒服……插快点………哦……」,指头的抽插还发出一些「噗哧」的声音,一想就知道乐旋的小穴已经是氾滥成灾了。

    我也受到了感染,就顶着小腹往上,配合着乐旋小嘴的套弄抽插起来,乐旋这才翻眼看看我,发现我已经醒了,立即吐出肉棒:「老公,你真能睡,我都套了快十分钟了,你才醒,快上来吧,我等了几天了。」

    「好啊,你趴在床上!」

    乐旋跪倒在床上,高高的抬着屁股,我在她屁股上重重的打了一下:「趴下去!」

    乐旋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以前总是喜欢她跪着搞,今天怎么一上来就让她趴着,虽然很疑惑,但乐旋还是乖乖的趴着,我就趴在她背上,将肉棒龟头就顶在她菊花口上,洗液的气味很浓,看来她中午又清洗过一次。

    发现我首先就将龟头顶在后门上,乐旋连忙转过头来:「老公,你不先搞前面吗?」

    「不,今天从后门开始,」说着,没有任何提示,猛一顶入,就顶了进去,乐旋连忙「啊」的叫了一声:「死鬼老公,也不提示一下,就全部插入了,如果不是润滑的好,岂不是要被你插破了。哼!」

    「那又怎么样,我今天就要插破你,我插,我插!」然后就大力的进攻起来,我全身紧紧的压在乐旋背上,用力的将双手从她身体底下插进她的胸脯下方,抓住两个被压扁的乳房就揉搓起来,肉棒当然是不停的在菊花洞中进进出出,小腹拍击着臀肉,发出响亮的「啪啪」声。

    「老公,你怎么这么猛啊,是不是我给你吃的牛鞭很厉害啊?你下面是不是长了个牛鞭了,你插在我菊花洞里面的是不是就是一个牛鞭啊?哦!好胀啊,你插得太深了,今天真要被你插破了才行,你插破好了,插破,插破……」,乐旋喊着,努力将屁股上顶,迎接着我猛烈的轰击。

    涛涛突然蹲下来,将小手从乐旋的小腹下往里插,乐旋连忙叫了起来:「小鬼涛涛,你敢对付妈妈,好好,你的手指插进去了,用力,再进去一点。」原来涛涛从下面将手指插进了乐旋的小穴中,反正已经很湿润了,抽插起来也方便。

    「哦,老公,女儿,你们两个一起插死我好了,用力啊,舒服哦!」

    我整个身体都压到乐旋身上,双手用力的抓紧一对豪乳,捏着两个乳头用力的掐着,肉棒每次都插得最深,乐旋享受着菊花洞和小穴双重抽插的快感,她故意收缩着菊花道的肌肉,一紧一松,不断的夹着肉棒,我都有些粗暴的轰击着她,大屁股的臀肉被撞击着不断的颤抖。

    「诶,妈妈,你的小穴好有劲哦,在咬我的指头诶,越咬越紧了,妈妈,你流了那么多水,不,妈妈,你射阴精了,妈妈,你这么敏感啊!」

    「是啊,女儿,妈妈已经高潮了,射了很多是不是,老公,你太厉害了,这么快就让旋儿射了,好舒服哦,哦,你还是这么凶猛啊,老公,搞前面吧,女儿的手指已经止不住痒了,老公,插小穴吧,好痒哦!」

    「骚货,跪起来,让老公好好插死你!」

    乐旋遵命连忙跪了前来,屁股高高的抬起,我再次在菊花道中抽插几下,一下全部抽出,就直接插入前面的小穴中,而且是一插全入,小穴中的大量淫水和阴精被拍击着从接缝处飞溅出来,溅落在四周,涛涛也被喷了不少。

    「老公,把你的牛鞭给我狠狠的插起来,你的肉棒今天真是大了一号,不就是一根牛鞭吗,你插死我好了,插死旋儿好了,老公,我再也离不开你了!」

    我重重的在乐旋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我的骚货旋儿,你是离不开我呢,还是离不开这根肉棒啊?」

    「老公,我都离不开,你把旋儿绑在你肉棒上好了,让你一天到晚都插着,你说好不好?」

    还没等我发表意见,涛涛倒忍不住了:「当然不好了,我怎么办?怡姨怎么办?还有小姑婆、萍姨、茜姨、茹姨怎么办?你可不要太霸道哦,妈妈?」

    「你这个小妮子,真害怕我把你爸爸给独吞了啊?」

    涛涛突然躺了下去,立刻挪动着身体到乐旋身体下面,双手身上来抱着乐旋,抬起头就含住乐旋一个乳房,可能是乐旋的乳房太大或者姿势不好,只能含住乳头和一小部分乳房。

    「涛涛,你又在搞妈妈了,好女儿,好好的舔妈妈的乳房,你小时候就舔舔吃的,现在是不是很回味啊,喂喂喂,你不要咬乳头啊,轻点咬才行,对对对,轻轻咬,重一点,女儿,妈妈也喜欢四你了。」

    看到涛涛开始进攻了,我当然更加卖力的抽插着,「噗哧噗哧」和「啪啪」

    的声音响彻整个卧室,乐旋就受不了了:「啊……啊……啊啊……用力……

    插得……好舒服啊……」

    「舒服死……我了……你对我……真好……好老公……哦……好哥哥,」乐旋现在是一边呻吟一边开始胡言乱语,「……啊……啊……啊……我受不了……

    啊……哥哥老公……」

    乐旋的小穴开始收缩了,好像下面的涛涛也感受到了:「妈妈,你的乳头变得更大更硬了,你快来了!」

    我一边不停的抽插,一边拍打着乐旋的臀肉,也故意催促着她的兴奋点:「嗯……好紧啊……我都快受不了啦……旋儿……你真是骚货哦………你流了这么多,真是个骚货啊!」

    「啊……不会吧……这么快……啊……啊……啊……哥哥老公……旋儿骚货不行了……。快死了……加速啊……」

    我使出最后的力气,抽插的频率明显在加快,乐旋的小穴就开始大力的收缩放开,最后一次剧烈的收拢,大力的挤压着龟头,感到她小穴嫩肉颤抖着一番后,一股温热的阴精就急速的浇灌打击在龟头上,让我龟头不禁阵阵酥麻,小嘴不断重複着:「不行了,我射了……」

    我也不行了,连忙大力的最后冲刺,龟头重重的击打在小穴花蕊嫩肉上,乐旋当然知道我要来了:「老公,拔出来,插到后面里面,我不要吃药!」

    「不行,我今天就要射在里面,我才不管你吃不吃药呢!」最后努力几下,龟头就一阵麻木一般,马眼张开,大量的精液激射而出,轰击着乐旋小穴深处的花蕊嫩肉。

    「哦,老公,你射了好多哦,射死我了,我可不吃药哦,我给你生儿子好了,涛涛,要不要给弟弟,舒服死了,好烫哦……」

    「对,爸爸,轰死妈妈好了,给我一个弟弟,爸爸,我也给你生个儿子怎么样?」

    直到最后一滴精液射完,我再也支持不住了,连忙歪倒在床上,深深的呼吸着,疲惫的感觉让我全身瘫软,肉棒如融化的雪糕软踏踏的耷拉着脑袋,毫无生气。

    乐旋保持着跪立的姿势,涛涛还是躺在她下面,当然已经停止了对乳头的挑逗,后恢复一会才对乐旋说道:「大骚货,对了,还有你小骚货,都要吃药,真要给我生儿子啊!」

    「爸爸,妈妈已经给我吃过了!」

    「老公,我可是说了不吃的,我计算好了,今天还是安全期,没有问题的,反正不吃药,如果老天真让我怀上了,我就敢生。」

    「真拿你们没办法,我要睡觉了,累死了!」说着就闭上双眼,竟然真就睡着了,看来真是被她们母女给搾乾了。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